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世界共通的期望
【大阪大学社会経済研究所 教授 大竹文雄 / 人間社記者 提供】 2013-02-01
  「對現況,您覺得您的幸福有幾分?」
  
  您會如此回答這個問題?日本內閣府每年進行的「國民生活幸福度調查」中,在這個問題上分了「很幸福」、「幸福」、「不幸」、「很不幸」等四階段的答案,調查每年的變化。
  
  這項調查的結果就被稱為「幸福度」的指標。這種集經濟水平、消費取向、家庭形態、失業等各種要素,研究與幸福度相關性的學問就叫做「幸福經濟學」。
  經濟學本來並不對「幸福」這種抽像的辭語進行研究。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對同一件事會有不同程度的幸福感,所以幸福是不能比較的。
  
  但在1990年代前後,幸福度相關的調查結果的統計分析急速發展,過去經濟學認為美國人加薪時幸福度的增加程度和同狀況下英國人的增加程度,第一數據不可能一樣,第二這兩樣是不能比較的。但意外地比較的結果發現世界各國有共通的成長傾向。於是一個對應新時代的經濟學─幸福經濟學誕生了。
  
  幸福經濟學在下一個階段的研究中發現,這幾年已開發國家的平均所得雖然比二、三十年前高,但幸福度並沒有提升多少。這被稱為「幸福的悖論」(Happiness Paradox)。
  
  事實上日本現在(2008)的平均所得比1964年來高了3.9倍,但對生活感到滿意的比例只由60%上升到70%,並且沒有再上升的跡象,特別是1990年代後半起,滿足度的低迷狀況一直很突出。
  
  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種狀況?
  這主要有兩種說法:
  一個是「相對所得理論」,幸福度來自於與他人的比較,即使每個人的所得都提升10%,甚至一起下降10%,相對下你我之間沒有什麼不同,對幸福度也就影響不大。
  
  另一個說法是「順應理論」,當年收入從300萬日元剛升到500萬日元當然很高興,但維持在500萬久了自然覺得沒什麼了。生活雖然慢慢地富裕起來,人一習慣環境的變化後,幸福度便不再提升。
  
  在大家探討這問題當中,法國在2009年起推動了「不盲信GDP,國民的幸福度也要反應在經濟統計上」的政策,幸福經濟學突然成為全世界注目的焦點。
  但不得不注意的是,提升幸福度並非幸福經濟學的目的。
  
  在一項有名的研究中,有一個結婚前後幸福度變動的調查資料。幸福度在結婚當時達到頂點,隨後持續下降。那麼要讓幸福度達到更高點,是不是反覆結婚就好了?另外加速賭博合法化的話也能暫時提高幸福度,但這是真的幸福嗎?
  
  GDP成長但幸福度平均值下降時,這個社會可能發生了什麼樣的問題或異常現象。這可能是後高失業率或高自殺率背景的影響。但政府在收集情報、找出原因、構思對策,最後推動政策的速度遠跟不上現代社會的變化腳步。
  
  但如果有幸福度這種指標,只要在網路上進行簡單的問卷調查就能大略知道國民的感受。當幸福度有下降的趨勢,政府可以趕緊進行社會調查,加速分析,提早提出對策。
  
  而且幸福經濟學還可以提供今後社會各種事件的討論材料。日本已被認為進入了「階級社會」,今後的政策是要保留階級提高全體國民所得,或是縮小階級的差距,幸福經濟學可以在這方面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東日本大震災造成前所未有災害,為幸福經濟學非常重要的研究對象。直接承受震災影響的人們,在經濟上受到很大的打擊,不幸的感覺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透過幸福度指標的研究,可以協助政府迅速地採取對策。
  
  西日本、關西那些經歷過阪神大地震的人們,即使沒有受到地震直接的傷害,在每天面對這些不幸消息,對災民處境感同身受的同時,幸福度自然也會跟著下降。像這類幸福度的變動是否有一定的模式可尋?這將是幸福經濟學今後重要課題。
  
  2005年美國東南部遭受到巨大颶風的侵襲,卡崔娜地區出現兩千人以上的犧牲者,並產生大量的災民。當時人們對政府無法迅速對應的狀況非常不滿。但以災區及美國全體國民進行的幸福度調查來看,雖然幸福度災後一度下跌,但回升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
  
  經濟學在研究經濟時,是站在人為單純並理性的基礎上,但畢竟人不是機器,會哭會笑有感情。像這樣比對過去的事例得到的資料,相信幸福經濟學將慢慢成為分析社會狀況的重要指標。

資料來源:大阪大学社会経済研究所 教授 大竹文雄 / 人間社記者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