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炫三:藝術是時代性 不是進步
【人間社記者 李明軒 台中報導】 2018-04-04
  • 圖說:吳炫三1995年開始將創作視野投注於台灣排灣族,與他們崇敬的百步蛇圖騰,以及達悟族的紅、白、黑族群特殊色彩上。 人間社記者李明軒攝

  • 圖說:吳炫三告訴大家,創作者如果要在國際上走的話,必需要有自己的文化與背景,因為只有自己的文化背景才會跟人家不一樣。 人間社記者李明軒攝

  • 圖說:吳炫三要大家養成隨時做筆記的習慣,一有靈感馬上記下來。(圖為筆記展示) 人間社記者李明軒攝

  • 圖說:「南太平洋時期」:1987年~1989年吳炫三使用翡翠藍的瑰麗色彩及俐落單純的色塊,將畫中巨石人格化。 人間社記者李明軒攝

  • 圖說:「藝術本身是一個時代性,而不是進步。」吳炫三説,遠從夏商周到現在,談戀愛都一樣,不會因為現在比較進步,談戀愛就會跟以前不一樣。 人間社記者李明軒攝

  • 圖說:「每天早上起床,最少有500樣以上新的東西出現,你知道的有多少?」吳炫三以反問的方式表示,全球將近70億的人口,其中就有超過1000萬以上的菁英不斷地在創作。 人間社記者李明軒攝

「每天早上起床,最少有500樣以上新的東西出現,你知道的有多少?」吳炫三以反問的方式表示,全球將近70億的人口,其中就有超過1000萬以上的菁英不斷地在創作。「事實上,我們知道的是非常渺小的,現在就連中、南美洲與非洲的畫家,也有很多優秀的畫家及創作者。」他説身為創作者,首先必需要有這樣的體認。

「藝術本身是一個時代性,而不是進步。」吳炫三説,遠從夏商周到現在,談戀愛都一樣,不會因為現在比較進步,談戀愛就會跟以前不一樣,所以,文化是不會進步的,「你不能說畢卡索的作品比米開朗基羅進步。」這是時代性的來臨,現代的數位藝術家不能去和畢卡索相提並論,因為在畢卡索那個時代,聽都沒聽過什麼叫數位,所以藝術它本身是一個時代性,而不是進步。「藝術本身也是一種國際語言。」吳炫三表示,一般寫文章要中英對照,人家才看得懂,這是因為寫文章必需藉用文字。然而從事創作,不必去擔心人家聽不懂你的作品,你只要把心裡的東西展現出來,就不需要文字,因為藝術是人類共同性的東西。

吳炫三接著表示,從事藝術創作要有失敗承受的能力,不要每次參加比賽沒有得獎,就抱怨裁團不公、這些人不懂藝術等等,創作者是沒有這個權利的。也不要一直想到,自己和3年前的創作有沒有進步、過幾天會不會進步?因為所有的進步都在不知不覺中,很多東西會在不知不覺中演變,所以不要去想,「我做這個有沒有價值?我畫這樣會不會進步?」吳炫三要大家養成隨時做筆記的習慣,他說他隨都會帶好幾本筆記本在身上,一有靈感馬上記下來,他的筆記本裡面一定有寫很多東西、畫很多東西,因為當老天爺告訴你靈感的時候,你如果沒記下來,隔天忘記了,你不能再回頭問老天爺,昨天有什麼靈感,你能不能再告訴我一次?「祂很忙,不會告訴你第二次。」

吳炫三侃侃而談,知無不言,他説從事藝術創作過程,當然會遇到很多老師,像廖繼春老師,他就學廖繼春的從來不批評別人的作品,你要看別人的長處才能得到教育,如果只看別人的短處,是不會進步的,所以從年輕到現在,吳炫三從來不會去批評別的藝術家,因為他覺得他是畫家,不是評論家,一定要多看別人的優點,而且在創作的時候,要反向思考,如果順理成章靠右邊走,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孔老夫子説非禮勿視、非禮勿聽,但就是非禮才要看、才要聽,所以有時候,你要反向思考,才會有新的創意,想出新的東西來。

再者,吳炫三告訴大家,創作者如果要在國際上走的話,必需要有自己的文化與背景,因為只有自己的文化背景才會跟人家不一樣,比如說,你要跟法國人比賽畫羅浮宮,你是畫不過他們的,相對的,法國人如果要畫水墨山水,那絕對畫不過你,台灣隨便找一位國畫老師,相信都會畫得比法國第一名還好,為什麼?這就是文化,所以創作者一定要有自己的文化,建立自己的文化信心,你有自己的文化才能跟人家競爭,你要學別人的文化,是競爭不了的,文化的力量是很強的,所以要尊重自己的文化,你才能和世界競爭。

「沒有哲學思想、沒有時間及空間的解釋,你也是沒辦法成為藝術家的。」吳炫三舉自己的作品為例,他說他的作品,從1995年開始,簽名就只畫一個太陽,這是他的Mark,表示他的作品四面八方都可以掛,甚至斜掛也可以。吳炫三以佛家講的無上、無下、無左、無右的禪學思想為例,「你現在坐在我前面訪問我,我轉過身,你是在我後面,這是因為有我,如果把我拿掉,就沒有上下左右了。」這是他的哲學思想。

「因為我準備好了子彈,我不是沒有子彈就上戰場打仗的。」吳炫三說,他從1991年去巴黎長住到1998年,7年沒賣出半件作品,雖然如此,但還是可以在那裡生活的很好,他強調做任何事情一定要有相當的準備,不然就不要出去打仗,年輕、念書的時候,或許可以慢慢熬,但他去巴黎的時候已經快50歲了,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浪費,因此,他一定要有相當多的準備,比如說,要去非洲找所有族群的資料,去的地方、方向都準備好了,去了一定會事半功倍,如果都沒準備的話,去了半天,搞不好還不知道,自己是在地球的哪個方向、哪個地方?這是吳炫三和大家分享創作者的最後一個條件「條件和準備」。

吳炫三1942年出生宜蘭羅東,1960年入淡江中學,經陳敬輝啓蒙,師大時期則師承廖繼春、李石樵、馬白水與陳慧坤等台灣美術史上的重要大師,建立紮實的繪畫功夫,1971年後又留學西班牙、闖蕩紐約,並在回台後戳力於風格技法的自我粹練,以追求變革作為創作發展的進程。在1970年代鄉土美術運動的潮騷中,曾被臺灣藝壇視為年輕且具無限潛力的「鄉土畫家」,然而他卻在1979年後,以縱膽一搏的豪情,探險踏察旅行為鍛鍊,深入地球的自然蠻荒地帶,尋求回歸原真的創作啟發。自此之後,充滿生命能量及強烈爆發力的創作風格,成為吳炫三最具識別性的個人特色,並獲得國際藝壇的肯定與讚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