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祖慈悲恆接引 浪子回頭金不換
【人間社記者 心碧 高雄報導】 2016-03-06
  • 圖說:鄭景元和父親、小兒子三代同堂合照。 人間社記者如浩攝

  • 圖說:不僅一頭長髮,更是滿臉鬍鬚的景元。 圖/鄭景元提供

  • 圖說:毅然剪去長髮、修整過鬍子,了卻心願又受了五戒,景元從此開始人生的另一個階段。 圖/鄭景元提供

  • 圖說:生平第一次和父親合照,景元內心百感交集。 人間社記者如瑩攝

高雄佛教堂104年度最後一次共修法會結束時,問到有沒有人全年共修沒缺席,全場只有鄭景元一人。不僅全勤,他還曾帶著小兒子翔恩來佛堂幫忙大掃除、煮大鍋湯, 大年初一禮千佛法會,更為300位來寺用午齋的護法信徒掌廚烹煮素菜;父子倆賣力的情景令人動容。但誰也不會想到,精進的鄭景元,當初卻是個與家人斷絕往來的兒子。

58年次的景元出生在新竹新埔鄉下,上有一位哥哥,下有兩個妹妹,4人都由祖父母帶大,鮮少和父母相處的機會。從小面對家人分散各處的情景,他認為原因是家中經濟不好。為讓家人團聚在一起,年紀輕輕的他一心一意想賺大錢、買大房子,於是放棄學業開始走入社會。可惜既無學識又無背景的他,想賺大錢似乎有點天方夜譚。就在出社會幾年後,和自己最親也是最敬重的祖母往生,頓時覺得和家的關係也斷了,從此浪跡天涯,始終沒能有個穩定的工作。成家後的負擔,讓他更陷於困境;於是在新竹、台北間闖盪多年一事無成,且留下兩段失敗的婚姻後,毅然不告而別離開家鄉、遠離親友,獨自到高雄謀生,尋求翻身的機會。

數月後某天,突然接到冬梅姑姑的電話,心裡感到震驚,照說應該沒有親人知道自己的電話啊。姑姑在電話的彼端淡淡地說有事找他,要他到她家來一趟。

景元從小受隔代教養,和父母緣份不深,對六位姑姑都極敬重,冬梅姑姑是老二。

下班後懷著狐疑的心,依約拜訪多年不見的姑姑後竟然見到姑姑手上有一張照片,是景元在網咖抽煙被取諦所拍的。原來,景元來到人生地不熟的高雄,急迫想闖一片天,也沒和任何親戚聯絡, 想找工作只有靠上網尋求人力銀行,就這樣網咖成為他常常停留的處所;煙癮重的他,隱約記得有一天晚上被衛生單位照相取諦,同樣服務於衛生單位的姑姑就是這樣才發現失散多年的姪兒,景元這才恍然大悟。
此後,姑姑常打電話問景元關於烹煮的事,也因此常見面;景元知道姑姑怕他走歧路,用不著痕跡的邀約關心姪兒,讓他更加敬重姑姑。

不久後,尊敬的冬梅姑姑竟罹癌往生,於佛光山萬壽園舉行佛事、告別式。景元想到姑姑沒有兒子,又待自己猶如親生子女,理當送姑姑最後一程。火化那天,他特地請假騎車前往佛光山。第一次到佛光山,對於佛事的地理位置不能確定,快抵達之際,他特地先停在路旁休息、想抽根煙,沒料到還沒打起火電話就響了,還顯示出冬梅姑姑的手機號碼。受到驚嚇楞了一會兒,差點不敢接電話,等到回過神,才知是表妹用姑姑電話打來,關心他是否迷路了。冥冥之中,冬梅姑姑再次讓他對抽煙有所警惕。
抵達佛光山,見到多年不見的堂弟慧讓法師,每個人所走的路各不同,他對外表奇異和失散多年的景元沒表示任何意見,只交代要到高雄佛教堂參加共修,為姑姑誦經、上香。

