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真義系列 殉道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9-10
  • 圖說:未來佛光山下一個五十年,要注重「說唱弘法」,如同佛陀和諸大弟子一樣,要善用巧妙譬喻,會應用十二部經典。不管用什麼調門唱誦,南腔北調,只要有人喜歡,能聽到佛法,都可以作為弘法說唱的材料。圖為國際青年生命禪學營,法師群唱誦梵唄。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佛光山梵唄讚頌團亞、澳巡迴演出「一日梵唄‧千禧法音」。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未來佛光山下一個五十年,要注重「說唱弘法」,如同佛陀和諸大弟子一樣,要善用巧妙譬喻,會應用十二部經典。不管用什麼調門唱誦,南腔北調,只要有人喜歡,能聽到佛法,都可以作為弘法說唱的材料。 圖/佛光山叢林學院提供

法國羅蘭夫人說:「不自由,毋寧死。」又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在佛教裡,一向就很崇尚自由,甚至可以說,信仰佛教本來就是要我們從專制、權威、神意裡解脫出來,要我們有自信、自尊、自我、自主的精神。因此,我們也可以說:「為了信仰的原故,世間一切都可以放棄。」因為信仰才是我們的寶藏,信仰才是我們的希望,信仰才是我們真正要求的生活。

在世界上的各個宗教裡面,很多宗教徒對於他們的信仰,都有殉道犧牲的精神。在佛教裡,也不乏有為教犧牲的人。例如,一九六三年,越南的廣德大師,他抗議吳廷琰政府歧視佛教,不准佛教徒懸掛佛教教旗,甚至不擇手段的迫害佛教;為了拯救佛教,他毅然焚身殉道,以示抗議。最後吳廷琰政府不但倒台,連自己也賠上了性命。可見為了信仰,有殉道的精神,確實能達到目的。

另外,中國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也有許多的高僧大德為了護持道場,表現出信仰的精神。如紅衛兵要去燒毀南普陀寺院的時候,好多高僧、大德,一個一個排列在走廊上吊;當紅衛兵抵達後看到,嚇得落荒而逃,因此保全了寺院。這許多為教殉道的人士,讓我們甚為欽佩。

在歷史上,過去的太平天國破壞佛教、三武一宗破壞佛教,我想也有好多的高僧大德,在當時為了護教,即使以身殉道,也毫無遺憾!

我們就談唐朝時,唐太宗邀約佛道兩教的長老大德聚餐。皇帝賜宴,這是極為榮耀的事。但唐太宗重道輕佛,因而以僧為末座。有一位智實大師,他認為這對佛教有貶壓的意味,故而提出抗議。過去的皇權,哪裡容得了你抗爭;智實大師不顧危險,極力爭取佛教的地位。唐太宗大怒,叫人用棍棒笞打智實大師。

有一些佛教人士看到,感嘆智實大師,自討苦吃,何必呢?明知不可以達到目的,還要爭取,不過是自取其辱吧了。幾乎送命的智實大師就說:「各位大德,智實不是為了個人要去計較坐位前後,或是爭取什麼虛榮;我只是為了讓後代的佛門子弟知道,大唐還有出家僧人啊!」這一句話的意思就是說,為了佛教,什麼都可以犧牲,包括生命都可以豁出去,這就是所謂的殉道。

再有,為求法斷臂的慧可大師,請求達摩祖師為他安心;為了真理、為了安心,他寧可以斷臂殉道。又如法珍比丘尼,為了倡印佛經,讓法寶流通,揮刀斷臂,募資刻藏,感動信施發心贊助,終於完成心願,刊刻了《趙城金藏》。

還有,從過去中印的僧侶互相往來,傳道求法,光是途經天山邊境的大山、河海,犧牲多少人。如曇無竭大師一行二十五人,度雪山之艱難,必須先用一根木材打洞支撐才可爬上山,並靠著繩索穿越大川,有時候遇到風強吹落,都要舉音:汝等平安到達否?最終抵達印度時,只剩五個人,其他人都已殉道了。

又如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對於外道給予他種種的打擊、陷害,感到業力難逃,他甘願給外道用石頭砸死,做個為教殉道的示範。

為法忘軀 佛教廣布興隆

像富樓那尊者為了弘法,跟佛陀自請要到輸廬那國傳道。佛陀就問他:「富樓那啊,那邊的人民兇悍,沒有佛教信仰的情操,你去非常的危險啊。」

富樓那說:「不要緊,弟子有志願,不怕他們的強悍、陷害。」

佛陀說:「你要知道,你去了他們會罵你。」

富樓那說:「罵不要緊,不要打就好了。」

「他們真要打你?」

富樓那說:「打也不要緊,只要留我一條命即可。」

「他們要是真的殺害你?」

富樓那說:「佛陀,那正好,我能將此一命,供養給真理,供養給佛陀,這也是我的福氣啊!」

佛陀非常的高興:「富樓那,你有這一種為真理殉道的精神,我們為你歡呼送行,你可到輸廬那國去弘法。」

所以初期的佛教能傳播到緬甸、錫蘭、泰國、中國、韓國、日本、越南等諸多地區,在那個交通極端不便的情況之下,那是要有多少殉道人士,為教犧牲,佛教才得以在當地開花結果。

所謂「生命誠可貴,信仰價更高」,今日的佛教大眾,如果都能有殉道的精神,毫不吝嗇的布施生命,有那種視死如歸的勇氣,還怕佛教不能興隆嗎?

