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書畫藝術家許文融 東禪寺「行願千里」巡展
【人間社記者 邱匯芝、陳彩鳳 馬來西亞仁嘉隆報導】 2020-02-02
  • 圖說:許文融將《心經》融入草書線條,鑄成立體青銅菩薩像,體現出佛法的空性與東方美學的意境。 人間社記者陳恩淞攝

  • 圖說:〈普提門〉是碑與帖結合的作品,許文融以反白字書法《心經》為背景,左邊題了禪宗六祖惠能禪師的偈子,右題禪宗北宗神秀的偈子,並借由牧童遠眺出家人的身影,表達嚮往出家人清淨生活的意境。 人間社記者陳恩淞攝

  • 圖說:台灣知名書畫藝術家許文融首次到馬來西亞佛光緣美術館東禪館舉辦個展,對於大馬人鑒賞藝術品的熱情,甚為歡喜。 人間社記者陳恩淞攝

「人有無窮願力,有願心就能展現積極的一面。」台灣知名書畫藝術家許文融將其願願相續的創作理念融入書畫與銅雕作品,獨具一格的創作風格讓人歎為觀止,留下深刻雋永的印象。

幼年喪母,少年喪父,從牧童化為學徒掙錢賺學費攻讀美術系,再蛻變為台灣藝術界十大傑出青年,一舉摘下美展三連冠後,許文融奠定了國際藝術家的地位。雖歷經坎坷的成長歲月,他不曾向命運低頭,堅忍不拔地完成學業,努力突破傳統的創作框架,將東西方美學風格合而為一,造就不凡的藝術成就。儘管如此,大師級的藝術家談吐溫文爾雅,氣宇不凡,散發著修道人的氣質。

「十幾年前,我受邀到高雄佛光山參與聯展,認識了佛光山和開山星雲大師,感佩大師的慈悲願力和遠大的胸懷,漸漸認識佛教和閱讀佛經。後來應邀為大師的一筆字鑄造銅像,將大師的『星雲』署名搭配弘法千里的路途,花了一年時間鑄造銅像,成為『行願千里』世界巡迴個展的主題作品。」許文融娓娓道出自己與佛光山的因緣和個展的緣起,讓他因而邁入另一階段的人生。

●一公里經文悟出道理

自從發願寫一公里經文後,為了熟知經文意涵,他花了整整一年時間,日復一日地研讀《心經》、《金剛經》、《普門品》、《六祖壇經》、《道德經》等經文。雖然自己早前是個受洗的基督教徒,讀經後深深體會,佛教是啟發人們意識的宗教,清楚知道自己與地球、宇宙之間的關係,以及誕降世間的使命。

寫經的歷程,不僅讓他悟出佛家、老子和莊子的學說與東方美學的通性,同時洞悉東西方藝術的差異性。

他認為,東方藝術美學所推崇的「一氣呵成」、「氣韻生動」,皆與佛經所說不謀而合。談到東西方藝術之別,在他看來,西方藝術是建立在肉眼可見的客觀事物的基礎上,是以色彩應用的學問將之分為彩色(紅、橙、黃、綠、藍、靛、紫等)和無彩色,即黑與白;反之,東方卻以西方界定無彩色的黑白著色。是以水墨不講「黑」,而以「墨」來描繪景象。與西方繪畫不同的是,水墨畫所追求的非肉眼所見,而是講究筆墨、氣韻、下筆的墨韻、運筆過程的虛實及氣韻生動。

他舉例,西方看到綠色的樹便畫綠色的樹,而東方雖以墨作畫,但能讓人感覺到這棵樹是綠色的。再如,西方講透視,按照比例大小;而東方重視意境,譬如畫遠山深處的一棵樹,實際上肉眼看不見,卻可為了表達意境而把它畫出來。至於水墨畫中留白的藝術手法,繪者雖將天空、瀑布、流水、房子留白,而觀者都知道是什麼,皆因其中的意蘊已具足。他就此總結,東方的水墨畫追求的是意境,是一種藝術境界;西方美學則是眼見為憑。

●大眾願力成就燈會

配合佛光山東禪寺新春平安燈會暨花藝展而辦的個展,許文融首次攜家帶眷來馬,一家五口共赴燈會開幕禮,也到吉隆坡市區和馬六甲遊走,感受不同於台灣過節的氣氛。

閒來無事時,他都留在展區與來訪者交流,大家認真鑒賞作品的熱情,令他感到相當意外。「來者並非走馬看花,而是認真地想了解創作的想法和作品的內涵。雖然我來自台灣,但彼此間毫無距離感,反倒覺得很親切。」

巡迴個展讓他走遍各地的佛光緣美術館,今年春節在東禪館的個展令他看到燈會的另一面──大眾共同成就的力量。東禪寺的燈會規模之大,若發包工程肯定耗資不斐;但道場的法師和義工集體創作,完成這場富含佛法、深具教育意義的燈會,因此他很欣賞法師和義工的願力,一踏進東禪寺,自然能感受到佛門正面且積極的力量。

「行願千里──許文融創作世界巡迴展」即日起至3月15日,在東禪寺的佛光緣美術館東禪館展出,每周二至周日免費開放,歡迎大眾前來參觀,共同欣賞難得一見的國寶級鉅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