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朝禮佛陀聖地2
【作者:慧是】 2016-01-16
  • 圖說:餵海鷗。 人間社記者慧是攝

  • 圖說:岸邊。 人間社記者慧是攝

  • 圖說:油燈。 人間社記者慧是攝

  • 圖說:輕舟。 人間社記者慧是攝

  • 圖說:船夫。 人間社記者慧是攝

5
坐上大巴士
自己就像隔鏡的安全人
穿越無名大小鄉鎮
真實看見廣袤的平原
時值冬季少雨之期
所有大小農作 都蒙上灰塵土埃
四姓階級 時隔千年 仍然明顯存在
老弱婦孺 蹲在路邊
兩手乞討 兩眼放空 生命在空檔
背向着你的 都是向大地平原 繳交水費
一點一滴 全部回歸自然 完全不浪費

雖然教育普及 學雜全免
還是有看不到的族群在遊放
雖然醫藥全免 生老病老
機制中又能有尊嚴照料幾人
我終於明白
你擁有的 比你需要的 還要多很多

6
佛陀花了三個月 領眾赤脚步行 緩緩走向西北方
芒果園主最後供養的晚餐 椎茸菇這道菜
終止了所有因緣
佛陀選擇拘尸那羅 這個小村莊 結束最後的遊化
請弟子在梭羅樹林中 鋪設好座床 準備入滅無餘涅槃
佛陀以餘剩的體力 諄諄教化弟子 最後四個問題
弟子問:佛入滅後 未來以誰為師 以戒為師
弟子問:如何修行 觀四念處
弟子問:如何對治壞人 默擯之
弟子問:如何分辨真假經典 經文以如是我聞為始
在寂涼的夜色中 四週微風輕拂
佛陀安詳 平靜地永遠沉睡
一閉眼 宇宙間再也没有光明
我終於明白
佛在世時我沉淪 佛滅度後我出生
懺悔此身多業障 不見如來金色身

7
涅槃寺 一早就湧入很多朝拜人潮
有人一手持香水蓮 一手拉着金黃色的袈裟
在聲聲佛號中 走進涅槃寺 以袈裟供養佛陀
希望來生有因緣 常披無上福田衣
而我們八十人 選擇以音聲供養佛陀
就在梭羅樹林中 以藍天為華蓋 以薄氈為拜墊
諷誦金剛寶懺 經文加佛號
引磬 木魚 鐺鉿 鈴鼓 搖鈴齊鳴之下
一跪一拜 三小時就圓滿
看的人 比拜的人還要多
或許他們還認為
這群人什麽時候 也可以辦場音樂會
我終於明白
各以一切音聲海 普出無盡妙言辭
盡於未來一切劫 讚佛甚深功德海

8
前往吠舍離 路上起大霧 車子放慢速度
天空中 掛着一顆金黃的太陽 引導我們一路前進
這裡是佛陀 宣佈入滅的地方
也是阿難請命 比丘尼 沙彌尼正式加入僧團
佛門四眾具足 是史上新的里程碑
第二次七百僧眾 經典結集的地方
是上座部與大眾部 分歧的源頭
孔雀王朝阿育王 標立的石柱 一體成型
渾圓 光亮 平滑 歷盡二千年歲月
獅子面向西北方 佛陀入滅處
阿難尊者慈悲 為不捨兩軍對峙 為迎己
從船昇空顯神通 粉碎肉身變舍利 分得兩岸 免戰爭
定和尚正演說 雜阿含經故事
旁邊的小孩 天真的嬉戲 奔跑 要錢
古老彌猴池的故事 彷彿也正上演
獻蜜供佛 來生得福報
我終於明白
佛以一音演說法 眾生隨類各得解

9
那爛陀大學 象徵蓮花
出世智慧 佛學大城 歷朝國王護持續建
世界佛教研修中心 規模完善
唐三藏玄奘大師的母校
後繼義淨 循海赴印留十年
當年盛況 院址長十公里 寬五公里
教師上千人 學僧上萬人
皆慕名求法 只為無上法義
院內有講堂 學舍 佛殿 塔林
白天大寮烹煮 三餐供眾
灶有餘火 則燒製佛像
藏經有900萬卷 出世與入世法
皆在競爭 激盪 督促 思維
皆在無礙辯論中完成交流
週圍兩百户人家 輪流供養
只望佛法可興隆
一把當地怒火中的戰火
再度外來戰火中的怒火
千年基業 只留紅磚
在舍利弗尊者塔前 諷誦心經時
眼前遊人如織 僧衣何處尋?
我終於明白
佛法要生活化 生活要佛法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