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壇經講話-頓漸品第八 問題講解1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04-07
  • 圖說:六祖截竹圖/南宋/梁楷/日本東京台東/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圖/《世界佛教美術圖說大辭典》提供

六祖壇經講話-頓漸品第八 問題講解1

(一)南宗的禪與北宗的禪有何不同?

禪宗自西天二十八祖達摩東渡來華,衣鉢傳法,歷經慧可、僧璨、道信、弘忍;弘忍門下又分南宗與北宗。

南宗以六祖惠能大師為中心,北宗以神秀大師做代表。南宗、北宗一向紛爭,如同兄弟鬩牆,因為彼此對於修行的方法,認知不盡相同。惠能大師認為心性本淨,本來是佛,識心見性,即可頓悟成佛;神秀則認為佛性人人本具,但為客塵所覆,故須透過時時修習,拂塵除垢,才能成佛。南宗的禪重在頓悟,北宗的禪主張漸修,所以有「南頓北漸」的說法。因此,談到南宗的禪與北宗的禪有何不同,其實就是要了解頓悟的分別究竟在哪裡?究竟有什麼不同?

實際上,「法本一宗,人有南北」,人有南方人、北方人,但是,法沒有南方的法、北方的法。因此,六祖惠能大師初見五祖的時候,五祖問他從哪裡來,惠能回答:「從嶺南來。」

「嶺南是獦獠,獦獠沒有佛性。」五祖弘忍說。

惠能大師即刻反駁說:「人有南北,佛性哪裡有南北呢?」

「法即一種,見有遲疾。」法只有一種,真理只有一個,但是,眾生在修行的次第上,有快有慢。因此,佛法本來沒有頓漸之別,只是眾生的根機有鈍有利,所以說「人有南北,法本一宗;人有利鈍,法無頓漸。」

六祖大師行於南方,駐錫在曹溪的寶林寺,神秀大師住在北地的荊南玉泉寺,當時人稱「南能北秀」。南宗、北宗本來可以各自發揚光大,我們也不必為他們分南、北二宗,但是在修行方面,惠能大師以頓悟為宗風,神秀大師以漸悟為入門,所以有「南頓北漸」之別。

有人問:「禪門的要旨,本來無是無非、無冤無親,但是,為什麼『南能北秀』有水火之嫌?為什麼南宗、北宗如同楚漢之爭?為什麼頓漸門下彼此如同冤家對頭呢?在佛法裡,大家都是修行的人,為什麼要如此的計較、分別呢?」這是因為修行的人,我執易破,法執難除,甚至「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有時候,為了真理,為了佛法上所證所悟,互不相讓。如果你要他把生命布施給你,他可能願意,但是,要他放棄自己所悟的佛法,斷然不肯,因為他把真理看得比生命還重要。

南宗的禪所以稱為頓門,當然有它特別的內容與特質。以下約略舉出幾點,說明惠能大師的禪門宗要。

●六祖惠能大師排除知解上的分別,他不喜歡從知識上入門。因此,一般認為惠能大師本身不識字,其實他是不從分別上入門,他主張「不立文字,徹究心源」,所謂「識自本心,見性成佛」。

●六祖惠能大師的南頓,其理論與實踐,都將禪宗具體的中國化;他讓中國的禪,實際上有了開花結果。南宗的禪,講究「即心即佛,即佛即心;心是佛,佛是心,心佛無二」。既然是心佛無二,我們有心,心裡有佛,當下即是,何必還要再另外去追尋呢?所以六祖大師說「平常心是道」,生活即是禪,你在生活裡,穿衣、吃飯都是禪。所以,有人問禪師:「你是怎麼樣參禪呢?」

他說:「我穿衣、吃飯。」

「哪一個不穿衣,哪一個不吃飯啊!」

禪師說:「你吃飯,挑肥揀瘦,吃得不甘味;你睡覺,思來想去,睡得不安心;你穿衣,計較美醜,穿得不歡喜。我們參禪的人,當吃飯就吃飯,當睡覺就睡覺,當穿衣就穿衣,所謂平常心是道。」

●南宗建設了棒喝的機用和接話的簡速。「棒」始於六祖打神會,「喝」始於馬祖接百丈;南宗在師資課徒方面,有時候說法讓你開悟;有時候給你一拳、一個耳光,這都是教育。甚至揚眉瞬目、嬉笑漫罵,無一不是在說教。南宗禪在接待方面,非常簡單、迅速,不拖泥帶水。

●分派立宗,宣揚宗風。南宗六祖惠能大師的門下有五家七宗:南嶽懷讓禪師門下出「溈仰宗」、「臨濟宗」;青原行思禪師門下分「曹洞宗」、「雲門宗」、「法眼宗」,是為「五家」。臨濟門下又分「黃龍派」、「楊岐派」,合稱「七宗」。於是「五家七宗」各立門戶,各有家風。

●南宗對於師家教育有特殊的方便。例如,有時候說:「你緣不在此,你到別處去參訪。」有時候,十年、八年不和你講一句話;有時候,十年、二十年,只叫你做苦工。這種種特殊手段的應用,其實是用心良苦,無非是要讓你悟道。

總之,南宗的頓有別於北宗的漸。至於南頓北漸,頓漸究竟有什麼分別?

所謂頓教,頓就是突然,這裡面沒有時間、沒有過程,是當下的,是即時的、迅速的、直接的,好像石火電光,就是那麼一刻,一下就悟了,不容許你思想,不容許你猶豫,不容許你考慮。你分別、猶豫,那就不是禪了。

所謂漸教,漸,它是有次序性的、有連續性的,如時鐘,滴滴答答,持續地向前進行。

實際上,修行本來沒有頓漸,學佛要想一下子就一步登天,那是不可能的,凡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所謂「萬丈高樓從地起」。因此,一般來說,理上有頓悟,事上要漸修。所以,過去的禪師們有很多人都是先悟後修,他先覺悟,悟了以後要修,修道以後,還要再慢慢體證。因此,頓漸應該要相互包容,不管是頓門或是漸門,應該「方便有多門,歸元無二路」。《楞嚴妙指》卷九,就把修行分為:頓悟漸修、漸修頓悟、頓修漸悟、漸修漸悟四種。

不管是頓悟漸修、漸修頓悟、頓修漸悟、漸修漸悟,大家應該互相包容,應該容許異己的存在,因為這個世界不是一個人所有的,大家應該共榮共存。因此,過去禪門的頓漸紛爭,並不是六祖惠能大師和神秀大師的紛爭,六祖大師對神秀大師十分尊敬;神秀大師也經常派遣弟子到惠能大師座下參學,甚至推崇他才是禪宗的嫡傳。可以說,祖師們並沒有紛爭,而是門徒們所謂「滿瓶不動半瓶搖」。因此,希望今後佛教的門徒們,要體諒師門的苦心,大家要相容相忍,共同為法、為教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