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講座 黃朝亮談台灣電影的生存之道
【人間社記者 楊璽樺 高雄報導】 2019-11-11
  • 圖說:「2019國際書展暨蔬食博覽會」名家講座,11月10日邀請導演黃朝亮和大家談「台灣電影的生存之道」。 人間社記者楊璽樺攝

  • 圖說:黃朝亮因為愛看電影,所以拍電影,慶幸自己是少數能將興趣和工作結合在一起的人。 人間社記者楊璽樺攝

  • 圖說:佛陀紀念館副館長永融法師(右)代表贈書感謝導演黃朝亮(左)。 人間社記者楊璽樺攝

  • 圖說:聽眾專心聆聽。 人間社記者楊璽樺攝

佛光山佛陀紀念館「2019國際書展暨蔬食博覽會」名家講座,11月10日邀請到2019第21屆台北電影節以《寒單》入圍11項獎項的導演黃朝亮,以自身經驗與大家分享「台灣電影的生存之道」。

黃朝亮談到電影和他的關係,第一個是「怕停電」,住家就在電影院隔壁的他,5歲開始第一次跟著姐姐看電影,鬼片帶給他的影響就是怕黑怕停電,愛情電影讓他嚮往愛情,科幻電影啟發了生活智慧和科技發明。影視作品的影響是無遠弗屆的,有能力執掌導演筒的人,對社會要有正面的貢獻,要說的正面的、好的故事,導演的社會責任很大。

黃朝亮愛看電影,所以拍電影,慶幸自己是少數能將興趣和工作結合在一起的人。關於支持國片,他的想法是支持「好」電影,範圍不必局限。「好」電影的定義不是單指票房好,而是找到作品的「優點」傳下去,文化、宗教好的要彰顯,「電影是文化的領頭羊」,很容易「滲透」,不得不慎。

聽眾提問,台灣目前的電影製作品質和效果,無法與歐美國家相比,是不是受制於資金問題較大呢?黃朝亮以他拍攝《寒單》這部作品為例,當時因為資金短缺一筆數目,所以有些特效無法完成,確實會受到影響。但不是絕對,《寒單》這次入圍11個獎項,卻沒領到獎座,只能說自己拍得不夠好,仍要繼續努力。也勉勵大家,「如果您有電影夢,一定要了解自己,是否能承受失敗的壓力,要繼續堅持不懈。」因此,台灣電影的生存之道,不是撒大錢,而是在內涵、要有文化。

對於未來是否有打算拍攝有關佛教的電影,黃朝亮謙虛表示,自己目前對於佛教經典的研究不在行,加上還有些習氣,他會繼續努力,期待因緣的到來。

大眾提問踴躍,都對黃朝亮的正面思考回答,感到讚賞。最後,佛陀紀念館副館長永融法師代表致贈感謝狀,表示黃朝亮的成績已不是在電影,他對人間的愛,鄉土的關懷,文化的傳承,都表現在他的電影中,他自己就是一位人間菩薩,期待他的下一部作品《太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