張忘、許景淳 惠中寺暢談藝術
【人間社記者 郭庭綺 台中報導】 2016-04-10
  • 圖說:張忘(右)從小就只會繪畫,卻因經常聽到鄰居播放的古典音樂,覺得自己彷彿能在音樂聲中與它對話。左為歌手許景淳。 人間社記者卜趙洲攝

  • 圖說:歌手許景淳以幽默的方式和聽眾互動。 人間社記者卜趙洲攝

  • 圖說:歌手許景淳與藝術家張忘於惠中寺三樓東長廊舉行「見聲音舞蹈,聽塵光吟唱」講座,希望透過聲音與繪畫,讓聽眾看見藝術創作與靈性的交融。 人間社記者卜趙洲攝

許景淳與藝術家張忘,4月8日晚間於惠中寺3樓東長廊舉行「見聲音舞蹈,聽塵光吟唱」講座,希望透過聲音與繪畫,讓聽眾看見藝術創作與靈性的交融。講座一開始,張忘以感性的心情感謝前來聆聽的聽眾,他說,雖然每場講座都有不同的人參與,但也因為這些不同的緣份,讓大家今晚能共同享受幸福的時刻。

許景淳分享,很多人都羨慕她歌聲很美、會唱歌,但她總會告訴對方,只要對自己有信念,願意努力摸索能與不能,其實每個人都會唱,因為只要能呼吸會說話,說話就是發聲,發聲就是唱歌的開始,當把氣放進聲音的質地中,就會成為歌聲。舞蹈的觀念也是相同的,回歸最單純的原點,回到人與地的互動,利用人體走路的動作來連接內心想表達的想法時,就可以成為舞蹈創作,藝術的創作本來就是源自生活與人。

張忘提到自己從小就只會繪畫,卻因為常聽到鄰居播放的古典音樂,覺得自己彷彿能在音樂聲中與它對話。他18歲時曾經參加歌唱比賽,得到不錯的成績,但因為主辦單位不公正,讓他失望放棄爭取冠軍,也因此忘了唱歌;直到後來女兒長大後喜歡在洗澡時唱歌,一唱就是30分鐘,讓他想起當初愛唱歌的熱情,也發現其實唱歌只是要唱給自己聽,不一定要追求比賽追求成績。

座談中,許景淳以李泰祥為葉維廉的詩「風景四幅」所譜的曲為例,在短短的詩句中,用聲音呈現詩的畫面,她說,文字不只有表象的意義,更能用音符譜出筆觸、用聲音表達線條,而這樣的感受只能表現在當下,因為即使再唱一次,也無法呈現出一模一樣的情境。

張忘也提到自己很難畫出同樣的兩張作品,因為對他而言,藝術如同呼吸一般,作畫彷彿在唱歌,所有的美好都來自即興。他認為物質會隨著時間消失,但這些創作都將被保存在屬於自己的靈性世界不會消失。講座最後,許景淳與張忘一同以聲音及舞蹈帶領現場聽眾一起參與合聲互動,提醒大家找尋生命的意義及質地,每個人的身體都是一個小宇宙,要跟隨外在的大宇宙走,找尋屬於自己的內心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