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與法律
【人間社記者慧讓 報導】 2011-03-20
  佛法與法律,皆有共同規範人類生存的準則,只是其中於世間法與出世間的角度而言,有其同異之別。
  
  世上的事事物物都有其各自運作的規則,如同天有天理,地有地理,春夏秋冬四季更迭也是如此。
  
  沒有家風門規,家庭的倫理就蕩然無存;沒有校規,學校就無從培養學生自律、自重的精神;欠缺法律作為人我、單位團體運作的準繩,社會秩序恐怕大亂,由此可見法律的重要性。
  
  同樣地,佛法講的「戒律」,是人生趨向真善美完美人格的規範,是所有眾生生存的平等法則,更是佛教徒增長福德、智慧的依止。
  
  防非止惡 持戒確保自由
  
  法律是人類民族精神的產物,從古代中國流傳的「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觀念,到現代社會所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都可看出法律強調其平等性。
  
  但事實上,在法律之前真的是人人平等嗎?從報章媒體不斷報導「司法不公」的新聞來看,法律不僅有漏洞可鑽,部分居上位者,甚至遊走法律邊緣,將法律玩弄在股掌之間。因此,法律雖追求公平正義,但無法達到絕對的公平。
  
  「戒」有防非止惡、積極行善的功能,隨所受持的戒法,而獲得解脫,更能使人人得到真正的自由。星雲大師指出:「佛教的『五戒』最能表現自由的精神,因為不殺生,尊重別人生命的自由;不偷盜,是在尊重別人財產的自由;不邪淫,是在尊重別人身體的自由;不妄語,是在尊重別人名譽的自由;不喝酒,使自己神智清楚,就不會胡作非為,守此五戒,就懂得尊重別人的一切自由。」
  
  一個人若能奉持五戒,他的人格道德必定能夠健全起來。推而廣之,一家人若能奉持五戒,這一家必定父慈子孝;一個社會若能奉持五戒,這個社會必定安和樂利;一個國家若能持五戒,這個國家必定富強康樂;整個世界如果能奉持五戒,這個世界就是一片淨土。
  
  勇敢認錯 懺悔方能得救
  
  法律不外乎「情、理、法」三個字,如果能掌握人情與事理,法律就有脈絡。就台灣來說,法律是立法院朝野磋商、利益交換下的產物,能否滿足民眾的期待,本來就有待商榷。
  
  「無法」,雖容易亂了步調,但「惡法」,對社會的衝擊更甚於「無法」。法律特性重在實際犯行,若僅存「意念」而無實質犯行,是不予定罪的。世間法律的懲罰手段,有死刑、徒刑、拘役、罰金、褫奪公權、沒收等。上述手段無非是要透過公權力,來達成懲惡向善的效果。
  
  但就佛門戒律而論,除實際造作的行為外,更強調心意上的起心動念。據佛經記載,佛陀在因地修行時,曾為了拯救五百位商人,而殺了一個壞人,雖然「不殺生」是佛教徒共守的戒律,但以救人救世的心去殺生,並沒有違背戒律。
  
  而佛教對於犯戒者,首重發露懺悔、勇敢認錯的自覺精神,如《觀普賢菩薩行法經》提到:「一切業障海,皆從妄想生;若欲懺悔者,端坐念實相;眾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大乘佛教裡主張,只要肯懺悔,連一闡提(斷絕一切善根者)都能成佛,乃至犯了五無間罪的眾生,都有得救的機會。
  
  更生保護 創建和諧社會
  
  所以,法律雖具有外在的約束力,但從更生人在數字上居高不下的再犯率來看,唯有透過懺悔法門,為生活源源不盡地注入清淨的法水,才是最好的「更生保護」教育。
  
  過去輔仁大學因推崇星雲大師先後在世界各地創建近二百所道場、多所美術館、圖書館、雲水醫院、育幼院、仁愛之家、佛教學院、大學、人間福報暨人間衛視等教育文化及公益服務事業,對於和諧社會功不可沒,曾於二○○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於國父紀念館頒授星雲大師名譽法學博士學位。由此可知,佛法與世間法之間,無二無差別,人間佛教就是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業」。現任總統馬英九先生過去擔任法務部長時曾說︰「宗教是上游,司法是下游,上游的水如果清澈,下游就不用掛念。」
  
  佛法重視愛(慈悲)的攝受,法律強調力的折服,對這個社會,有時用愛、慈悲來攝受,有時也須力的折服。只有愛、慈悲,不一定能令人服從;光是用力來制裁,也不能令人心悅誠服。若能兩種兼具,將是「和諧社會」的一帖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