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筆記 悲欣交集 弘一大師
【文 / 本嘉】 2012-06-30
 
  李叔同是中國近代文化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藝術全才,在書畫、詩文、戲劇、音樂、藝術、金石、教育等各領域,都有極深的造詣。「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這首「送別」,悠揚的笛音傳唱百年,離愁別緒依然縈繞你我心際。
  
  
  39歲以前的李叔同,風度翩翩,能歌能演、善寫詩、作畫、作詞、譜曲,活躍於上流社會,風流倜儻,為傳承寶貴的純藝術生命,任教於上海城東女學、浙江第一、南京高等師範學校。一個處在藝術巔峰的奇才,到了中年義無反顧遁入空門,拋棄熱愛的藝術生命,從絢爛歸趨平淡,前後判若兩人,造就了傳奇的一生。
  李叔同是浙江師範學校,任職同事夏丏尊,最敬畏的方外朋友,有一次在日本雜誌上看到一篇《斷食修養法》的文章,介紹給李叔同看。他竟然不告而別,去虎跑寺進行三星期的斷食,體會脫胎換骨的奇妙,從此開啟了他讀經、禮佛之門,不久了悟上人就為他剃度,法名演音,號弘一。
  李叔同卓越的藝術造詣,先後培養出名畫家豐子愷、音樂家劉質平等名人。豐子愷 29 歲生日那天,在上海家裡接待弘一大師,皈依了佛門,並發願在大師50歲生日時,將以50幅護生畫稿作為大師的壽禮。翌年,弘一大師50歲生日,師徒倆合作,由豐子愷作畫,弘一大師寫詩撰文的第一集《護生畫 》問世,一時洛陽紙貴,傳遍中國,也流傳到日本、美國和歐洲。
  10年後,豐子愷又以60幅護生畫稿寄到福建泉州,請大師撰文寫詩。弘一大師回信說:「朽人七十歲時,請仁者作護生畫冊第三集,共七十幅;八十歲時作第四集,共八十幅;九十歲時作第五集,共九十幅;百歲時作第六集,共百幅。」豐子愷信守對恩師生前的承諾,於大師百歲冥誕,總共畫出護生畫450幅,圓滿此功德。
  弘一法師,民國17年9月,在靈隱寺受比丘戒,因讀《寶華傳戒正範》、《靈峰毗尼事義集要》,透過生活上的印證,觸動悲心,由於他的人生走過一段最燦爛的藝術生活。深感沒有嚴峻戒律,不足以收斂他浪漫的藝術情懷,因此立誓學戒宏律。
  弘一法師,畢生精研戒法,成為律宗高僧,他的佛學思想體系是以華嚴為境,四方律為行,導歸淨土為果,佛教界尊他為近代重興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師,在我國佛教文獻史上,有極為崇高的地位。他潛心圈點校注唐代道宣律祖所撰「南山三大部」(《行事鈔》、《戒本疏》、《羯磨疏》),為後世治南山律者留下正確的範本。代表作《南山律在家備覽》、《四分律戒相表記》、《弘一大師遺著合編》、《清涼歌集》、《李息翁臨古法書》等。
  弘一法師晚年雲遊閩南,民國31年圓寂於泉州溫陵養老院,涅槃前書寫「悲欣交集」以明心境,臨終身上僅穿舊短褂。荼毗時,熊熊烈火化成多色火焰,直上雲霄,翳入天際,歷時一個鐘頭。在百日內,由骨灰中揀出各色舍利1千8百多粒,舍利塊600多塊。他對泉州北門近郊的清源山,特別鍾愛。後人依其遺願,建塔於清源山彌陀岩。
  弘一大師所持重的戒律精神,與俗家浪漫氣息的李叔同,迥然是生命的兩極。39歲之前所表現的是寶貴的純藝術生命:39歲之後,則是最莊嚴刻苦的高僧修持。弘一法師圓寂前,曾寄給夏丏尊先生一封書簡:「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執象而求,咫尺千里。問余何適,廓而忘言;華枝春滿,天心月圓。」表明心境。趙樸初先生以「無盡奇珍供世眼,一輪圓月耀天心。」評價他最有價值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