壺雕細琢 方寸自有天地
【作者:楊瑞寶】 2018-04-08
  • 圖說:作品「鼠來得寶」。 人間社記者楊瑞寶攝

  • 圖說:「千江樓景」作品,即便是小小壺蓋,也能展現亭臺樓閣的風景。 人間社記者楊瑞寶攝

  • 圖說:不論山水花鳥或人物描繪,嚴國章皆能讓它們躍然於壺身。 人間社記者楊瑞寶攝

  • 圖說:作品「龍鳳呈祥葫蘆壺」。 人間社記者楊瑞寶攝

  • 圖說:嚴國章的壺雕藝術,兼具美感和實用,也提供了禪心的體驗。 人間社記者楊瑞寶攝

茶、水、壺是泡茶的基本要件,而識茶、觀水、賞壺更是品茗當中不可缺少的樂趣。能夠於雙掌把玩間,觀賞到天地自然的神韻,則非壺莫屬。佛館在本館第二展廳展出藝術家嚴國章的茶壺精雕工藝,其作品呈現玲瓏精雕、巧思細琢的韻味。創新的技巧,豐富了壺身的賞玩藝術,也提升精雕工藝的典藏價值。在細細的品味中,彷彿能感受到,萬物自在方寸間的涵養。

茶壺的製作,從拉坯修坯、壺蓋壺嘴及壺把裝合、坯體陰乾窯燒後成型。一把純手工的壺,從泥原料到成壺的過程,每個階段都不斷注入工藝師的巧思匠心。因此,從壺的身、嘴、蓋、把,可以欣賞到壺的色、形、款、繪畫書法、雕塑篆刻、題名章印等藝術,每一件作品在精巧的刻捏劃塑下,都有獨具的典雅風格。而精雕工藝家則在坯體陰乾後到窯燒前的刻雕過程揮灑創意,極致拓展茶壺工藝的美感空間。

嚴國章的壺,該從哪裡欣賞起?精雕工藝有四個難度:在僅約3mm薄度的壺身雕刻、弧面壺身的構圖、坯體乾濕土黏合容易崩解脫落、窯燒變化難測。每個難度都可能導致努力白費。嚴國章以紮實的木雕技法,融合了陶藝手拉坯、捏、塑、堆泥等裝飾技法,挑戰突破。因此,欣賞嚴國章的壺,不僅於外相豐富創新的技巧,還要去體會作者昇華藝術的內在蘊涵。

不論山水花鳥或人物描繪,嚴國章皆能讓它們躍然於壺身,例如作品「鳳凰玫瑰」、「鳥語花香」、「江山美人」、「羅漢尊者」。而那「千江樓景」,即便是小小壺蓋,也能展現亭臺樓閣的風景。「壺」諧音可表「福」,代表吉祥福壽的作品當然也少不了,如「龍鳳呈祥葫蘆壺」、「百鯉躍龍門」。其他諸如逗趣的「鼠來得寶」、果實累累的「荔枝偶豬」。創意取材廣泛難以概括,舉凡生活農村、雋永小品、莊嚴大器、風物縮影、自然意象等,無不涉獵。

茶和禪要能一味,須要有茶壺,做為媒介泡出好茶。而不管是紫砂朱泥、圓壺方壺,還是提樑、飛天、側把,成就一把壺的背後,所歷經的困頓挫折和心境的起伏,猶如修行一般,唯有去除妄念,一心雕琢,當下即是禪。所以,凝神專注於嚴國章的作品時,可以得到與禪相應的感受。嚴國章的壺雕藝術,兼具美感和實用,也提供了禪心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