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伯雄與佛法結緣一輩子
【人間社記者桂國、王鑫 揚州報導】 2010-05-05
  • 圖說:吳伯雄客座揚州講壇,談因緣與福報。 李斯爾攝

  • 圖說:吳伯雄客座揚州講壇,談因緣與福報。 李斯爾攝

  • 圖說:吳伯雄客座揚州講壇,談因緣與福報。 攝

  • 圖說:吳伯雄客座揚州講壇,談因緣與福報。 李斯爾攝

編者按
  5月3日下午,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登上《揚州講壇》,主講《因緣與福報》。縱橫政壇多年的他,用一種佛教的心態解讀世間百態。更令觀眾們驚喜的是,在吳伯雄講演後,星雲大師、周立波、錢文忠先後登臺,給觀眾們奉上了一場精神盛宴。
  
  ◎吳伯雄:願為揚州赴台推介做證
  我是佛光山的弟子,師父說過,70歲以後就可以坐下來講。揚州的父老兄弟姐妹們,大家好。我來到這裏,壓力很大,今天不能講佛,因為師父在,不能班門弄斧;又不能講學術,因為之前有很多大學者在這裏講學。所以,我就講講70多年的成長。
  
  ◎談揚州:願為揚州赴台推介做見證
  揚州,是一座人傑地靈,人才輩出的城市,這裏走出了鑒真法師。我3天前參觀了上海世博會,看了中國館、日本館。在日本館內,就是強調中日文化交流,當然會提到鑒真,他東渡日本,對於日本的文化、藝術、醫藥,都有很深的影響。
  
  我去過日本的奈良,那裏有昭提寺,就是宣揚他的事蹟。在我看來,揚州的文化氣質,超過奈良,很多地方都值得一看。揚州應該多到臺灣去做推介,宣傳「2日遊」、「3日遊」,如果成行,我願意來到現場,做一個見證。
  
  ◎談星雲大師:全家都和大師結緣
  鑒真大師之後,揚州又出了星雲大師,這些年來,星雲大師「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長流五大洲」,在全世界都有很深的影響。
  
  我去過巴西,佛光山就建立了一所寺廟,裏面還收容了很多窮苦的孩子;在馬來西亞,星雲大師在當地也很有影響;星雲大師還在南非建立了非洲最大的寺廟:南華寺,裏面有很多黑人法師在一起傳教;我到美國的時候,在三藩市、洛杉磯、拉斯維加斯,都有星雲大師的道場……
  
  星雲大師不遺餘力地宣傳人間佛教,我就跟隨在他之後。星雲大師大我12歲,還在為理想奮鬥,這種精神令我非常折服。
  
  我的全家,都和星雲大師結緣。我祖籍福建,來到臺灣後,我已經是第4代。「二戰」結束後,星雲大師來到臺灣,當時他沒有「入台證」,如果被抓住就會很麻煩。好在,星雲大師遇見了當地的警民協會理事長,他看星雲大師很有慧根,就幫他去報戶口,這需要承擔很大的責任。這位理事長平時膽不大,卻做了一件很大膽的事情,他是我爸吳鴻麟。所以說,我父親是第一代佛光人,我是第二代,我的孩子是第三代,孫子是第四代。
  
  ◎談佛性:相信自己就是佛
  小時候,每天都要燒香拜佛,開始是儀式性的,到了後來就成了習慣。慢慢面對佛教,你會有所感觸。上學的時候,有時候在考試前夕沒有準備好。出門前,父親說你去拜下佛,拜佛時內心就不安,覺得不能作弊。如今面對佛像,經常問自己,佛說要慈悲,那麼我的慈悲有多少?還有哪些事做得不慈悲?佛說要智慧,那麼我的智慧有多少?還有哪些事做得不智慧?禮佛,時常提醒自己的內心,要常有懺悔之心。
  
  星雲大師說:「做好事,存好心,說好話」,你這樣做下去,自然而然就有了佛性,每天佛性都在增長。星雲大師曾教我,大喊:「我就是佛」,這樣其實就是自我勉勵,一直激勵自己,達到自我提升的目的。
  