第一次到佛教堂共修前,景元帶著一盒伴手禮先到辦公室找當家覺流法師,當時他外形奇特,不僅一頭長髮,更是滿臉鬍鬚,當家沒有直接回應,只問他有什麼事,說明來意後,法師問:「怎麼到現在才來找我?」言下之意,或許彼此前世已約好今生互為師徒。當天參加生平第一次的共修法會時,所有人不但用異樣眼光看他,還立即閃開,簡直把他當怪物看。而他心中只想為至親姑姑誦經、上香,並不在意別人的看法。就這樣持續到七七四十九天後,他告訴當家已經圓滿四十九天了,還以為今後就不用再來共修了,當家只說姑姑的牌位要立一年,景元沒再多說,下次共修還是來了,至今沒間斷過。

從事葷食餐飲業的他,為表示對佛祖的敬意,每週四晚上共修法會一定會換好乾淨衣服才來。盡管如此,景元心中仍對自己從事葷食工作耿耿於懷,他為自己設下目標,找個店面自營素食小吃,既可推廣素食,也能安排更多時間參與佛教事業的推動。

有一天,景元帶著小兒子翔恩回山見慧讓法師,法師告訴翔恩,每晚念「南無觀世音菩薩」10遍,心願都可以實現,還問翔恩有什麼願望?不意翔恩竟說:「希望爸爸長髮能剪掉。」當下景元心裡已有數,知道自己長髮不保。當初留長髮,他原是為了想幫助癌童,又怕留長髮讓人嘲笑像娘兒們,又再留個鬍子。這幾年為了鬍子,晚上睡覺吃盡苦頭,他也沒想剪掉。巧的是,過幾天到佛教堂共修,當家師父拿了一份人間福報給他看,報導內容正是捐髮助「希望基金會」的故事。當下請當家幫忙詢問捐髮的方式,一切辦妥後,就毅然剪去長髮、修整過鬍子,了卻心願。從此又是人生另一個階段的開始。

當年不告而別,受到父親的不諒解且宣告不認這個兒子,沒見父親已多年;在佛教堂共修一段時間,從聆聽開示及和當家師多次的談話中獲得佛法的啟發,行為、思想隨之改變、提升。有一天,在父子兩人都不知情下,一心想促成父子團圓的當家師約了彼此於佛教堂相見。當父親知道兒子的轉變後,心中自是歡喜、接納,當下遞上一個大紅包給他,並說些鼓勵的話,也化解了彼此多年的隔閡與不諒解。

大年初三,景元和父親約好在佛教堂見面,並帶了小兒子陪父親回佛光山參觀春節平安燈會,也在佛教堂拍下父子今生第一張合照。一次次見面、互動,讓潛藏心中對親情的渴求、對父愛的感念不斷湧現;景元心中感恩這一路來促成自己轉變的所有因緣,更感謝佛陀的接引,讓他能浪子回頭。

景元說,自己和佛菩薩的因緣源自受過菩薩戒的祖母,祖母雖沒受過正規教育,卻懂許多佛理,也常帶兒孫到寺廟拜觀音、禮佛祖,因此對祖母特別 敬重,也才種下佛緣。但自己從小對家的意識薄弱,沒能好好照顧自己家庭,兩度以離婚收場,留下兩個兒子,所幸兒子都能接納自己。他說,大兒子、小兒子和自己都屬雞,關係特別親。為彌補對兒子疏於照顧之憾,每週末和小兒子相聚,盡盡父親的義務,和就讀大學的大兒子也常保持聯繫。

從浪子到皈依三寶、受持五戒、獲得家人的諒解與接納, 景元感恩今生雖曾迷失,卻因佛法的接引回頭是岸,他發願把愛傳下去,讓更多迷失的羔羊即時回頭,往後凡有利眾生的事、有益佛教的事,自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