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講座 陳芳明:盼以民主促進族群文化共生
【人間社記者 李祖翔 高雄大樹報導】 2018-11-19
  • 圖說:陳芳明教授為聽眾們講解當代台灣人文精神。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佛陀紀念館副館長永融法師致贈結緣品予陳芳明教授。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大合照。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評議委員、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陳芳明18日受邀為「2018國際書展暨蔬食博覽會」名家講座演講,他的題目「我的家國閱讀-當代台灣人文精神」是把學校的課程搬到佛館再現,但更加生活化,理由是人文精神追求的目標與人間佛教的思想不謀而合,都是為了「和平與共生」。

1949年台灣宣布戒嚴,人民沒有言論、結社、旅行、出版等自由,陳芳明因為與國民黨思想不同,不只書被禁,還被迫流亡海外15年,1989年才回到台灣,1995年在大學任教。許多來台讀書的大陸學生對他這位國民黨異議人士能在政治大學(前身是中央黨務學校)教書感到不可思議,其實他自己也很意外,但他明白一切都是「民主」的功勞。

陳芳明畢業於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也在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攻讀歷史學博士,對中國和世界史知根知底,但當別人問他了解台灣嗎?他想了很久,發現:「鄭成功以後,台灣沒有歷史。」不禁尋思:「我們受知識教育是為了更認識台灣這塊土地,為什麼知識教育程度愈高反而離台灣愈遠?」開始研究台灣。

他以歷史帶出文學的演化,如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因為加工及出口區的設立,成為世界工廠,提供勞力並讓外資進入,躍升為亞洲四小龍,舉世聞名,然而沒有嚴格篩檢外資引起不少後遺症,包括整個西部河川汙染,沒有人敢喝下游水,於是作家開始寫環保文學,也就是台灣文學的起端。

要認識台灣並不容易,畢竟台灣有太多殖民文化,如清朝時政府禁止福建沿海來台,還禁止漢蕃通婚,而泉州、漳州人偷渡來台,所以「我們的祖先是非法移民且非法婚姻」。日本統治後,烏龍麵、黑輪等飲食文化和台灣車站、棋盤式道路、汙水處理都保留下來,接著是美國文化,即使知道白人天生有股種族優越,還是深深嚮往,因為他們的生活品質感覺很好,「但是,我們難道就不好嗎?」他認為,與其去對立、衝突,不如去除自我中心,彼此接納不一樣的聲音。

他借鏡美國,指出西方教育是從家鄉到國家再到世界,由內而外,與人民生活息息相關,反觀台灣卻在複雜中浮沉,好在台灣有民主,民主的制度讓言論與思想不被箝制,因此台灣文化的美好不應歸功於哪一個政黨,它是所有住民一起開創出來的,任何民主社會都不該存在性別、階級與族群的歧視,不該有資源的霸占。

1983年台灣正視女性權益,修法還明訂女性在職場被性騷擾屬於違法行為,陳芳明發現中國文學史將女性邊緣化,「當我問學生從《詩經》到新文學,有多少女性作家?他們只回答得出李清照。」台灣也是,女性作家很多,一直被雪藏,「這很可怕,文學竟能讓一半性別從歷史上消失!」所以致力於推廣女性文學。

台灣的原民文學也日漸興盛,他非常推崇,表示不同的生活就該有不同的感受和文字,不能粗暴的要別人接受你以為的主流,「原住民作家朋友就常抱怨,說漢人的課本教他們『太陽下山了』,但蘭嶼達悟族看到的明明是太陽下海了。」

文學讓陳芳明看到此生看不到的世界,因此對各類文學抱持敬仰、受教的態度。同志議題放眼全世界都很敏感,但當有日本、韓國學者來台灣參加國際會議,問他台灣為什麼如此重視同志文學時,他說:「我們先認識文學,才注意到他的性別!」覺得情感詮釋這麼細膩、藝術性如此高的文學不推廣太可惜,白先勇和林懷民的作品就是例證。「我很佩服他們,他們不只在撰寫,還是帶著勇氣撰寫,他們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演講尾聲,陳芳明分享在他心中人生最高境界:和解。他曾因為文學批判而與不少人結仇,他說,如果沒有仇人,人生應該會更完整。他勉勵不同族群及意識、思想的人,不要自我中心,要創造共同價值,用更開放、寬容的態度看歷史,「文化是加法,自我中心是減法,如果文化單一,就沒有生產力,不可能更進一步。」最後不忘提醒:「也要善待新住民,他們為台灣奉獻很多,我們要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