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真義系列 宗教三寶─各有各的爸爸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8-07
  • 圖說:2013神明朝山聯誼會,星雲大師向神明合掌。 人間社記者慧豪攝

  • 圖說:2015年宗教聯誼會在佛陀紀念館登場,神明回鑾盛況。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有一次,天主教的羅光主教在台北天主教公署舉辦「宗教聯誼會」,各宗教難得相聚在一起,為表示友好,就有人提出「三教一家」、「五教同源」,當場有不少人共鳴。

所謂「三教」,釋、儒、道。釋即指佛教釋迦牟尼佛的教法;儒家是指重倫理、禮治的孔、孟思想;道教則以貴生為主旨,含括以丹鼎、齋醮、符籙、積善、經戒為道法的各道派之教。而「五教同源」,則是延續「三教一家」之說,內容指「佛教的慈悲,道教的無為,儒教的忠恕,耶教的博愛,回教的清真」。

當時我就問羅光主教,「如果把釋迦牟尼佛、耶穌、孔子、穆罕默德、老子,供在一起,您願意拜嗎?」他說:「我拜不下去!」可見得宗教事實上是難以混合在一起的,但彼此間應該要和諧、尊重、包容、交流。

耶穌、穆罕默德、釋迦牟尼佛、孔子,本來就是各自獨立,也就是說,你盡可信你的教主,但我不能信,因為那是你的爸爸,不是我的爸爸。如果我把你的爸爸當成是我的爸爸,那是行不通的。

再有,教義也不能混合,好比文學就是文學、科學就是科學、醫學就是醫學,天文、地理,彼此性質不一樣,根本不必合;但是教徒可以互相來往,可以做朋友。你信天主教,他信基督教,我信佛教、道教,我們可以互相來往、做朋友。各人的爸爸,各自去禮拜,不必一定要「同」,讓它們各自存在,各具特色更好。

我主張「同中存異、異中求同」。在「同」的裡面,宗教的目標一致,都是勸人向善;但是「同」中也有「不同」,各個宗教各有教義,彼此說法也有不同。如同你要到台北,可以搭乘不同的交通工具,不論坐飛機、高鐵、火車、汽車,都能抵達,但功能性不同,宗教也是一樣。

現在的人很習慣將一切分作「二分法」;好的壞的,真的假的,善的惡的,喜歡不喜歡……,但這樣的分法,容易導致分裂,不能和諧。像過去佛教的天台宗、華嚴宗講究「判教」,但我對各種宗教的看法,覺得不應該去分誰大、誰小、誰高、誰低,彼此各有所專。就像兒童文學、青年文學、婦女文學,不必去分哪一個好、哪一個不好,各有特色。最好就是建立「能分能合」的宗教觀,才合乎中道。

*****************************

「傳承」的重要

世間上,百種行業當中,最重視的就是傳承。當初佛陀在印度的靈山會上,拈花微笑,把真理妙法傳給大迦葉,大迦葉再傳給阿難尊者;這樣一代一代的傳承,直到二十八代達摩祖師到中國來,成為東土禪宗初祖。此後五傳至弘忍,其下六祖惠能大師,大放異彩,所謂「一花五葉」,開演出五家七宗;可惜,有些人的根機、道行不夠,不認為傳承的重要,那麼傳承就變成了斷層。

其實,不管國家也好、團體也好、事業也好,到了人才斷層的時候,就是一個衰敗的現象。如中國歷代的皇帝,傳承得人,則國泰民安;不得人,則民怨沸騰,天下大亂,皇朝毀於一旦。很多的老師,千辛萬苦,就是為了找一個能託付、傳承的弟子,把他的風範、所學、德行,能夠繼續下去。

過去叢林裡面,方丈住持傳位時,一條念珠掛到你頸項上,就代表他把一切傳承給你,口中會說:「龍天常住,咐囑汝身,汝當愛護大眾,服膺眾人,要讓常住興隆。」這就是託付予你的任務,你要能擔當,這就叫作承擔,這就是傳承。

所以,過去佛教裡,有淨土的傳人、禪門的傳人,各宗各派都有傳承。傳承久遠的,能有數十代;也有的傳承不得人,只有短暫的傳了三、五代,宗派就沒有了。這是識人、不識人的問題,因此傳承要得人。