*********************

說唱弘法

佛光山開山屆五十周年之際,我在「話說五十年」的時候,曾經提倡,未來佛光山下一個五十年,要注重「說唱弘法」。佛光山的弟子大家要會說唱,就如同佛陀和諸大弟子一樣,要會善用巧妙譬喻,要會應用十二部經典。

對於唱歌弘法,不管是用什麼調門唱誦,南腔北調,只要有人喜歡,能聽到佛法,都可以作為弘法說唱的材料。甚至於不單只是說唱而已,現在的交響樂團、兒童的童音歌謠,乃至體育運動,諸如棒球、籃球、足球等各種球類運動,也等於歌曲一樣,都可以用來弘法。

像少林寺以拳術、武功,也能在江湖傳道;你說少林寺的武功,能可以了生脫死嗎?當然不能,但他能護持佛法,佛法有人護持,你們在裡面修行了生脫死,不是可以很安全嗎?因此,體育打球、音樂唱歌,雖然不能了生脫死,不過可以接引大眾讓佛教人口增加;當佛教人口增加了,將來慢慢了生脫死的人也會增加,這有什麼不好呢?

佛教不捨一法,這是佛陀給我們的指示。現在一些保守的不肖弟子,明明是國家、社會、信徒都很需要,也能接受的傳法方式,只因過去古代沒有,現在增加了,就種種的刁難,種種的阻礙,不給予當代的方便,不能隨著時代的進步,這樣就失去了當初佛陀的佛心。

再說,你聽經聞法,就能了生脫死嗎?甚至你念佛、拜佛,就能了生脫死嗎?了生脫死也需要種種的功德、種種的因緣,你何必排拒當代人需要的五育運動呢?你讀書,能了生脫死嗎?不能啊。那你能不讀書嗎?你吃飯、睡覺,能了生脫死嗎?也不能。那你能不吃飯、睡覺嗎?不要凡事都用一些不當的邪說,來阻礙佛教的發展。

當今的弘法,也應該要用適合當代社會人生的種種方法來接引眾生。你看,一場講經三、五百人聽,和一場體育活動三、五萬人看,哪一個比較能接引眾生、哪一個對增加佛教的人口比較有力量呢?這麼簡單的常識,能可以不懂嗎?因此,以後不可以常常說一些對佛教不利的話,要懂得一切光榮歸於佛陀,一切成就歸於佛教,這才是做為佛子的弘法利生之道,才是莊嚴佛教、發展佛教未來前途的正當之道。我想我這樣說法,諸佛菩薩應該會印證我的思想、我的說法。

************************

一麻一麥

我們對於一個人平時講話總是喜歡「誇大其詞」,與事實相距甚遠,就說那個人很「誇張」。

在宗教裡,有些宗教徒也很喜歡誇耀他的信仰,總是不著邊際的把他所信的,或者各種神話、各種榮耀,說得像是天上少有、地上無雙。像這樣子言過其實、沒有數據的信口誇張,其實這也是中國文化的一大特點。

比方說,我在這裡等你,你把我等死了!只不過是等的時間久了一點,哪裡就真的把人給等死了呢?或是等了五分鐘,就說:我等了你半天了,你怎麼現在才來?甚至於很多人都讀過、也唱過的〈滿江紅〉,第一句話就說「怒髮衝冠」,怒髮真的能夠衝冠嗎?乃至成語「淚如雨下」,眼淚流下來真的像下雨嗎?像這些都是過度誇張的形容詞。

佛教當初在印度弘傳,信徒也是對佛陀過分的表示虔誠,對於佛陀的事跡、佛陀的修行與生活,並不是很了解,所以只要有一點蛛絲馬跡,就說得天花亂墜。例如,佛陀在伽耶山苦行修道,每天以麻麥充飢,結果佛教徒就把他
說成只吃「一麻一麥」。試問,一粒麻、一粒麥,能維持生命嗎?他必定不是只有吃一粒麻、一粒麥,而是一些麻、一些麥,可能不是很多,但也不能形容成「一麻一麥」,那是不合情理的。

另外,又說佛陀在伽耶山打坐時「雀巢灌頂」,鳥雀在他的頭頂上都做了窩,這也是有問題!因為難道佛陀在那裡打坐的幾年期中,都不起來大小便嗎?那麼起來的時候,雀巢在他的頭上,那窩呀、蛋呀,怎麼處理呢?這個應該是說,佛陀在打坐的時候,鳥雀都不畏懼他,都可以自在的站在他的頭頂上。當然,可能只站了一會兒就飛走了,或許有這樣的事實,但也不能形容成「雀巢灌頂」。

我們對於偉大的佛陀表示崇敬,應該是要讚美他的人格,讚美他的道德,讚美他的慈悲,讚美他的智慧;但不需要用一些神話般的傳說,也不需要像形容神狐鬼怪的那種方式來形容佛陀。佛陀是不需要靠那許多神奇怪異來表現偉大的;佛陀是表現他的人格崇高,表現他的福慧圓滿,表現他的慈悲、威德。佛陀關懷社會,拯救眾生苦難,尤其他所證悟的真理,能讓人獲得解脫;佛陀是一位智者,是一位覺者,是一位超凡的、偉大的人,我們不可以太過分的把他神奇化、靈異化、迷信化,這反而減輕了偉大佛陀的聖格。我想,我們對於佛陀的其他方面,也都應該做如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