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館系列講座 李乾朗談「中國佛教建築」
【人間社記者 邱雅芳 大樹報導】 2017-01-17
  • 圖說: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系教授李乾朗說,佛教進入中國後和儒、道都有互動,同時受到原有地域建築形式影響,使得思想與建築大異其趣。 人間社記者邱雅芳攝

  • 圖說:「遇見‧修鍊‧重現─臺灣宗教遺產保存修復特展」系列講座第三場,1月14日在佛陀紀念館本館二樓多功能教室舉行。 人間社記者邱雅芳攝

  • 圖說:由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系教授李乾朗,以「中國佛教建築」為題探討中國式古代佛教的建築,近80位民眾共襄盛舉到場聆聽。 人間社記者邱雅芳攝

  • 圖說: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系教授李乾朗,以「中國佛教建築」為題探討中國式古代佛教的建築。 人間社記者知敏攝

「遇見‧修鍊‧重現─臺灣宗教遺產保存修復特展」系列講座第三場,1月14日在佛陀紀念館本館二樓多功能教室舉行,由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系教授李乾朗,以「中國佛教建築」為題,探討中國式古代佛教的建築,近80位民眾共襄盛舉到場聆聽。

李乾朗教授表示,中國佛教是由印度傳來,印度佛寺沒有一個固定樣式,早期印度南邊有佛寺是鑿山的,石頭不枯不爛,如想見「木」和「磚」結構的建築,反而不易見著。印度佛寺多為石雕,「中國佛教建築」屬於中國式較古老的建築,與國家名稱無關,是建築形狀樣式和藝術有關係;佛教進入中國後和儒、道都有互動,同時受到原有地域建築形式影響,使得思想與建築大異其趣。

李乾朗教授談中國佛教建築,從石窟、塔、殿、藏傳佛寺、海外佛寺、台灣寺廟、經幢與戒壇幾個方向,以照片與大眾分享,並用圖說講解石窟、漢傳佛寺、佛塔形式、金剛寶座塔、禪宗佛寺等類型結構上的不同。石窟為例,建築時必須先搭木架從山上往下打鑿,慢慢往下降至地面,並利用石頭本身去做雕刻,石頭紋路必需順向紋路,不能有斜向條紋,以免表情不佳,通常打鑿的工人本身就是出家人,也藉由打鑿來修行。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局長施國隆表示,台灣歷史古蹟建築物中以宗教類為多,宗教類又以佛教建築為多,佛教建築在東方建築比例中相當高,東方建築特色,在於結構上使用很多木頭,而對建築結構最專長的人,就是李乾朗教授了。

佛館館長如常法師致詞時則表示,在台灣很少人能夠這麼周全的談佛教建築,李教授是第一人,是有形的文化資產。李乾朗教授精闢的講演,讓大眾明瞭中國佛教建築先有塔後有寺,再演變為以寺為主、塔為副的建築,聽了李教授的講座,就能了解佛教寺院的建築,有助於日後寺院參訪的思維判別。

第四場系列講座,將於2月4日,邀請一貫道天皇學院助理教授林仁政,以「廬山真面目-靜觀臺灣宗教神像之材質工藝」為題,介紹宗教神像不同其他宗教文物,在探索中必須對其產生一定的莊嚴對待,才能完整凸顯出信仰文化的尊貴。歡迎民眾上網報名http://encounter.brightidea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