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香會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3-09
  • 圖說:信徒香會朝山修持。 人間社記者蘇清文攝

我記得過去棲霞山每一年都有香會,這個香會不是寺裡面辦的,而是由信徒發起回山聚會。為什麼佛光山要訂二月初一作為信徒香會的日期呢?因為佛光山僧信四眾弟子認為這一天是我的出家紀念日,頗具有意義,所以就把它作為香會的日子了。

七十八年前的這一天,我臨時起意,要剃頭出家做和尚,當時連穿的衣服都還沒準備好,好在我的「半個」師兄,臨時給了我兩套衣服,才順利出家。名為「半個」,是因為他是別人家的徒弟,只是借我師父的名義做他的徒弟。

十二歲出家後,穿師兄的衣服,因為質料不好,沒穿幾天,就這裡破、那裡破,到處縫縫補補,壞了以後又不敢告訴人,就找來字紙簍裡的紙把破洞給補起來。這樣的情況,大概也有二年的寒暑,已經記不清是怎麼過去了。

一直到我十四、五歲時,因為我的得戒老和尚過世,留下很多衣服,我的師父就揀了幾件給我。奇怪的是,得戒老和尚的衣服給我穿後,五、六年間都不會壞。我心裡還想:衣服壞了,就可以換新的,但是衣服怎麼樣就是不壞。因為他是老和尚,衣服的布料很好。

其時,我心裡想,我不只是穿他的衣服,還應該學習他的德行、修行、做人的功德。從此以後,我養成了這一生一個重要的習慣,無論什麼東西我都不據為己有,都可以給人。

二十歲那一年,我離開焦山佛學院,由師父帶著我回到出家的祖庭,也就是現在的宜興大覺寺禮祖。在即將離開時,我將幾乎近十年出家生活中的一些東西,通通都送給了同學。

回到宜興大覺寺後,有一個好機會,南京教育局長聽說我從南京來,那是國民政府所在地,又看我個子高大,大概覺得是個人才,就說:「這裡有一間小學,你來做校長吧。」

我一生沒有進過學校,也沒有看過學校,現在忽然有人要找我做小學校長,總覺得機會難得,能可以服務社會,弘揚佛法,何嘗不是一件好事?想到不妨「做中學」吧,我也就答應了。
 
時光迅速,今年我九十歲了,從二十歲做校長到現在,弘法已經有七十年,而佛光山開山也已五十週年。佛光山雖然是我創辦的,但它是有制度的,三十三年前,我就把佛光山住持一職就交給了心平和尚,相繼地,又有心定、心培、心保和尚繼任。

我記得,當我把住持一職交給心平和尚時,後來也成為信徒的中國時報記者蘇正國還抱著頭說:「我不懂,為什麼你要把辛苦擔任十八年的住持職務交給別人?」我告訴他,佛光山不是我的,是萬千信徒共同成就的。

佛光山寺是個教團,以傳教為主,它不是社會團體,不是工會、商會、紅十字會。佛光山的信徒也不光是幫忙建寺院,教育文化慈善什麼活動他都參加。甚至你喜歡參禪,有禪堂給你打坐;你喜歡念佛,有念佛堂給你念佛;你喜歡朝山,可以從山下三步一拜拜到大雄寶殿;你喜歡唱歌、活動,有佛陀紀念館大覺堂供你表演;口才好的,可以都做檀講師、檀教師。總之,你人來到佛光山,不管你是有錢或沒錢,不管你是客人或信徒,肚子餓了,都可以到齋堂吃飯。

尤其佛光山的信徒都不是大企業家、大財主,只是一般大眾,有點餘錢就拿來從事教育、文化建設,大家也從來不曾跟我要過什麼名義。但是所有信徒的善款來路不容易,我們很珍惜,為了感念他們,我們還在幾棟建築的牆壁上刻有功德主芳名。

總之,佛光山的信徒不要名,只希望從事佛教文化教育,讓佛教興隆,其品德人格可以說是比一般人高尚。(法堂書記室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