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我此生何功德佛法傳遍五大洲
【文 / 林怡和】 2010-05-03
「問我此生何功德,佛法傳遍五大洲。」走過82個歲月,星雲大師的一生,均效法佛陀的教法,從出家、修行、來台、受難、寫作、參學、歌詠、演講、建寺、佛學院、佛光會等等,都是為了人間佛教在忙碌,大師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那就是:忙就是營養。一忙就忘了果腹、一忙就忘了病痛、一忙就忘了休息、一忙就忘了明天。而唯一沒忘的就是「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長流五大洲」。
  
  寺院建成了就要佛光會,人間衛視成立了就要人間福報,中小學完成了就要建佛光大學,大學完成了就要建佛陀紀念館。有一刻停止嗎?一個佛陀化身的菩薩,當然就是要回歸佛陀的時代,飲水思源。
  
  以佛光會來說;全球就有100多個國家有佛光會,分佈在全球五大洲,肩負著淨化人心、文化教育、慈善弘法、佛光世界的偉大使命。最近又援助南亞海嘯、921大地震、四川大地震、88莫拉克風災、以及馬尼拉水災等等,在此多災多難之秋,大師仍然秉持著佛陀的慈悲、智慧,以幾支寶特瓶就完成了佛陀紀念館的藍圖,希望在大眾共同護持下,未來佛陀紀念館完成後可以回歸佛陀的時代,瞻仰著佛陀的丈六金身。
  
  聳立在四方的寶塔分別代表初轉法輪度五比丘宣講之四聖諦「苦、集、滅、道」,而廣場兩側由大師命名之八塔即:一教、一個佛教。二眾、僧俗二眾。三好、説好話、做好事、存好心。四給、給人信心、歡喜、希望、方便。五洲、五大洲。六度、六度波羅蜜。七誡、七誡運動。八道、八正道。廣場中央能容納十萬人同時活動。
  
  而我全體佛光人正在推動「百萬心經入法身」抄經活動,希望藉此殊勝因緣將全體佛光人用心書寫之心經放置在佛陀法身中,生生世世成就佛、法、僧三寶。當此娑婆世界,五濁惡世無處不是污穢、骯髒、雜亂、齷齪,以及其他種種不法、不當、不正、不屑;當初阿難尊者請示佛陀:世尊!您的國土怎麼是如此污穢、骯髒、多災多難的?佛陀微笑著當下一振!現出清淨、莊嚴國土。此娑婆世界會如此皆因眾生貪、嗔、痴、慢、疑所致,而真正佛的世界,卻是如同西方極樂世界般的清淨、莊嚴,將來佛陀紀念館即將呈現出一片人間淨土。
  
  建佛陀紀念館之功德不勝枚舉,一磚一瓦、一土一地、一草一木、一柱一壁,皆能滿足個人,量力而為。過去有個貝比丘,唱頌非常優雅、宏亮,無以倫比,可是卻長得非常醜陋,每次法會後接受供養時都不出面。一次公主在法會時聽到莊嚴的唱頌,非常高興,心想這一定是那位高僧大德,等到供養時我一定要好好的來供養,可是左等右等卻等不到,便問住持和尚,住持和尚告訴原委,公主堅持一定要見到本人才願供養。住持和尚無法便叫貝比丘出來接受供養,沒想到公主見到本人卻嚇昏。這時佛陀就開示大眾;過去世貝比丘去寺廟,看到寺廟屋宇掛著風玲,風吹動則聲音美妙,當下讚歎,所以得今生美妙音聲,可是他卻障礙別人佈施,因此今生醜陋無比。由此可知佈施建寺之功德無量無邊,或許您佈施建寺一磚一瓦、一土一地,來生得黃金鋪地之給孤獨園,莫以事小而不為。
  
  大師常以「四小不可輕」開示我們:小火不可輕、小王子不可輕、小龍不可輕、小沙彌不可輕。大師也是小沙彌當起,如今是德高望重,佛法傳遍五大洲之高僧大德。就看此次大陸東北弘法,所到之處人山人海。吉林大學、長春般若寺、哈爾濱極樂寺均是千人恭迎。
  
  然而話說回來,這麼一個佛陀化身之星雲大師卻是從:成長的人生、學習的人生、參學的人生、文學的人生、歷史的人生、哲學的人生、倫理的人生、佛學的人生等八個時期規劃而來,大師說:你怕死嗎?大師毫不諱言說:死可以怕,也可以歡喜。就像是移民、換件衣服而已!試問這種心態,你可以嗎?這就是我們敬愛大師的第九個灑脫自在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