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誕節祝福天下的孩子同蒙庇祐
【文 / 李如定】 2011-05-17
  • 圖說:小朋友在家人的陪伴下參與浴佛。 郭金桂提供

  • 圖說:自日本遠道而來的金澤豐一家人,前往凱達格蘭大道參加浴佛。 周圍輝提供

  「媽咪,我也要浴佛!」孩子以稚嫩的聲音向母親撒嬌,年輕的媽媽抱起她、大手握著小手一起浴佛。
  
  一會兒,一位奶奶也帶著小孫子來了。「好可愛的小朋友,這些帶回去和爸爸媽媽一起吃,祝福你平安長大哦!」師姐分別奉上結緣的甘露水和壽桃給奶奶和小孫子。
  
  看著一個一個的孩子,在長輩的陪伴下陸續前來浴佛,不禁為她們感到歡喜。只是,站在路口招呼過往行人的當下,我一直企盼著、尋找著那一張有著細緻小臉的男孩。
  
  去年此時,同樣在四平商圈,同樣在路口招呼著行人,我突然望見遠處一個婦人正對著一個小孩大吼,接著,她解開腰間的皮帶,用力的向小孩揮去。我愣了一下,想著那婦人應該不致於繼續下手。但我錯了,她又吼了幾句,皮帶更加快速的落在小孩身上。我頓時甦醒過來,快步衝了過去,那約莫一、二十公尺的距離,為什麼竟如邊際般的遙遠,恨不得能與意念同時抵達現場,就算小孩能少受一鞭也好。
  
  「這位媽媽,是嗎?」年輕的媽媽暫時歇手,眼裡的怒光仍像刀般的刺向小孩。
  
  「這位媽媽,您先消消氣,有什麼事用說的就好。」我試著先讓媽媽冷靜下來。
  
  「講過多少遍了,還不跟好。」媽媽連看我一眼都不看,直盯著孩子斥責。
  
  我蹲下身,輕輕的拉了孩子,那瘦小的身子順勢癱坐在我腿上。
  
  「你看,媽媽很愛你,怕你走丟了,要不要跟媽媽說對不起。」
  
  「媽媽,對不起」細微的聲音,從孩子嘴裡說出。他仰望著她、懇求著她,這是我看過最卑微的孩子,只是淌著淚,卻不哀嚎,我差點誤以為他是啞吧。
  
  「這位媽媽,孩子知道錯了,請你把皮帶收起來吧。」
  
  她冷不防又抽了一鞭,相較於剛剛的狠勁,已是收斂不少,我立即反應,抱著小孩微微側了身,那一鞭,不偏不倚的落在我另一隻腿上。
  
  「好痛,但如果這一鞭能取代所有孩子的苦,我願意。」我內心如是祈願。
  
  不知那位媽媽是否發現打錯人了,她把皮帶繫回腰間,整理散在地上的幾袋物品。我牽著孩子的手,交到媽媽手裡,至少她的情緒已緩和下來了,拉著小孩便要離去。小孩看了我一眼,是感激、是無辜又無奈?我不得而知。
  
  那鞭痕在我腿上停留了數天,每次碰觸到,總是隱隱作痛,想必那孩子的傷更甚我數百倍。
  
  啟動浴佛慶典的前一日,我又想起了那小男孩,多麼希望能再看到她們母子和樂的出現眼前,也希望天下的父母都能有因緣帶著孩子參與盛會。
  
  一連數天,那對母子並沒有出現,但我看了比往年更多更多的孩子前來浴佛,或在襁褓中的,或坐著嬰兒推車的,或長輩攜著手,或是背著書包放學路過主動前來的。今年的浴佛節活動已結束,我的心,已不再只是歡喜,而是更多的感動,我明白,菩薩一定聽到我的祝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