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牡丹移地栽培 李博完成超級任務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 大樹報導】 2016-02-01
  • 圖說:每一個細節都要留意才能掌握牡丹的狀況。 人間社記者林秀嫺攝

  • 圖說:菏澤牡丹在台灣開放。 人間社記者林秀嫺攝

  • 圖說:來自山東菏澤的李博說,如果溫度太高牡丹花會提早開。 人間社記者林秀嫺攝

  • 圖說:佛陀紀念館副館長依潤法師隨時協助調度義工支援李博。 人間社記者林秀嫺攝

  • 圖說:含苞的粉色牡丹。 人間社記者林秀嫺攝

  • 圖說:李博說明牡丹花可以開到這麼大。 人間社記者林秀嫺攝

台灣民眾今年春節有福了,不必遠上海拔近2千公尺的杉林溪或阿里山,不用飛到河南洛陽或山東曹州,只要輕鬆到佛光山走春,就可一睹來自「牡丹之鄉」山東渮澤的牡丹風姿,感受圓滿與吉祥的雍容華貴。

「山東牡丹花‧到了佛光山」是佛光山2016春節平安燈法會最大亮點,2千5百株牡丹齊放,形成壯觀花海,為全台首見。習慣低溫的嬌嫩牡丹,能在氣候溼熱不穩定的南台灣如期綻放,得歸功於一路呵護花苗渡海來台的渮澤市牡丹產業化辦公室農技師團隊。

以李博為首的3位農技師,從2015年9月底即隨同牡丹花苗進駐佛光山,經過4個多月不眠不休的悉心栽培,陸續克服種種惡劣條件,而今有信心讓富麗堂皇、雍容華貴的牡丹花海,於春節期間綻放在國人面前。他們戲稱,這是入行以來最艱難的超級任務。

在大陸園藝專業人員眼中,牡丹是「土裡長出的最牛植物」(「牡」字由「牛」與「土」組成),要讓習慣大陸性溫帶氣候的牡丹,離鄉背井,歷經出關、入關的反覆折騰,來到熱帶性海洋氣候的南台灣大展容顏,既無地利,也無天時,靠的完全是人為的努力。

李博表示,「穀雨三朝看牡丹」,牡丹花有其生長節奏,在天寒地凍時休眠長根,春到人間後才迸出花芽、結苞、綻放;然而自牡丹苗抵台至開展的天候,卻完全與「由寒入暖」的律則背道而馳,加上適逢牡丹存活率較低的「小年」(「立春」在春節之前),接任務之初真的憂心忡忡。

偏偏因聖嬰效應,今年天候變幻莫測,南台灣不僅出現少見的低溫,且溫差懸殊,晴雨不定,更不利牡丹花苞的生長。「就像和喜怒無常的人相處,讓人束手無策;全軍覆沒的焦慮,讓人壓力破表。」李博解釋道,結苞期的牡丹最嬌嫩脆弱,瞬間的高溫、強風、急雨,都會帶來致命傷害,他只好和伙伴輪班,每天24小時緊盯著每株苗、每朵花苞的進展,遇狀況便緊急處理,才能安然度過「危險期」。

某個深夜忽然颳風下雨,氣溫驟降,3人忙著拉開遮雨棚,待忙了大半夜,天亮後卻艷陽高照,這些令人「傻眼」的狀況層出不窮。另有幾天氣溫升高,植物生長加快,李博發現必須在1天之內替所有花苞撥開苞膜,只好向佛陀紀念館副館長依潤法師求救,最後動員全山大眾出普坡,才解除牡丹「胎死腹中」的危機。

「養牡丹,不像生產工業產品,它是有生命的,隨時在變化,照顧的人要有非常細膩的觀察力。」李博估算,2千5百株花苗,有3萬多花苞、數十萬葉片,催花、疏葉、上藥,全程動員超過百萬人次。值得安慰的是,元月10日那天,第一朵牡丹花綻放,李博說:「不必再擔心花開不了,我們終於如釋重負。」

在這次展出的繁多花種裡,李博特別推薦「紫二喬」,此花枝幹挺直,花形多樣,不垂頭,最能傳遞積極向上的正能量,而充滿節慶味的紫紅花色,花葉協調,散發祥瑞喜氣,很適合年節觀賞。

面對近9成的存活率,李博慶幸花和人都通過考驗。他強調,俗稱「捨命不捨花」的牡丹,蘊蓄一整年的能量,只為了在盛開的5、6天盡情綻放美麗,磅礡而出的生命氣勢甚為動人;而每朵花都是獨立的個體,展現各自的風姿,這也是養牡丹讓人樂此不疲的主因。

看著滿室含苞欲放的牡丹,李博的眼神流露既安慰又不捨的複雜心緒。他淡淡地說:「每次把培育成功的花株送出展覽,心情就像『吾家有女初長成』般喜悅,又如嫁女兒般,有點捨不得。」養花人所投注的龐大感情,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