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真義系列 課誦的改良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9-04
  • 圖說:所謂「修行」者,就是要修正不對的行為,更重要的是修心。心裡很多的汙穢、煩惱、貪瞋、愚痴,要經過修行,藉由佛法來洗滌,讓它慢慢減少,這才是做課誦的意義;而不是只在形相上的功課累積,卻不知佛法真義。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所謂「修行」者,就是要修正不對的行為,更重要的是修心。心裡很多的汙穢、煩惱、貪瞋、愚痴,要經過修行,藉由佛法來洗滌,讓它慢慢減少,這才是做課誦的意義;而不是只在形相上的功課累積,卻不知佛法真義。 人間社記者周雲攝

  • 圖說:所謂「修行」者,就是要修正不對的行為,更重要的是修心。心裡很多的汙穢、煩惱、貪瞋、愚痴,要經過修行,藉由佛法來洗滌,讓它慢慢減少,這才是做課誦的意義;而不是只在形相上的功課累積,卻不知佛法真義。 人間社記者歐定富攝

在佛教裡,出家人除了以弘法為家務,以利生為事業之外,每天還少不得要有自己的密行,或是與大家一起的修行功課。例如,在漢傳佛教裡,有所謂的「五堂功課」,也就是指早課、早餐過堂、午餐過堂、午殿、晚殿。只是現在的出家人,大概都不知道什麼叫「五堂功課」了。

五堂功課的第一堂課,就是早課。早晨起來,要先上早殿,與諸佛菩薩接心。修道的人,要有精進不懈的心;像公雞報曉、鳥獸覓食。勤奮的動物,也都是很早就出現;你若不勤勞,生存就會有困難。因此修道的人,對於晨起早課,都非常的珍惜。

然而過去的早課,一般都是誦念楞嚴咒、大悲十小咒;念了三、五十年,也不了解其中的意義,也不懂得佛法。假如你改念不同的經文,你對佛法就可以懂得很多。所以我過去主張,每一個禮拜可以讀一本經,到了一個禮拜的最後一天,就把這本經講說一下,然後再換另一部經。你能利用早課的時間閱讀經典,就是一種自我內心的調適、淨化,智慧和身心都會有進步,而不是只在口中誦念,卻不知其真義,這就減少了修行的力量。

早殿後用早齋,這是第二堂功課。那不只是過堂吃飯而已,那也是一門修行。「齋堂」又稱「五觀堂」,就是吃飯時要做五種觀想;或者說,吃飯前要發願:願斷一切惡,願修一切善,願度一切眾生,這也是早晨的一堂功課。

現在佛光會的會員最普遍的,不管什麼時候,都會稱念「佛光四句偈」:「慈悲喜捨遍法界」,這是內修的自我涵養;「惜福結緣利人天」,這是外弘的利生化世;「禪淨戒行平等忍」,這是治學的思想方針;「慚愧感恩大願心」,這是自他的人格圓成。這四句偈,可以說包含了內修外弘、自他圓成的義理思想;所有的佛法,其實都包含在裡面了。

第三、中午午餐。佛經裡說,早上為人天食,中午為佛子食,所以中午過堂會念供養咒、打齋結緣,一切如法,所謂施者、受者,同等功德。

第四堂功課,稱為午殿。因為午後人最容易昏沉、懈怠,不知道時間如何消磨、度過,所以有規模的叢林,在下午都會有一堂午殿。念些什麼、唱些什麼?各家不同,各有宗風。

第五、晚課。晚上施食,跟十方法界六道的眾生結緣;或者誦經,向佛菩薩懺悔發願。

修行法門 重在與佛印心

這五堂功課,在中國行持了多年。不過,時代在進步,現在的五堂功課,也需要做個檢討,這些都有如法、合理嗎?一天當中,光是到殿堂與佛接心、課誦,就要三次;三次加起來至少花費五個小時左右,時間是否要那麼長,需要再研究看看。每天花這麼多時間做五堂功課,那麼寺務誰來發心服務呢?還有誦經時,需要站立誦念嗎?甚至都要跪拜唱誦嗎?修行不是要虐待自己,修行也要講究身心輕安自在,在非常舒適的狀態之下念佛、念法、念僧,會更有感受。

因此,關於五堂功課,不管是為了度眾、接引眾生,或是對自我的修持,我覺得課誦的改良,確有必要。例如,在時間上,如何再精簡;在意義上,可以再來研究。你說唱梵唄,也可以歌誦佛歌;你說讀經文,也可以讀論典、讀現代的作品;藉由課誦的機會,也可以跟佛陀對談、講話接心,現在的祈願,就等於過去讀告白,這都是很好的修行法門。

