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紀念館系列(五)護生圖(14)但令四海常豐稔 不嫌人間鼠雀多
【人間社記者 林少雯報導】 2011-08-06
  • 圖說:但令四海常豐稔 不嫌人間鼠雀多 豐子愷、豐一吟、佛光緣美術館提供

  曲巷高簷避網羅,
  
  朝來飽啄隴頭禾。
  
  但令四海常豐稔,
  
  不嫌人間鼠雀多。
  
  ——明方孝孺百雀詩
  
  〈但令四海長豐稔,不嫌人間雀鼠多〉是一幅滿溢著慈悲的畫作。
  
  詩裡、畫裡,都視鼠雀為一家人,既溫馨又感人,在佛法裡,這即是眾生平等的思想。宋《張載集》中云:「乾稱父,坤稱母。予茲藐焉,乃混然中處。故天地之塞吾其體,天地之帥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與也。」這幅畫充分發揮了張載「民胞物與」的兼愛思想。把百姓看作是我的同胞,把萬物看作是我的夥伴。這種愛何其廣博,擴及萬事萬物,已具有宗教家的情懷。
  
  詩中鳥雀在彎曲的巷道和高高的屋簷間逃避著羅網陷阱的捕捉,清晨飛臨田間隴頭飽餐稻禾。而畫中將隴頭改在農家院前的曬穀場。
  
  曬穀場上,有著秋收的喜悅。堆得高高的稻穗,儲備修補房舍和老牛過冬的糧草。地上曝曬的稻穀,鳥雀成群結隊地飛來且豪不客氣地啄食著。而一旁抽著長煙斗的男人,不但沒有氣急敗壞地追趕,竟然還面微笑告訴一旁的孫子,今年豐收,我們讓鳥雀也飽餐一下吧。好一個「但令四海常豐稔,不嫌人間鼠雀多。」
  
  此畫傳達人與萬物同源共體並生於宇宙,人要以孝順父母之心侍奉天地,以手足之情對待人類,以關懷的情誼疼惜萬物。
  
  簡單的一幅畫,卻有人對萬物的千萬情意。這與孟子「上下與天地同流」以及「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有異曲同工之妙矣!

資料來源: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