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谷伴行 讓臨終病人與其家屬皆能身心兩相安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 台中報導】 2013-08-16
面對疾病威脅生命的病人來說,臨終是一個動態的過程,現為彰化基督教醫院社工師的郭麗馨老師,曾在不同宗教的安寧病房臨床多年,她以自身曾為照顧者的經驗, 8月10日下午為佛光山惠中寺102年「生命關懷學程」近50位學員講述「臨終病人及其家屬之需要與照顧」,闡述安寧療護為臨終患者及其家屬「四全」的關懷與照顧。
  
  郭麗馨說:「生病有兩種苦,一是「病」的苦,另一是「被照顧」的苦」。病人因病被迫離開原先承擔的社會角色,是病人必須經歷的最大痛苦。他要面對自己失去的健康、身心控制的能力、與家人的離別和整個世界及不可知的未來,讓病人對死亡恐懼不安,孤獨與無助,而產生預期性的悲傷,這時,病人的心聲是「請接納我」。
  
  而照顧者要如何陪伴臨終的病人呢?暫時放下健康者的自我價值,以病人為老師,要相信病人的話,許多病人身體的體驗是健康人所無法理解的。不要一直叫病人放下,病人會認為自己已先行被家人放下了。告訴病人:「不管時間多久,我們都會陪伴你」。接受與尊重病人不同的樣貌,真誠地在場―我在,我們一直都在。
  
  對照顧者而言,從診斷那一刻開始,悲傷就持續貫穿整個陪病的過程。他要面對病人的照護、家庭型態的改變、經濟的壓力、及可能喪親的失落。悲傷的痛苦需要去經歷並重整,而且是長遠的需要接納與陪伴,我們永遠無法比經歷的人懂得多,而此時的幽谷伴行,與另一個人一起進入心靈的荒漠,用心傾聽和沉默支持,以見證他人走過的苦難歷程。
  
  什麼樣的生命可以圓滿?郭麗馨以癌末患者家豪的故事,讓我們看到25歲的生命智慧。家豪盡一切努力願意為媽媽多活一秒鐘,在自知時日不多的情況下,他促成心有芥蒂的兩位兄嫂一起與媽媽拍下全家福的相片,讓這份影像及他留給家人愛的話語成為媽媽最珍貴與慰藉的禮物。
  
  最後,郭麗馨以2007年新竹縣尖石鄉泰崗水蜜桃阿媽「珍惜生命,永不放棄」的事例指出,「受苦」不是負向的,「苦」其實蘊含很大的能量,重新為生命開啟視野,走向療癒與和解的能力。阿媽說:「好吃的水蜜桃,一定要經過冬天的霜雪,春天的雷與夏日的日照。人的一生,也必經霜雪、驚蟄、和炎炎日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