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光正為青年解「夢」 暢談「紅樓」生命情懷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 高雄大樹報導】 2014-07-18
  • 圖說:吳光正老師帶領學員深入《紅樓夢》的世界。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吳光正,從作者、敘事架構、敘事手法切入,生動分享《紅樓夢》作者的生命情懷。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吳光正老師帶領學員深入《紅樓夢》的世界。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吳光正老師帶領學員深入《紅樓夢》的世界。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國際青年生命禪學營學員,認真聆聽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吳光正解析,進入賈寶玉的內心世界。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紅樓夢》為何既是「情書」,又是「悟書」?國際青年生命禪學營7月18日的分組課程,近250名學員選擇了「《紅樓夢》的生命情懷」講座,期待在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吳光正剖析下,一舉揭開《紅樓夢》的神秘面紗。

「《紅樓夢》在談情說愛,佛教要人放下、出家,怎麼會在禪學營安排《紅樓夢》課程呢?」吳光正一開講即點出學員的疑惑。他表示,《紅樓夢》是作者透過賈府的興衰,進行對生命情懷的沉思,而佛光山弘揚人間佛教,主張以出世的態度從事入世的關懷,對所有生命不能忘情,在禪學營談《紅樓夢》,再適合不過了!

「想讀懂小說,要先認識作者。」吳光正強調,賈寶玉是作者曹雪芹的自我投射,曹雪芹出身貴族,遭逢家道中落,用盡一生寫作《紅樓夢》,透過一個特殊男孩和一群特殊女孩的故事,傳達對生命的另類省思。而曹學芹的生命情懷,一如小說中的賈寶玉,拒絕事功、拒絕道德說教,最關注「性情」,於是用燦爛綻放的青春生命,歌詠「任情任性」的生命情調。

吳光正認為,「意淫」和「畸人」是認識賈寶玉的關鍵字。「意淫」是一種對生命的體貼、呵護與關愛,外號「無事忙」的賈寶玉,所有的時間、精神都放在對女性的憐香惜玉,對性情中人的體貼。而「畸人」一詞出自《莊子》,是指反對體制對生命的戕害,不為世俗禮法所拘,追求適性逍遙的「真人」。書中的林黛玉、芳官、藕官、柳湘蓮、蔣玉函、秦鍾等人,都是賈寶玉精神世界的知己。

吳光正指出,「壽怡紅群芳開夜宴」章節可說是賈寶玉生命情懷的最高潮。為了讓賈府「家中無大人」,作者不惜安排賈政外放作官、王熙鳳臥病、賈府長輩入宮為病逝王妃守喪等情節,讓賈寶玉如出籠鳥,在慶生宴上得以全然自由、忘情地欣賞、體貼每一個青春燦爛的女性,那是「美」的極致。

「『香魂一縷蕩悠悠』、『揉碎桃花紅滿地』,是文學史上最詩意的死亡描寫,也是賈寶玉最刻骨銘心的生命幻滅體驗。」吳光正指出,《紅樓夢》以詩化筆法營造生命情境,是這部悲劇小說讓人百讀不厭的主因。整個大觀園和太虛幻境都是花花草草的世界,每個大觀園人物的性格都可以找到可以對應的植物,他們吟詩作詞,詠花其實是自詠,青春生命的性情、才情與風情,一如花朵燦放,當然也逃不了凋零與消亡。

吳光正表示,在賈府中,只有賈寶玉懂得欣賞女性的風情、痛惜女性為家族所作的犧牲、感悟青春生命的消亡,這些人生無常的悲劇體驗,讓賈寶玉走上出家道路。生命究竟該服從體制?抑或追求自適?這個千古難題,也賦予《紅樓夢》永恆的魅力。

「閱讀《紅樓夢》需要生命閱歷,那是寫給40歲以上的人看的。」吳光正建議學員,若想知道在面對生命缺憾時要如何安頓身心,不妨到《西遊記》找答案,繼續聽次日由他主講的「《西遊記》的心性修鍊」。

西安西北大學中文系的魏夢鴿課後表示,講座很精彩,主講者把賈寶玉「任情任性」的生命情懷剖析得很動人,「不過,那畢竟是理想,現實社會不容我們任意妄為,必須適度自我節制,人生、社會才可能圓滿。」

「人間佛教的生活化、人性化、大眾化,讓我大開眼界,佛法的世界不再高不可攀。」之前曾接觸藏傳佛教的魏夢鴿說,在《人生卜事》抽法語活動中,她抽到「能捨,必有得,有播種,才會有收成」,提醒她在提起放下的當下,要清清楚楚自己的選擇,讓她體驗最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