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館駐館藝術家許文融 星雲大師書法化作立體雕塑
【人間社記者 李生鳳 高雄大樹報導】 2018-07-03
  • 圖說:草書寫在1000公尺長的紙上,以《大悲咒》、《金剛經》、《心經》的書寫為主要內容。圖為現場揮毫。 人間社記者李生鳳攝

  • 圖說:為了駐館創作與展出,許文融此次使用的毛筆許多為重新特製。 人間社記者李生鳳攝

  • 圖說:許文融。 人間社記者曾巨宏攝

  • 圖說:許文融分享筆記本上的構思與草圖。 人間社記者李生鳳攝

曾在佛陀紀念館展出以草書《心經》雕塑觀音,呈現東方雕塑新美學的藝術家許文融,近期受邀擔任佛館駐館藝術家,在雙閣樓展開創作。對於駐館創作的主題,許文融已描繪出清晰的輪廓,屆時展出時,將有巨幅的草書作品布滿整個展場,中間擺放星雲大師書法的立體不銹鋼雕塑。

「集十傑之長‧創台灣之光」第二屆十大傑出青年美術創作巡迴展2016年在佛館展出,佛館館長如常法師邀請當時擔任策展人的許文融舉辦展覽,即是隨後的「一曲高山流水─許文融創作展」,接著如常法師力邀許文融擔任駐館藝術家,於是促成此次駐館創作因緣。

許文融預計以一年的時間創作,其中星雲大師的書法雕塑命名為「行願千里」,以「星雲」為整體結構,彷彿行遍千山萬水,充滿了流動感。草書寫在1000公尺長的紙上,以《大悲咒》、《金剛經》、《心經》的書寫為主要內容。所使用的毛筆為重新特製,只要一筆畫錯誤,一切都要重新來過,相當考驗專注力。

許文融說,他很少離開自己的工作室,駐館創作也是嘗試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尋求不一樣的突破,和發現美學新的可能性。「技術可學,藝術不可學。」許文融分享他對藝術創作的看法,一般人看到的困難往往是技術層面的,但技術到達一個程度後要能超脫,「至法無法,」許文融說:「學了法還是要超脫法。」學藝術,「心」要到,如同經典要體悟才能存在,否則只是文字。

提及星雲大師的書法,許文融說:「大師寫的不是書法,是心和願力,是真心、率性,不是技術。」所以星雲大師的書法字不是中鋒,而是側鋒、破筆,「大師的字要用『心』去看,星雲大師的字是傳達他的『心』,所以人人都看得懂。」

許文融說,當初十大傑出青年美術創作巡迴展規劃高雄展場時,即以佛館為首選,雖然當初連佛館都沒見過,但相信大家到佛館都是以朝聖的心情前來,這就足以產生不同的心靈的藝術氛圍。許文融一開始也是懷著朝聖之心到佛館,最喜歡的是風雨走廊,他說行走在風雨走廊上,腦海裡就會浮現弘一大師的《送別》中「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的情景,「但不是感傷,而是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