不過,最重要的修行法門,還是自己要能跟佛陀印心,即使是三、五分鐘,也比幾個小時的唱、念、喊、叫,更有意義。

所謂「修行」者,就是要修正不對的行為,更重要的是修心。心裡很多的汙穢、煩惱、貪瞋、愚痴,要經過修行,藉由佛法來洗滌,讓它慢慢減少,這才是做課誦的意義;而不是只在形相上的功課累積,卻不知佛法真義。因此,我們應該在精神的層次上,獲得修行的體驗,這樣才有意義,才有價值。

**************************

寺院興學

民國初年,佛教曾經發生過一次重大的災難,就是有一些教育界人士及部分文人學者,如邰爽秋等人,他們倡議發起「廟產興學」運動。理由是,寺廟的產業來自於十方,而那些莊嚴堂皇的寺廟裡面,卻只住著幾個出家人,只提供給少數人在裡面養老。對此,大家自然感到不平。所幸後來有一些護持者出面維護,總算把這一場災難給平息過去了。但是,今日我們佛教的出家人,大家不能沒有憂患意識,否則這種災難還是會再次發生的。

首先,我們不要認為把寺廟的產業拿出來興辦教育,那麼佛教不就損失、不就什麼都沒有了嗎?其實,對於這個提議,佛教界也不要一味的反對。一來,我們要認清時代的潮流;再者,就是要思考我們本身這樣的行事對嗎?你對龐大的廟產,都沒有把它加以正當使用,不能讓它對國家社會有所貢獻、利益,你說那些文人學者,或是有思想的人,怎麼可能不動腦筋,怎麼不會想著要把廟產拿來興學呢?

其實,寺廟本來就是一所學校,寺廟本來就是一個教育基地,它是屬於社會教育的一部分。甚至我也曾經說過,寺廟是一所因果法庭,是善友往來的聚會處,是購買心靈法寶的百貨公司,是人生的加油站,更是一所成聖成賢的學校,它對於人心的安定及智慧的增長,都有很大的助益。

只不過佛教對社會的這許多貢獻,並不是那麼的具體可見,所以對於過去社會人士提議「廟產興學」,現在不如我們自己來發起「寺院興學」運動,我們把佛教跟學校教育結合,讓寺院除了本身已有的功能以外,也把寺院做成是一個社會教育的基地,對人民實行兒童的教育、婦女的教育、社會的教育,甚至成為正式的學校,讓佛教具備教育的功能,如此還怕沒有信徒,還怕有人要反對嗎?

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憂患意識,現在百萬的僧侶住在寺廟裡無所事事,廟產興學的災難還是有可能再一次發生。所以佛教徒本身要有警覺性,我們要讓所有的出家人都是老師,住持就是校長,佛法就是我們的教材,寺院就是我們的學校。

我們住在寺院裡面,就要實行教化,不是只招募信徒來出功德、禮拜,求佛保佑。求佛保佑的階段,這種過程應該不容存在了,現在應該要回復到,佛弟子們都不是以佛為依附,而是依法來修持、行道。因此,我們要把寺院作為弘揚佛法、作為傳道的場所,作為教化社會的一個學校,每一個出家人都要訓練自己做校長、做教師,發心弘揚佛教,如此還怕不受社會的尊重嗎?

總之,對於「寺院興學」,我們佛教徒自己應該要有這樣的覺悟,這是未來讓佛教長遠流傳,讓佛教能夠興隆發展的必要、可行之道。

***************************

出家與還俗

一個普通的社會人士,忽然捨棄世俗、親人,割愛辭親,進入佛教,發心出家修道,這是需要很大的信仰,很大的勇氣。

只不過出家修道,你不要有太高的理想,不要以為出家就能即刻成道,就能立即生天;出家修道才是苦行的開始,出家雖是真正踏進入道的要門,但接下來的考驗、障礙,也在等著你一一排除。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要有更大的信心、更大的勇氣來降伏自己的煩惱,才能在佛道上有所成長。

不過,假如你通過不了這個考驗,沒有力量更上一層樓,你覺得自己不適合出家這條路,沒有勇氣能夠突破層層的關卡,心生退縮,想要還俗,這也不是什麼壞事,也不是什麼樣的罪過。

總之,你在佛門裡不論幾年,還是有成長你的功德、善業。所以,還俗之後,和你依止的常住、同參的道友,不是對立,只是個人的思想、行為、精神、力道、武功不夠,所以想退回到世俗去,重新再到社會找一條另外的生路。這確實是比修道容易,這在佛教裡,當然也是准許的。不過,對佛法的信仰不能完全失去,不能完全沒有信心,那就背道而馳,是非常危險的。你在佛道裡面,以在家的身分,繼續向前進,應該諸佛菩薩還是會護持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