  ◎談佛法:有佛法自有辦法
  佛光山這麼多年來,沒有得到政府一分錢的資助,但是卻做成了很多功德無量的事情。但凡有地方發生災難,佛光山的弟子們肯定會來到現場,救助災民,提供無償的服務。
  
  星雲大師對我說,佛光山要修建世界上最大的佛陀紀念館。我問他,錢從哪來?星雲大師說,我也不知道錢從哪來,但是並不擔心,因為有佛法,自有辦法。
  
  從無到有,星雲大師能夠號召很多人認同自己的理想,四處辦學,每一點都是慢慢積累起來的,我也在盡自己的力量幫他推進,還有很多人都參與了進來。
  
  ◎談信念:對錯往往在一念之間
  對與錯,往往只在人的一念之間。我擔任過臺北市市長,我曾經最擔心的問題,就是市民的公德心。中秋節的時候,我們安排了很多賞月的好地方,第二天一看,真是慘不忍睹,到處都是瓜果皮屑,我就很生氣。
  
  但是,同樣的一批人,在佛光山上參加活動,幾萬人齊聚散去,地上連一片紙屑、煙頭都沒有。我就對員警說,小心你們都會失業。因為事實證明,這些市民的公德心都很高,犯罪率都很低。所以說,在人的一生中,除了父母、學校的教育,宗教的教育力量也不容小視。
  
  我有個朋友,很怕坐飛機,一上飛機就臉色不對。我就不一樣,坐飛機可以欣賞山脈起伏,雲彩變化,多麼美好的景色,這就是一念之間。
  
  ◎談平等:人人都需平等心
  每個人都要有平等心,並且盡力去幫助別人。在佛光山,我有位朋友來,我的師姐給他倒茶。我朋友說,你的師姐很面熟,很像一位大企業董事長的太太。我說是的,但在佛光山沒有高下,每個人都有平等心,每個人都會盡主人職責。
  
  還有次在臺北,來了個日本觀光團,恰好幾位懂日語的法師都出去了。我就用手勢搭配著日語和他們交流,有位太太想去洗手間,我也指引了道路。後來,她知道我的身份後,連連說不好意思。我說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只是義工。
  
  現在社會上還有很多弱勢群體,大家應該盡可能去幫助他們。我經常對一些有錢人說,只有社會上沒有太大的不平,沒有人生活過於艱難,你們的財富才有保障。群策群力幫助別人,是所有人的共同責任。
  
  ◎談名利:財富的使用權更有意義
  我33歲時,擔任桃園縣縣長,現在是我的兒子,以前是我的父親。我經常對兒子說,得到這麼多民眾的支援,一定要心存感恩。
  
  星雲大師對我的影響很大,比如說在財富的觀念上。在他的登記簿上,沒有一片土地是屬於他的,他的銀行戶口裏,也只有一些零用錢,但是他可以號召很多人。身體健康,夫妻和睦,子女奮進這些都是寶貴的財富。
  
  我也認識一些企業家,因為太有錢,所以去世後,子女們爭奪財產,水火不容,正所謂是「人在天堂,錢在銀行,子女上公堂」。這樣的財富,再多也沒有意義。
  
  在我看來,財富的使用權比所有權更重要,也更為輕鬆。一座城市,擁有好的公共設施,能讓公眾們使用,就很有意義。如果你一出家門,到處路都不平,衛生也很髒亂,這樣的財富使用權肯定不行。揚州的環境都很美,生活在這裏的人,財富使用權非常豐富。
  
  ◎談交流:用「同」去化解「異」
  兩岸關係往和平的方向發展,老百姓的福祉最為重要。現在大陸來到臺灣的觀光客,每年有數百萬人。臺灣民眾來到上海看世博會的人,超過300萬人,交流多了,隔閡就少了。求同存異,同的多了,就化解異了。
  
  現在兩岸實現直航了,揚州也快要有機場了,我很希望揚州能夠有一個直航點,可以直飛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