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不及掉眼淚─大馬水患賑災雜記
【人間社記者 覺誠 吉隆坡報導】 2015-01-05
2014年12月是一個令人難過的月份,當大家在忙著歡喜迎接新年的前夕,卻傳來馬來西亞吉蘭丹發生近60年最嚴重水災的噩耗。

住在瓜拉吉賴的蔡尚賢先生,把當地水災災情、照片,透過line上傳給全馬的親朋好友,讓大家知道瓜拉吉賴災情的嚴重性。

當我們看到水位上漲至屋頂、椰樹和橋樑遭水淹沒等驚心動魄的畫面,知道大事不妙。於是佛光山聯合星洲日報、馬佛青、青運、馬來西亞佛光協會、華社等組成「情義人間,溫馨送暖」賑災團隊,立即伸出援手,希望協助災民脫離困境。

在籌募賑災物資方面,星洲日報總部有善心人士源源不斷的捐獻,貨源充足;我想把工作重心放在發動雲水醫療隊及搜救隊,深入災區幫忙。

在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總會長心保和尚、署理會長慈容法師、都監院院長慧傳法師等全力協助下,賑災團隊在兩天內成軍。由覺培法師聯絡的中華搜救總隊,以及慈善院院長依來法師統籌的慈悲社會福利基金會雲水醫療團隊,共31人於12月29飛抵吉隆坡,隔日早上9時即啟程前往災區。到吉賴附近,因為有些路段遭洪水沖毀陷成大洞,車子大排長龍不能前進,結果500公里的路程花了13小時,晚上10時才到達目的地。與早兩天打先鋒進入災區勘察、發放糧食的如行法師會合後,即刻召開會議。

在這次賑災行動中,慶幸獲得當地居民蔡尚賢、賴先生幫忙,出借尚未開張的店鋪作為臨時救災中心、臨時醫療中心。當地義工唐老師、陳國雄等,也熱心加入救災工作。

在災區短短幾天,我們出動搜救隊到吉蘭丹河下游,展開救援行動和災情勘察,面對河水湍急、不時從上游沖下來漂流物等種種危險考驗,可以想像兩岸災情之嚴重。

大樹連根拔起,房子夷為平地,兩岸家園已遭洪水摧殘得面目全非。幸好平時住慣河邊的居民,懂得預先防範,見河水上漲時就往高處逃,保住了生命。

據聞在水位高漲期間,有災民在水中浸泡了幾天;當河水漸退,他們看到的家園已全毀,什麼都沒有了,那份沮喪的心情,外人難以理解。

在偏遠的重災區,甚至有斷糧危機。我在現場看到椰樹下留下很多剖開挖空的椰殼,可見災民曾用椰子充饑。居民也透露,他們在山區看到可吃的野菜就摘來煮,挨餓了好幾天,幾天後才有人把糧食送進來。

在當地,「缺水」是嚴重的問題,根本沒乾淨的水可喝,只有雨水和河水可供飲用;災民喝了不乾淨的水,接下來的日子將面對病痛、傳染病的威脅。

河兩岸都住著一些割樹膠、種油棕的農民,是非常純樸的馬來人及原住民,看見他們,我彷彿走入時光隧道,重見60年代的馬來鄉村風光。

有些災情比較嚴重的山區,災民已無棲身之地,勉強用一塊塑膠布搭就臨時的家園,一些未被沖走的房子,就充當避難所,居民的辛苦可想而知。

家園毀了,屋子沒了,幸好馬來人都有了不起的「忍耐」性格。

他們說:「我們等待有人來幫忙重建家園,我們需要水泥、磚塊……。」這些都是我們出發前沒想到的救災品。

在義診的時候,也發現許多已染病的婦女、老人卻不自知,腳腫了,也不尋求醫療,全然不知道可能引發蜂窩性組織炎的危險。

當第二波救災告一段落,從瓜拉吉賴回到吉隆坡時,我馬上升起另一個念頭:要組織在地醫療團隊,成員必須是專業的醫生與護士。於是與星洲日報許春、劉崑昇各方聯辦單位商討後,大家認同此提議,也與瓜拉吉賴醫院的醫生搭上線,確認最好的合作方式。醫生告訴我們:「你們能派醫護人員過來最好,雲水醫院最好能去偏遠的地方,為沒有辦法走出來看病的居民治療。我這裡就負責醫院的部分,缺乏的藥物,我會傳短訊告知,請你們從吉隆坡送來。」

在困難當下,人人都是一條心,希望能及時幫助這些災民度過難關。

親睹災情,心裡很難過,淚水也在眼眶打轉,但是我必須強忍,不讓淚水流下來,我知道此刻不是流眼淚的時候,此刻需要清醒的頭腦,冷靜思維如何幫助災民,希望醫療團隊組成後,為大馬同胞盡一份心力。

對於從台灣趕來的醫療團隊,在此要致上最真誠的感謝,因為有了他們的拋磚引玉,才促成本地醫療團隊的成立。

至於很多災民房子倒塌了,搜救隊呂隊長曾問我說:「覺誠法師,您看他們房子都倒了,有沒有發願要幫他們重建房子?」

當時,我忽然愣住,當初的賑災救災行動,只想到提供物資及醫療,至於重建房舍之事,我想我沒這能力。

但是呂隊長跟我說:「您只要發願,相信四面八方的因緣就會自動來成就。」

於是我將未來賑災要點列出四項:

(一)動員軍人前來災區清理垃圾,否則將引爆大規模傳染病。

(二)提供乾淨飲用水,以免導致腹瀉、生病。

(三)重建住屋,幫助無家可歸者重建家園。

(四)加強照顧婦女和小孩。

以上四項訴求,日前星洲日報已刊登,我也主動傳訊息給部長、副部長、上議員等相關單位,希望他們了解災民的實際需求。首相機要秘書王乃志律師接到我的短訊後,回電說:「住持,您把相關照片、資料寄給我,首相非常需要可以了解民間努力救災的資料。」我說:「好,謝謝!」

我也把訊息發給雪州行政議員,他看了之後就跟我說:「我也剛從瓜拉吉賴回來,我們計劃撥出1千萬幫災民重建1千間房子,現在先試建1百間。」於是我再把那些只用帆布搭成臨時棲身之地的災區照片寄給他,希望他能幫助這些村民重建家園。

苦難來了,問題來了,就要承擔,設法集合大家的力量,一起為苦難的人獻一份心力,不分你我,不分種族。

馬來西亞是我們的家鄉,我們要一起愛這個家!

最後,祈願本地醫療團隊能像藥師佛,讓大家藥到病除,願病苦眾生恢復健康,願人間極苦眾生皆得自在安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