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來時路-外公軼事
【文 / 黃俊雄】 2011-10-02
  外公姓杜,人人尊稱他「章」伯,是刀口餘生的孤兒。回溯「蕭壠事件」日本兵滅村大屠殺,當時他還是懵懵懂懂的三歲孩童,不知道什麼叫恐懼,事發當天裡裡外外找不到家人,走出家門適逢日軍騎兵路過,沒看過馬的他,一時興高采烈又是鼓掌、又是揮手,一個軍官下馬,摸摸他的頭,遞給他幾塊餅乾後揚長而去,他奇蹟式的成為劫後唯一活口,挨刺刀受重傷奄奄一息的姊姊,爬到井旁尋水止渴,臨死前痛苦掙扎,血淋淋的真實畫面,成為他一生中揮之不去的夢魘。
  文獻記載:甲午戰爭清廷戰敗,一八九五年四月簽訂馬關條約,割讓臺灣,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軍前來接收,渡過曾文溪,從漚汪的蕃仔寮騎馬至蕭壟(今台南市佳里區),被埋伏叢林裡的義民,以長竹竿綁上鐮刀為兵器,將其從馬背上拉砍下來,割傷頭顱,失血過多致死。
  主帥陣亡,日軍瘋狂報復,遂於1895年農曆9月3日,展開一場腥風血海的大屠殺,當時一些逃難民眾集體躲在狹窄土溝內,因小孩哭聲,引來機槍橫掃,不論老幼婦孺,見活就殺,殺死再刺,無一倖免,一時哀鴻遍野,頓成人間煉獄,死亡人數據傳達兩千人。佳里區舊地名「蕭壠」,即因在事件中消失了很多人,故取名為「銷人」(方言諧音)。
  善心人收養了外公,吃甘藷葉長大的他,自幼即養成克勤克儉,樂天知命,含悲發憤向上的性格,因貧窮沒有讀書環境,必須徒步20公里到臺南古城,學習傳統糕餅製作,學成後在佳里市場旁,經營小餅鋪。童年回佳里度暑假,香火鼎盛的「金唐殿」前廣場,正進行民俗中元普度,香客讚嘆供桌上的捏麵上選作品,特別是可愛小動物,無不維妙維肖,身旁表姊告訴我,那是外公的傑作。
  外公育有五子三女,外祖母49歲逝世(我母親和妹妹往生也是49歲),喪偶的外公不改曠達樂觀個性,和藹可親,和他往來的親友,從沒見過他發脾氣,平日逍遙自在如閒雲野鶴,家居時三五好友,泡茶弈棋,身帶一壺濁酒,經常徒步數里外,獨釣溪畔,寧靜淡薄,不求名利,享有90歲高齡。
  小阿姨學校畢業後,在機關謀職,和我們同住,就讀小六那年歲末,約莫晚上八時,外公偕同一名年輕的陌生男士來到新營家中,外公和媽媽一陣耳語後,要我立刻到機關歲末聯誼,平劇公演會場,找回小阿姨,剛進門媽要小阿姨略施脂粉,輕聲說「相親」,等到男女雙方見過面後,外公到門外問女兒意願,要一個小時內給答案。
  「阿姊!妳看怎樣,好嗎?」,天人交戰,在房間踱來踱去,六神無主的小阿姨,頻頻問媽。事發於民國44年,當時和外省籍聯姻風氣未開,瞬息就要和未曾謀面的男子論婚嫁,決定終身是否幸福?誰也不敢打包票,雖是驚鴻一瞥,但這個瀟灑的年輕人,卻給了阿姨無法抵擋的魅力。在家人七嘴八舌中,小阿姨力排眾議,首肯了。
  婚事確定後,一夥人漏夜匆匆趕到台南市,試穿婚紗,摸黑採購天亮後立即派上用場的婚禮必備用品,第二天拜過祖先、拍張家族大合照,就圓滿了這樁婚事。來不及張燈結彩,更沒有發送喜帖,婚宴因陋就簡,只邀幾個女方親人證婚,新郎是唯一男方代表,因為只有他隻身在台,事後媒體以「閃電結婚」為標題競相報導,在當時極為勁爆轟動。
  原來外公有個楊姓摯友,家住麻豆區,女兒在結婚前夕毀婚和昔日男友私奔了,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知道外公有個面貌姣好的么女待字閨中,前來求助,想來個「李代桃僵」,沒想到兩造「一見鍾情」,閃電成婚結為連理,這樁「移花接木」式不被看好的姻緣,已快一甲子,直到今日姨丈不但事業有成,還鶼鰈情深,真個是「婚姻是緣,有良緣,有孽緣,無緣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