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與家長教會老師的事 劉遵恕勉教師莫忘初衷
【人間社記者 李生鳳 大樹報導】 2016-08-05
  • 圖說:「起司老師」劉遵恕說:「上我的課不用帶正常的腦袋,因為身為老師的你,會質疑是否身在教育現場!」 人間社記者李生鳳攝

  • 圖說:新北市三峽國中輔導組長劉遵恕,分享「學生與家長教會老師」,道出老師就是被各式各樣的學生和家長的問題,而學會成為一名老師。 人間社記者李生鳳攝

  • 圖說:「起司老師」,新北市三峽國中輔導組長劉遵恕分享陪伴高關懷學生的心路歷程。 人間社記者李生鳳攝

2016全國教師生命教育研習營課程,8月4日邀請新北市三峽國中輔導組長劉遵恕,分享「學生與家長教會老師」,道出老師就是在各式各樣學生和家長的問題中,學會成為一名老師,而教育不過就是讓孩子往善的方面多學習一些而已。

劉遵恕說,「翻轉教育」步驟大家都會,但最困難的是打開那顆心,只要有「心」,就會發展出適合的教學模式,無論受到再多挫折,都能夠回想起當初成為老師的初衷,並能找到還可以給出去的東西。「也許學生不懂英數,但可以從老師身上學會如何做人。」劉遵恕說:「老師,是永遠的模範。」

他曾以改造學習計畫打造「起司班」,隨著起司班畢業走入歷史後,再接下「高關懷班」的任務─在教室裡消極抵抗,什麼都不配合的一群。這群學生是所謂的特殊案例,例如家庭功能失調,什麼問題都有,共同特徵就是「不愛讀書」,然而從課堂上分享的照片看來,感覺不出他們是「問題學生」,「因為調教過了,」印證「教育是最後一道防線!」

劉遵恕帶著班級27名需要高關懷的學生,陪伴他們走過風風雨雨的一年。建立信任的過程異常艱辛,他努力卸下學生心中的高牆,鼓勵學生發揮才能,帶著他們去錄音室錄製歌曲,最後終於站上全校舞台接受喝采,而不是在學務處的辦公室裡被眾人指責。當然,這一切都非易事,班上最後剩下15人,一半考取公立高中。這班學生雖然什麼都不會,但就愛表演,從表演的團隊氛圍裡,看到的是同儕間的互相關懷,情感間的緊密連結。

其中一個自小父親因意外往生的學生「阿勇」,無論用任何方式都無法使他來上課,讓劉遵恕非常氣餒。某天看到阿勇炫耀在校外打零工領薪水,讓他靈機一動,提議拿薪水去買金紙祭拜父親,看到阿勇擦拭父親骨灰罈的細心,讓他深信這是個有情有義的孩子。原住民的阿勇天生有副好歌喉,劉遵恕帶他去錄音室錄專輯,請人幫他打理造型,在校內辦小型簽唱會,最後雖因缺課太多只能拿到肄業證書,但仍讓他在畢業典禮獻唱歌曲,前提是必須告誡大家不可像他一像,畢竟不希望老是缺課的學生結果竟被捧紅,阿勇也欣然同意。雖然阿勇後來並沒有當成藝人,但令人安慰的是,曾經不愛來學校的他,如今以感同身受的心情協尋中輟生,對人付出關心,「這樣就足夠了!」劉遵恕說。

劉遵恕指出,最讓國中教師感到挫敗的是,無論對學生付出多少心力,就是「不見起色」,但其實學生是以直線持續進步,須耐心等待一段時日,或許在畢業後,就會發現他驚人的轉變,「這都是當時種下的種子,日後必然會開花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