中國說:「富不過三代」,因為富貴裡面,養不出吃苦耐勞的繼承人。他會認為一切都是來得很自然,於是任意揮霍、亂用,不知來處艱難。所以要能知道傳承,須先跟隨老師學習十年、二十年。過去大多數傳承成功的範例,都是心意相投,思想一致,品德、道行、學歷都相契合的。

傳承的條件,最重要的,不可以傳給眷屬、私人,不可以傳給自己的所愛,要傳給有公平、公正、公益、有量、有道德、有智慧、有公德心之人,抱持私心就不可以了。但看歷史上,公天下和私天下的傳承,其結果就有所不同。

當然,傳承首重人的品質,等於一顆種子,你是好的種子呢?還是敗種呢?長出來的結果是不一樣的。所以過去做老師的,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人生一樂也。天下父母萬般的辛苦,就期盼著「望子成龍」;也有的老師在哪個地方一住幾十年,就為了等待一位能接受他傳承的人。如印度那爛陀寺的戒賢大師,年逾百歲,他奮力抵抗病魔,就為了等待玄奘大師的到來,把畢生所學的佛法傳授予他,這是佛教裡一則很美的傳燈故事。

在佛教史裡,凡是初學的學僧,你不能養深積厚,涵養自己的學問道德,對於能夠接受傳承的條件不具備,即使你當了傳承得法的人,對於自己將來也要弘法傳承,那就很困難了。

*******************************

佛光親屬會

記得我還是沙彌時,曾看過家師寫信給我的母親,信上就稱呼「親家」。師父把出家徒弟都當成是自己的兒女,所以與俗家父母關係就如同姻親的關係。

在佛光山跟隨我出家的弟子有千餘名,本山的「親家」也有千餘戶,我平常在世界各地雲遊弘法,無法常在徒弟身邊照顧,就委託傳燈會負起照顧徒眾的責任。打從徒弟出家入道那一刻起,他們的福利、教育、功過賞罰、委屈申訴、審核晉升,乃至色身的老、病、死,傳燈會都會代表常住負起照顧、輔導的責任。

為了讓佛門親家了解子女出家後的學習情況,傳燈會每兩年舉辦一次「佛光親屬會」,就是「親屬相會」的意思。因為父母對於出家子女難免會掛念,藉此機會,邀請他們到寺院裡來與子女相聚,了解孩子的生活狀況、未來前途發展等等,當他們看到兒女過得安心、幸福之後,大部分的父母就不再掛念了。

除此之外,藉由聯誼活動,父母也能了解道場的宗風理念、弘法利生的方向,更進一步肯定子女出家修行的殊勝希有,及全球道場的弘法事業。無形中,許多父母也都成為佛教的護法,把對子女的愛擴大為對眾生的愛。

佛教歷史上,也有一些佛門親屬的事蹟,例如:佛陀成道後,父親淨飯王往生,佛陀親自為其擔棺;至忉利天宮為生母說法;成就扶養他長大的姨母摩訶波闍波提夫人出家,法號「大愛道」。大愛道也是佛陀時代最初的比丘尼,帶領尼眾僧團,助佛宣化度眾。

印度阿育王以慈悲心治國,送兒子摩哂陀、女兒僧伽蜜多出家,今日斯里蘭卡的佛教,就是摩哂陀前去開創的。唐朝洞山良价禪師出家時,以〈辭北堂書〉表明自己求道的決心,他的母親雖萬般不捨,但為了成就愛子的道業,仍回信勉勵他修道證果。

除此之外,道明尊者、仰山禪師、惠心沙彌、送子出家的裴休宰相……,其眷屬都在佛門樹立很好的護法典範。

我十二歲就出家,一直沒有孝順父母的機會,所以也有個小小的願心:希望天下人的父母,都是我的父母。因此,凡徒眾的父母來到佛光山,我總會熱誠地招待他們。對於弟子,我固然極盡教養之責;當他們的父母壽誕,我也會敦促常住準備禮品,讓他們帶回祝賀,聊表心意。我衷心希望藉此微薄誠意,代替佛陀感謝這些佛門親家,他們送兒女來山學佛修道,弘法度眾,這份「喜捨」的可貴情懷,必然也能感得無上的功德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