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佛光救援隊 展開賑災義診
【新聞來源:光明日報】 2015-04-29
來自大馬的佛光救援隊抵達加德滿都後,首日前往號稱有2400年歷史的古老村莊哈里西迪村(Harisiddhi,位於加德滿都南部)賑災義診。該村原有逾1500戶屋子、1萬人口,過去幾天的100多次餘震,造成500間房屋倒塌,當地政府無力顧及,幸好有外國救援組織送來及時雨。

哈里西迪村民感謝外國人道組織

村民佐雅是中學老師,他說,村內許多老屋倒塌,因為早期建屋地基打不好、建築結構不安全,村內新建的房子則尚稱完好。

「村裡有多達21人死亡,包括19名本地人和2名外國人,其中有3名小孩,全部遺體已經火化。」佐雅說,還好地震沒有波及學校,政府已宣布全國學校停課2周。

佐雅於4月29日帶領記者巡視村子毀壞程度,村民紛紛向媒體投訴,不滿政府沒有展開救災行動,幸好有外國人道組織供應食物、飲水以及搭建帳篷。

巡視村子過程中,忽然下起雨來,佐雅馬上要求所有人迅速離開,因為許多老建築結構脆弱,一下雨就可能倒塌。

據觀察,數百居民在空地紮營、煮食,不敢回到家中,村內同樣面臨斷水斷電及沒有通訊等問題。

佐雅說,村內的大興都廟及聖井破壞最少,由於沒有自來水,村民只好去聖井取水,可是入夜後沒有路燈,加上擔心建築物倒塌,村民不敢去取水。

尼泊爾人忌諱上醫院

不少在大地震中受傷的居民,或是頭破血流,或是手腳擦傷,或是發燒,不敢去醫院看病,寧可等救護隊到來,才肯接受義診。

在義診過程中記者發現,尼泊爾人害怕去醫院,他們的觀念是「沒病,去了醫院也會病;不死,去了醫院就會死」。

熟悉尼泊爾文化的鄺文良說,加德滿都公立醫院即使衛生條件惡劣、醫護人員態度欠佳,地震後早已人滿為患。

他指出,目前醫院優先醫療重症患者,病情較輕的人,往往在醫院等待多個小時,還看不到醫生。

四合一救援總隊終於等到物資

「人間有情˙同體共生」尼泊爾四合一救援總隊領隊郭銘群說,來自台灣重達5噸的賑災物資已抵達尼泊爾。不過,大馬佛光山救援隊領隊如行法師則說,來自大馬的1噸物資及藥物仍沒有下落。

由於尼泊爾機場只容許小型或中型飛機降落,因此大量救災物資卸下機艙,無法和人員同時落地,以致出現義診藥物不足狀況,必須在尼泊爾購買。

尼泊爾賑災行動醫療團在哈里西迪村提供醫療服務,約醫治250名村民,巴倫布則有200居民受惠。

中華搜救總隊成功尋獲遺體

一名婦女在大地震時來不及逃生,遭坍塌的屋子壓死。來自台灣的中華搜救總隊耗時1小時半,終於發現遺體。

據目擊者指出,大地震當天婦女帶女兒出門,後來又自行返家,可能是想搶救重要物件。

該隊秘書長賴平進說,加德滿都執法單位已嘗試尋找屍體,並且挖掘災區2天,仍找不到屍體。

28日,執法單位得知中華搜救隊在巴倫布的古祖達拉(Gurjudhara),馬上尋求協助。可是搜救隊的救援器材尚未運抵,連一把鏟子或萬能刀也沒有,只好憑靠搜救知識,收集目擊者提供的資料,推測屍體所在處。

坍塌樓房2層高,供2個家庭居住,往生的婦女有3個女兒,另一家人下落不明。

在搜救過程,巴倫布發生2次餘震,毗鄰的建築物及電線杆不停搖晃,圍觀的群眾趕緊逃離,但已無懼色,反而面帶笑容。餘震結束後,他們又繼續回來圍觀。

記者隨著救援隊巴士遊走加德滿都,在市區及郊外的災區,沒有看見任何政府機構進行救援行動,只有平民自行清理坍塌的住家。

市區方面,路燈和電線杆都呈傾斜狀,不見人維修。

災難中誕生的新生命

加德滿都巴倫布(Balambu)區一名婦女在大地震後第二天生下女嬰,由於擔心餘震,她抱著孩子日夜都睡在小型拖拉車上。

該婦女在4天前生下寶寶,父親下落不明,由於醫院爆滿,母女2人必須提早出院,她們擔心餘震會導致屋子坍塌,只好睡在拖拉車,用塑膠布遮風避雨,塑膠布上布滿蒼蠅。

29日早上8時忽然傳來孕婦難產的消息,佛光救援隊台灣隨團醫生穿過兩邊都是斷垣殘壁的小道,為婦女檢查、接生。

由於鄰居不停圍觀,一度干擾醫生檢查,過後醫生證實母女均安。

採訪手記─是誰搖醒我

凌晨5點多,感覺被搖醒了,睜開眼睛,四處亮如白晝。可惡,是誰搖醒我?我在哪?腦袋清醒後,才警覺原來是出現餘震!

我想起來了…昨夜各國軍機運送物資來尼泊爾機場,因停機坪爆滿,加上各航班混亂,我們苦等2小時,行李和物資何時下機仍無消息。

尼泊爾時間凌晨2點,記者與佛光救援隊被安頓在距離機場10分鐘路程,位於加都balambu一處名叫Pranidhi Purna Mahavihar的佛寺過夜。

地震沒有對此廟帶來嚴重破壞,但是舊樓牆壁已龜裂,我們睡在結構安全的新樓,但是斷水斷電好幾天,別說洗澡,喝水也是問題,幸好有外界的捐助。

連日大雨已經停止,溫度大約17度,我們半夜乘車來寺廟途中,發現許多居民擔心地震重臨而露宿路邊。他們用陳舊骯髒的被單把自己裹得像毛毛蟲,東躺西臥,就睡在街邊。

我們的所有行裝仍滯留在孟加拉,只好繼續穿著汗臭味的衣服,沒有梳洗,提著手電筒,摸黑爬上住處3樓,倒頭就睡。

餘震維持數十秒,我也被震醒了,幸好沒有發生嚴重事故。我擦擦眼睛,起床走出廟外,附近居民開始平常的作息,種菜、牧羊等。許多婦女在路邊共用雨水來洗頭髮,一群男人則端著冒煙的熱茶,聚集在路邊討論著出現在街上的各國救護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