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熙法師宣講 星雲大師寫作因緣
【人間社記者 洪佩蓮 鳳山報導】 2018-04-15
  • 圖說:佛光山鳳山講堂4月14日禮請現任人間福報社編輯部總編輯妙熙法師,於2樓大殿為220位信眾宣講。 人間社記者戴良雄攝

  • 圖說:佛光山鳳山講堂4月14日禮請現任人間福報社編輯部總編輯妙熙法師,於2樓大殿為220位信眾宣講,講題:星雲大師寫作因緣。 人間社記者戴良雄攝

佛光山鳳山講堂4月14日禮請現任人間福報社編輯部總編輯妙熙法師,於2樓大殿為220位信眾宣講,講題:星雲大師寫作因緣。

妙熙法師登座,含笑問全場聽眾:星雲大師寫作,為何如此多?如此廣?星雲大師編輯《全集》的因緣?《全集》是怎樣的一套書?大師所寫的書對人類、社會、佛教有甚麼貢獻?

台下一片寂然,接著,以熱烈掌聲恭請法師釋疑。妙熙法師提到大師曾說「人生三百歲」,意義是說星雲大師要在有限的人生歲月裡速成,將弘法奉獻的能量到達三百歲的程度;這三六五冊的《全集》是大師人生三百歲的表現,透過《全集》,讀者不但可以認識佛教,也可以依照《全集》學習人間佛教行解並重的理論與解脫的方法。

佐以影片,妙熙法師從大師幼年跟隨外婆生活,及長,因蘆溝橋戰火,烽煙四起與母尋父;1939年,12歲的大師於南京棲霞山禮志開上人披剃,巧遇難得寺院傳戒機緣,15歲的大師得以受戒,因燃燒戒疤,細嫩的頭皮燒出個大傷口、並影響記憶,大師日夜虔誠禮拜跪求觀世音菩薩庇佑,應證了「人有誠心、佛有感應」的真實語,當妙熙法師與大眾分享大師所禮拜過的那尊觀世音菩薩聖像時,霎那間,全場觀眾雙手合十、默念祝禱。

星雲大師說,他雖然沒有正式上過學校,但不代表他沒讀過書。妙熙法師表示,星雲大師就讀栖霞佛學院時,自學來自於遍覽逃難遺留群書;他力借助夜裡拜觀音開智慧。廣泛的閱讀,奠定大師的國學及佛學基礎;廣泛的閱讀,對大師的寫作極有幫助。

大師18歲於焦山佛學院就讀,主編《怒濤月刊》、《徐報》-霞光副刊、《新江蘇報》-新思湖副刊,於此其間,星雲大師奠定「人間佛教」思想。

1949年,大師隨著「僧侶救護隊」來到台灣,主編《人生雜誌》、主編佛教雜誌《覺生》、《覺群》、《自由青年》、《菩提樹》,此時,適逢國共戰亂,星雲大師過著流離顛沛的生活。在苗栗法雲寺,利用看守山林的空檔,趴在草棚中,星雲大師寫下來台的第一本作品-《無聲息的歌唱》。大師的心,始終牽掛於「豎起佛教興盛的旗幟、用宏亮的聲音,去喚醒沉迷的眾生」。

1952年,25歲的大師駐錫宜蘭,適逢戒嚴期,不能集眾,總能寫書吧!大師在縫紉機上寫作,用膝蓋當書桌,完成了《釋迦牟尼佛傳》、《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玉琳國師》等著作。

影片中,出現星雲大師絹秀的字跡,妙熙法師解釋,星雲大師為了節省稿紙,除了字體寫小之外,更力求正確不要有錯字,大師自律甚嚴可見一斑。

1957年,星雲大師於三重佛教文化處成立了「每月一經」。

1967年佛光山開山,大眾在影片中,隨著「佛光永普照、法水永流長」的歌聲,重溫佛光山艱辛開山過程,從「不二門」的建築,大眾見識到星雲大師宏瞻的眼光、縝密的思緒。

1992年,66歲的星雲大師,成立國際佛光會,展開人生的第二春,帶領僧信四眾,正式邁向國際化。大師深根佛教文化,16部佛光大藏經相繼問世,目前仍有幾部藏還在編輯。

2009年,星雲大師因視力模糊看不清,憑藉著「心眼」、「法眼」齊用,成就獨門「一筆字」書法絕學。

2014年,87歲高齡的星雲大師遠赴大陸,與習近平主席見面,寒喧之際,習近平告訴大師:「您的書,我都看過了」,《百年佛緣》在大陸造成風潮,大師謙遜的口吻「以殘餘的價值,為社會所用」,此舉,卻寫下佛教歷史的新頁。

2016年,星雲大師「與病為友」,指導《全集》的編製,2017年5月16日《全集》發佈會場,造成相當轟動,身為文編團隊的一員,妙熙法師說,《星雲大師全集》,全套共三六五冊,三千餘萬字,五萬篇條目,種類豐富,論述多元,可謂包羅萬象,一應俱全。

法師接著說,從《全集》裡,可以認識星雲大師,也了解這個時代人間佛教的發展現況。最後,在「師父頌」的歌聲中,圓滿今日的佛學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