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3月07日 星期日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新聞專題 > 國際書展暨蔬食博覽會 > 2020年> 名家講座 白先勇《紅樓夢》後四十回的悲劇力量

2020年

名家講座 白先勇《紅樓夢》後四十回的悲劇力量

【人間社 李生鳳 高雄大樹報導】 2020-11-16
2020國際書展暨蔬食博覽會「名人對話‧名家講座」,11月15日壓軸場次於佛陀紀念館五觀堂,邀請香港中文大學博文講座教授白先勇,以「《紅樓夢》後四十回的悲劇力量─寶玉出家與黛玉之死」,分析《紅樓夢》全書二大關鍵「寶玉出家」、「黛玉之死」,以及書中內容所呈現融和的儒釋道三家精神,象徵手法和架構等,共750人聆聽。

白先勇說:「寶玉出家、黛玉之死,是這本書的兩根柱子,撐起了整部《紅樓夢》。 」談到「寶玉出家」,原本女媧補天所煉的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石頭,有一塊沒有用的就放在青埂峰下,這塊石頭就是賈寶玉,青埂就是「情根」,「情」是這部小說的關鍵字。白先勇說,中文的「情」,在英文找不出適當的對應字,所謂「情」更像是宇宙的原始動力。湯顯祖的《牡丹亭》裡有句話「情根一點是無生債」,這個債是還不完的,而這塊石頭就是要降到世間去補情天。《紅樓夢》又名《石頭記》,原本一顆頑石在歷劫後回到青埂峰下,賈寶玉要在紅塵中打滾滾,最後才能大徹大悟。

書中人物秦可卿、秦鍾姊弟的早夭,帶給賈寶玉很大的打擊,也寓意著在人世間的繁華如此脆弱。賈寶玉後來又經歷晴雯、黛玉之死,許多事件讓他領悟到,塵世間的紛紛擾擾原來都是一場夢,人的命運都是前定的,賈寶玉在了悟之後,起了出家的念頭。在第一百二十回中,他在雪地中向父親賈政辭別,身著紅色斗篷,飄然而去,最終「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林黛玉本是絳珠仙草,為報答神瑛侍者的雨露之恩,所以下凡「把一生的眼淚還他」,林黛玉在家很受嬌寵,率性而為,由於身體很弱,常感不久於世,所以特別敏感。〈葬花詞〉是他的自輓詩,雖然說的是花,但其實講的是自己,眼淚滾滾,淚盡人亡。而自此也開始鋪陳林黛玉是如何一步步的走向死亡。從中秋夜聯詩的「冷月葬詩魂」,到「焚稿斷痴情」,是將自己的身體、靈魂都燒掉,與賈府斷得乾乾淨淨,死得淒涼且決絕。

白先勇說,《紅樓夢》是一本天書,有說不完的玄機、解不盡的密碼,在寫實架構之上,還有一層神話寓言的神祕宇宙,以及儒釋道三家思想的底蘊引導著這本書的發展。賈寶玉和父親賈政水火不容 ,在象徵意義方面,賈政代表儒家思想,要能經世濟民、齊家治國平天下,但賈寶玉的鏡花水月、浮生若夢,讓他們父子之間存在著衝突,到後來又達成了諒解,並且有了對話。後世對《紅樓夢》後四十回是為曹雪芹所作或高鶚續寫的爭議,白先勇指出,前八十回千頭萬緒,人物錯綜複雜,換人接無法接續的那麼好,所以應是原先的稿子佚失了,由出版「程甲本」、「程乙本」《紅樓夢》的程偉元的說法,為持續蒐羅後四十回的殘抄本,高鶚再將其修訂完成。曹雪芹晚年潦倒,憶起過去的繁華生活,有意無意地將當時的貴族生活記錄下來,到後來的滿腔愁緒,是部帶有深刻自傳性的小說。

壓軸場「名人對話‧名家講座」多位貴賓蒞臨聽講,包括首場名家講座講師高雄長庚醫院名譽院長陳肇隆、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信徒總代表趙元修及趙辜懷箴伉儷,和佛陀紀念館館長如常法師、佛館顧問趙大深及戴玊琴、中華福報生活推廣協會名譽理事長陳順章等。
12345678第1 / 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