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苦後回甘 林煥彰用文學翻轉人生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 大樹報導】 2014-11-11
  • 圖說:創作苦後回甘,林煥彰用文學翻轉人生。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創作苦後回甘,林煥彰用文學翻轉人生。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高雄市鼓岩國小學生朗誦林煥彰詩作〈冬天的基隆山〉,向詩人致敬,讓林煥彰(後立者)驚喜萬分。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高雄市鼓岩國小學生由校長陳瓊如帶隊,朗誦林煥彰詩作〈冬天的基隆山〉,向詩人致敬。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 圖說:林煥彰應邀在「名家講堂」演講「寫詩,折磨自己」,分享創作的苦後回甘。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感謝文學救了我,人生有不一樣的結果;如果沒踏入文學領域,我的人生不知會是什麼樣。」滿頭銀髮的詩人林煥彰,走過半世紀的創作,感性道出對文學,尤其新詩的感謝,因為詩歌豐富了他的生活,也徹底翻轉他的人生。

寫詩折磨自己,詩迷飽耳福

高雄2014國際書展暨全民閱讀˙蔬食博覽會「名家講堂」系列活動,11月10日邀請集詩人、畫家、兒童文學作家於一身的林煥彰,以「寫詩,折磨自己」為題,分享創作的甘與苦。佛陀紀念館五觀堂湧進不同年齡層的書迷,親耳聆聽詩人以略帶「台灣國語」的聲腔朗誦多首詩作,尤其在朗誦寫給故鄉宜蘭的作品時,情韻更是親切動人。

講座開始前,高雄市鼓岩國小學生由校長陳瓊如帶隊,朗誦林煥彰特別為小學語文教材創作的〈冬天的基隆山〉,向詩人致敬,聲音甜美,情意洋溢,這份意外的驚喜,讓林煥彰喜出望外,整場講座侃侃而談,神采飛揚。

文學創作滋味,苦澀後回甘

「我的講題看似矛盾,卻存在著真實。」林煥彰表示,「折磨」之苦,指的是為了讓作品更臻完美,創作必經的推敲、修改、琢磨過程;然而筆耕半世紀,還不想封筆,是因為箇中充滿「苦後回甘的樂趣」。

林煥彰細數創作之樂:寫詩抒發心情,有療癒作用;文字遊戲很迷人,讓人樂此不疲;四處參加文學活動,得以完成「周遊列國」夢想。他更戲稱,作品數度獲大陸小學語文教本選用,「算一算,不出10年,就可以統一中國」,這些都是難以言喻的創作樂趣。

從工人到詩人,感恩是動力

一個只有小學學歷的宜蘭農村子弟,闖入大都市當清潔工,近30年擔任工廠基層員工,如何能變身為知名詩人,榮獲文學桂冠?林煥彰坦言,幼年體弱,沒有種田的本事,又缺乏閱讀的耐性,篇幅較短、使用白話的新詩因而特別吸引他,17歲就交出新詩處女作。

談起師承,瘂弦、鄭愁予是他的啟蒙良師。「能獲得他們指導,是我撿到便宜。」林煥彰笑著說,瘂弦後來更提拔他踏進編輯領域,是轉換職場跑道的轉捩點。而這份感念師恩之情,也轉化為不間斷創作的主要動力。

玩心激發創意,空中生妙有

「用7個字,換來2萬5千字的研究、評論,有什麼比這更快樂?」林煥彰說起最得意的一次創作經驗,他曾懷著玩心,寫出一首名為〈空〉的7字短詩「鳥,飛過/天空/ /還在。」透過巧妙的斷句、分行、標點,尤其第三行的空白,衍生無窮的想像,正符合佛家「空中生妙有」的禪意。

詩完成後,不想讓編輯為稿費傷腦筋,便投到無稿酬的詩刊。作品刊出後,意外獲得廣大迴響,海外甚至特別為這首詩舉辦研討會,刊出2萬多字研究論文,「沒賺到稿費,反而賺到更多。」林煥彰再次強調,「玩,是詩人的第二生命」。

詩要平易近人,DM中找創意

雖謙稱作品都是「胡思亂想、自以為是的想法」,林煥彰依然有深信的創作理念。他認為,詩不應該高不可攀,「寫詩,折磨自己;但要能給別人愉悅和智慧」,詩人有責任用簡單的文字傳達深邃的智慧。

林煥彰透露,平常喜歡蒐集各種商品DM,欣賞其中點子,觸發寫作創意。他強調,詩不能一成不變,創新很重要,「有什麼內容,就用什麼形式;讓每首詩都有獨一無二的形式,無可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