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壇經講話-行由品第一 問題講解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8-19
  • 圖說:阿占塔石窟著名的佛祖拈花壁畫。 圖/資料照片提供

(三)惠能大師得法後的遭遇如何?

惠能大師得法以後,可以說災難重重,正如孟子所說:「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首先,六祖大師得法後南下,經過兩個多月,到了大庾嶺。這時大法已經南下的消息早就傳了開來,所以黃梅全體大眾都不服氣,有數百位隨後追逐而來,欲奪取衣鉢。其中尤以一位四品將軍出家,俗名惠明的,趕在大眾之前追上了惠能。

惠能便將衣鉢放在路旁的石頭上,說:「衣鉢是法的表徵,豈可用暴力來爭奪?你們要衣鉢,就拿去吧!」於是就隱避到草叢裡。

果然,當惠明要來拿取衣鉢的時候,怎麼樣都拿不動,因而覺悟到衣鉢代表的是佛法,必須要有大善根、大福報、大智慧的人,才能得到。因此有所覺悟地對惠能大師說:「我為法來,非為衣鉢而來。」

惠能大師便從草叢裡走出來,趺坐在石頭上為惠明說法。惠明於言下契悟,禮拜六祖惠能為師。

第二次,當惠能大師來到廣東寶林寺(一般人稱為曹溪南華寺,當時叫寶林寺)時,卻又被惡人尋著,只得離開寶林寺,隱藏在獵人隊中,韜光養晦,以待機緣。

在獵人隊中,時光一晃,十五年就過去了,惠能大師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四十歲左右了。經過這一番磨鍊,自覺時機因緣已經成熟,便離開了獵人隊,來到廣州的法性寺。

當時印宗法師正在那裡講說《涅槃經》,寺前懸掛著的幢幡隨風不停地飄動著。有兩位出家人對著飄動的幡子,面紅耳赤的爭論不休。

甲僧說:「如果沒有風,幡子怎麼會動呢?所以說是風在動,不是幡子動。」

乙僧說:「沒有幡子動,又怎麼知道風在動呢?所以應該是幡子在動。」

原來兩人爭論的是幢幡所以會動的原因,而且各執一詞,互不相讓。

於是惠能大師走上前對他們說:「不是風動,也不是幡動,而是兩位仁者的心在動啊!」

大家一聽,「哦!這個人說話倒很有見地,一定有相當的來歷。」便將他請到寺中。經與印宗法師一番相談後,印宗法師說:「久已聽說黃梅五祖的大法南來,莫非就是仁者?」

六祖說明身分,並應印宗法師之請,出示衣鉢給大眾看,其後,更為印宗法師闡示「什麼是佛法不二之法」。印宗法師聽了之後,心生歡喜,於是為當時還是在家居士的惠能剃度,並且為他傳授戒法。從這個時候起,六祖惠能正式成為一位佛教的高僧,一位大師。印宗法師很自謙,說明願意拜在惠能大師座下,請惠能大師收他做弟子。惠能大師從此便開始了東山頓宗法門的開演與弘化。

六祖大師不僅生前魔難重重,甚至涅槃圓寂了以後,他的肉身舍利也曾多次受到傷害。他圓寂入塔後,多少弟子日夜保護,其中有一位弟子令韜更是誓守大師的肉身。至開元十年(七二二)八月三日夜半,新羅(今韓國)有一個出家人,名金大悲,以二千兩銀子買通了汝州人氏張淨滿,想要盜取六祖的首級,帶回朝鮮供養。

案子發生以後,張淨滿在石角村被逮捕,押送到韶州審問,刺史柳無忝卻不知道如何判罪,因為殺人罪是指殺死活人,何況他們盜取六祖的首級,也是出於恭敬的心,想要帶回朝鮮供養。不過雖然是出於好意,總是違法。後來,六祖大師的弟子令韜與金大悲私下和解,此事才算作罷了事。此後,又曾有四次被人偷竊,但都是不久即被尋獲。

綜觀六祖惠能大師的一生,真是受盡種種苦難,但他仍能不為八風所動,顯道救世。因此,我們學佛修行者為了真理,為了正義,應該不畏魔難,不計毀譽。因為,凡是身負大任的人,是非毀譽總是難免,縱然偉大如六祖大師者,也在所難免。

(四)衣鉢與傳法的關係如何?

