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紀念館系列(五)護生圖(29)囚徒之歌
【人間社記者林少雯報導】 2011-08-25
  • 圖說:佛陀紀念館系列(五)護生圖(29)囚徒之歌 豐子愷、豐一吟、佛光緣美術館提供

  在牢獄,終日愁欷,
  鳥在樊籠,終日悲啼,
  聆此哀音,淒入心脾,
  何如放舍,任彼高飛。
       ——弘一法師詩並書寫
  畫眉鳥的鳴叫聲,天剛亮時就響起,睡眼惺忪的人兒,揉揉眼睛,伸伸懶腰。主人並未察覺鳥叫聲是如此不尋常,他每日定時餵養,然後關緊大門外出工作去,回家時已是萬家燈火的夜晚。鳥籠中心愛的畫眉,是如何過這孤單寂寞的一天,他一點兒都不知道。
  作家李玉屏所著《愛牠,就給牠自由》一書序中寫道:「我深深地體會出,每種生物,都有牠們的感情與牠們特殊的生存環境。我們愛牠,就不要侵犯牠、打擾牠。」這是作家養鳥多年的肺腑之言,也是真情的流露。
  弘一法師在題詩中寫道:「人在牢獄,終日愁欷。」這是人之常情!「鳥在樊籠,終日悲啼。」人與鳥,同樣有情識也嚮往自由。「聆此哀音,淒入心脾。」鳥被困在籠中,與人被關在牢獄之中,其心情和困境是完全相等的。人被關,有各種理由,或許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而鳥兒呢?牠們犯了何罪?該當入獄!
  只因人們喜愛牠鮮豔的羽色,玲瓏的姿態,美妙的歌聲,就將牠關在籠子裡。因為愛牠,反而害牠,這是何等想法?真正愛牠就要讓牠幸福、快樂。一轉念,想通了,因此,弘一法師最後寫道:「何如放捨,任彼高飛。」
  「愛牠,就給牠自由」,這才是真愛!對動物,對人,都一樣啊!
  

資料來源: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