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行走 蔣勳分享池上印象
【人間社記者 李明軒 台中報導】 2016-05-30
  • 圖說:90分鐘的精彩分享,讓聽眾沉醉在蔣勳以「相伴、落地、雲域、燒田」四大主軸,載記東臺灣大地與人情之美。 人間社記者趙炳義攝

  • 圖說:蔣勳覺得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美的稻田風景?他有感而發表示,池上的農田之美,不應只是島嶼應該認識,它也是全世界重新省思土地意義的起點。 人間社記者趙炳義攝

  • 圖說:蔣勳主講「大地行走-池上•駐村」,和現場2000位聽眾分享駐村期間,紀錄的縱谷四季光影、風雲變幻、稻田景觀、大坡池的美與人文風土。 人間社記者趙炳義攝

  • 圖說:蔣勳描述池上「燒田」形成的大地墨線,是「黑」在大地上行走的力量;是令人震撼的書法線條,這比在故宮裡看顏真卿的書法還要動人。 人間社記者趙炳義攝

  • 圖說:佛光山惠中寺,5月28日晚間,再度邀請在池上駐村近兩年的美學大師蔣勳,前來擔任中台灣文化藝術饗宴「未來與希望」仰望夢想系列講座首場的演講貴賓。 人間社記者趙炳義攝

「熊熊大火沿著稻梗蔓延,濃煙瞬間往天際飛轉,四處是嗆烈氣味,不久即在土地上留下驚人的黑色墨線」蔣勳描述池上「燒田」形成的大地墨線,是「黑」在大地上行走的力量、是令人震撼的書法線條,比在故宮裡看顏真卿的書法還要動人。

佛光山惠中寺5月28日再度邀請在池上駐村近兩年的美學大師蔣勳,前來擔任「未來與希望」仰望夢想系列講座首場的演講貴賓。蔣勳主講「大地行走─池上‧駐村」,和現場2千名聽眾分享駐村期間,記錄的縱谷四季光影、風雲變幻、稻田景觀,以及大坡池的美與人文風土。

山水大地 永遠讀不完的詩句

2009年,當蔣勳收到台灣好基金會執行長徐璐傳給他的一張照片,「彷彿是空拍,鋼琴家在一大片翠綠的稻田中央演奏」,生起前往池上駐村的念頭。蔣勳讚嘆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美的稻田風景?他有感而發表示,池上的農田之美,不應只是島嶼應該認識,也是全世界重新省思土地意義的起點。

蔣勳應邀和詩人席慕蓉、歌手陳永龍與作家謝旺霖,2012年連袂參加池上「春耕」的朗讀詩活動。當天正好碰上大雨滂沱,詩句一出口,就彷彿被風帶走,融在大雨嘩嘩的節奏裡,變成雨聲的一部分,他說:「也許山水自然的聲音,才是永遠讀不完的詩句吧!」

蔣勳提及,池上保留175公頃沒有被切割的稻田,從住的民宿走出去,抬頭就可看到壯觀遼闊的中央山脈近在眼前,峰巒起伏綿延,光影瞬息萬變。平常咬文嚼字的作家,一到了大地山水面前,卻找不到任何辭彙來形容眼前景色。蔣勳深感池上晨昏的光影變化萬千,若不居住一段時間,是不容易發現的,因此決定2014年10月前來駐村。

春夏秋冬 大地美景變幻無窮

初春清晨,大霧迷濛,整個山水只是不同層次的灰,像紙上慢慢渲染開來的水墨,色相還原到本質,如此澄淨空明。夏日,夕陽金色絢麗的光,分分秒秒都在變化;河面上一絲絲水的波紋,如夢幻泡影,所有的不捨都在眼前逝去。

蔣勳形容池上的深秋如金,不只是楓葉紅了、銀杏黃了,北地風中一株平常蘆葦,也散發著金黃色的光。而當東北季風吹起,縱谷的雲在山巒谿谷間舒卷,大山篤定,流雲自來自去,彷彿天長地久,可以這樣兩不相厭,可以這樣兩無干涉。

池上駐村 找到內在呼吸秩序

住進池上後,蔣勳學習更貼近自然二十四節氣的變化,找回四季節氣的自然秩序。「驚蟄」剛過,池上清晨寧靜空明;「立夏」前後,如果有風,可以看到風在稻葉上晃漾、搖曳、翻飛;風停,仍只是靜靜的稻田;「小滿」時,看稻禾的穗,有圓滿的顆粒;「芒種」則可看到春天的百花,都要向花神告別,是一個很美的節氣。

蔣勳來到池上駐村,重新調整心境,讓自己緩慢下來,觀察並記錄近兩年來在池上生活的記憶、歲月、季節、春耕、秋收、天空的雲、苦楝與茄苳不同時間的開花與結果⋯,他找到自然秩序與土地倫理,找到自己內在呼吸的秩序,雲淡風輕,説的是風景,也是心情。

取經自然 學習古老人生智慧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蔣勳以唐朝詩人王維詩句,比喻池上雲的變化,如同生命的兩種狀態,行到水窮處,可能是窮絕了,可是那個時候,卻恰好也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因為那正是希望的開始。山裡的水是因雨而有,雲起的時候,就表示水快來了,一個古老的文明,從自然可以學到非常多的人生智慧。

「島嶼的故事很多,如果願意坐下來,靜靜聆聽他人的故事,才是尊敬與包容他人存在的開始。」聽蔣勳眼中的池上風景,一如往常,總用深入淺出的言語,帶領大家進入美的世界。

90分鐘的精彩分享,讓聽眾沉醉在蔣勳以「相伴、落地、雲域、燒田」四大主軸,載記東台灣大地與人情之美,以及用29幅在池上創作的山、海、花、田等畫作,串起池上一年四季的晨昏光影。

惠中寺今年仍以QR Code入場,講座最後,舉行QR Code摸彩,由蔣勳、佛光山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抽出蔡孟珊等3位幸運聽眾,各獲得蔣勳親筆簽名書《大地行走─池上‧駐村》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