傳法,是老師以一件袈裟、一個鉢傳給門人,表示把我的道、我的佛法傳給了你。正如佛陀當初在靈山會上,手上拿了一朵花,在座的弟子們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唯有大迦葉尊者站起來,微微一笑。佛陀和大迦葉就藉著一個拈花、一個微笑,心靈相通了。所以佛陀說:「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

傳法、傳衣鉢,目的是為了表徵真性開發的道是一脈相傳的,所以就以傳授衣鉢為得法的憑證。據說,當年佛陀用一件黃金滾邊的袈裟,傳給大迦葉尊者。至今雖然是離開佛世兩千五百多年了,大迦葉還手捧著這件袈裟,在雞足山等待當來下生的彌勒尊佛,要把佛陀的袈裟傳給他。

從佛陀到大迦葉、阿難尊者,直到後來的二十八祖達摩祖師到中國來,慧可、僧璨、道信、弘忍、惠能,都以衣鉢相傳。但是到了六祖以後,衣鉢不傳了。為什麼呢?因為常常為了衣鉢相傳,大家爭執不捨,就是六祖大師,為了得到這衣鉢,三次命如懸絲。因此六祖惠能大師就說:「得我法者,即得我的宗旨,不要再傳衣鉢了。」

不錯,衣為法信,法為衣宗,六祖大師所得到的衣鉢,是承襲西天二十八祖達摩所傳下來,主要就是令法不斷。從初祖大迦葉尊者到二十八祖達摩,到中國的六祖大師,這當中,時時有為這袈裟爭執而捨命的。例如中國的四祖道信和五祖弘忍的袈裟,都被人偷盜過三次;惠能大師得法的袈裟,前後被偷過六次。

大家為什麼為了一件袈裟、一個鉢,要這樣相殘呢?社會上一般人為名利爭,為權勢爭,就是為「我」爭,出家人的我執破除,法執不破,為我不爭,為法要爭。所以,六祖惠能大師後來就不傳衣鉢了,因為不傳衣鉢的關係,六祖的法反而更加開闊。依《壇經》所載,六祖大師得法的弟子,有所謂的十大弟子,他們是:法海、志誠、法達、神會、智常、智通、志徹、志道、法珍、法如。其中法海為記錄《壇經》者,神會為南宗禪奠定了歷史的地位。其他如南嶽懷讓、青原行思等弟子們共同弘揚禪宗,真是燦爛光輝。所謂一花五葉,就是指臨濟宗、曹洞宗、雲門宗、法眼宗、溈仰宗這五宗,後來再加上黃龍、楊岐兩派,所謂五家七宗,真是多采多姿。

惠能大師在法性寺得到大眾的擁護,次年再度回到寶林寺。由於跟隨他學道的有數百人,而寶林寺的空間很有限,不夠居住,惠能大師就向當時的一位大地主陳亞仙說:「我向你化緣一點地,蓋房子給跟隨我學道的人居住。我只要一塊臥具大小的地就夠了。」

地主說:「這麼一點地,那簡單,好吧!你要哪一塊?」

惠能當下把他的坐具一攤開,據〈六祖大師緣記外記〉記載,這坐具一展開,居然盡罩曹溪四境的土地。這位地主一看,惠能大師真是神通廣大,法力無邊,能夠遇到這麼一位神異的高僧,也不禁信心大增,於是自願把這許多土地供養六祖大師來建寺安僧,弘法傳道。這就是六祖建的道場─南華寺。據說,直到現在,南華寺裡六祖不壞的肉身還在,正如台灣汐止慈航菩薩的肉身不壞。

古今有德的高僧,修持到金剛不壞之身,是代表他們慈悲、道德的成就。這些有修有為的肉身菩薩,不禁使我們心生景仰,緬懷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