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真義系列 白衣上座是末法時代?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7-30
  • 圖說:新加坡佛光山禮請台灣佛光山叢林學院導師鄭石岩教授主講《創意的親子之愛》。 圖/新加坡佛光山提供

  • 圖說:南台別院講座邀請趙翠慧暢談「周轉愛的人」。 人間社記者薛惠方攝

  • 圖說:佛光會舉辦「預備檀講師研習會」,培訓在家信眾弘法人才,擴大人間佛教的弘揚。 圖/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提供

【編案:佛法如大海、虛空,我們在大海、虛空裡面,每個人因信仰、根性的層次不同,對佛法識見的深、淺必定有所分別。大師一生行佛,在出家近80年歲月,感悟到過去佛教界多從消極面詮釋佛學,世人遂以佛教為老人宗教;有些訛傳已久的說法,究竟能否闡明佛法真義,能不違背佛陀本義、錯位佛陀的苦心呢?

本專欄《佛法真義》,是大師最新力作,全書分3冊,大師以300篇、30餘萬字,啟發我們另類思考,引領讀者從積極樂觀中,看見佛陀「示教利喜」的本懷。所謂「尋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唯願讀者都能契合佛心,對於佛陀的真義,也能重新估定價值。】


「末法時代,白衣上座」,這一句話常用來貶損、質疑在家信眾護法的功德。其實,從佛教史上來看,白衣也發揮了很大的貢獻。

佛陀時代,維摩居士不是到處講經傳道,佛陀不也一再讚歎他能助佛宣教?甚至他還曾經藉由「示疾說法」,大大的教訓了許多的二乘羅漢。另外,勝鬘夫人雖是一名女性,但她講經傳道,度化兒童,她的《勝鬘夫人經》不是一直到現在還流傳於世嗎?甚至《妙慧童女經》裡,八歲的童女妙慧,連文殊菩薩都向她禮拜,尊她為老師。為什麼佛世的在家信眾,白衣可以上座,反而是到了當今,白衣上座就是末法時代呢?

佛教從印度傳來中國,可以說都是靠白衣居士在傳播佛教。例如梁武帝在宮中說法,例如裴休宰相設立經堂;例如彌蘭陀王和那先比丘論道,那許多佛教真理,也影響了希臘的文化思想。

四眾平等 助佛宣揚

歷代的在家居士,有的捨家宅為寺院,有的做各種善舉助佛宣揚,有的寫詩文弘揚佛法,如謝靈運、王維、李白、白居易、劉禹錫、柳宗元、李商隱、蘇軾、黃庭堅、王安石、朱熹、湯顯祖等;沒有他們,哪裡有什麼佛教文學?這都要稱作末法時代嗎?在我認為,白衣可以助佛宣揚,這也是四眾平等,是值得歌頌的事情,這才是佛法的真義。

就是到了近代,當初佛教衰微,如果沒有楊仁山居士大力出來成立祇洹精舍、金陵刻經處,何有現代的太虛大師、仁山法師等一些佛教的英才?上海的哈同夫人設立華嚴大學,她也喜歡講說佛法。沒有章太炎,梁啟超,甚至孫中山、王小徐、尢智表、陳海量等居士,又哪能有現代的人間佛教呢?

尤其,趙樸初在改革開放後,復興許多寺院;還有一些佛教的學者,如雨後春筍般在各處舉辦論壇,著書立說。如章太炎、譚嗣同、蔡元培、梁啟超、胡適、方立天、樓宇烈、賴永海、陳兵、方廣錩、程恭讓、錢文忠等。大陸上的這許多弘揚佛法的教授、學者、居士,何止千百人以上;他們能講說、能為文宣揚、能在學校授課,所以才帶來今日大陸的佛教,受到政府的特別重視。他們對於佛教的貢獻,可以說比出家的僧侶還要更多;僧侶們只是靠賣門票維生,把弘揚佛法的主導地位讓給白衣,沒有白衣,佛教能有什麼辦法存在呢?

另外,在台灣,錢穆、唐君毅、牟宗三、張澄基、周宣德、李炳南、趙夷午、李子寬、朱鏡宙、周宣德、蔡念生、詹勵吾、楊秀鶴、鄭石岩、林清玄等居士、學者,沒有他們當初播灑人間佛教的種子,台灣佛教如何能有今日的蓬勃發展呢?

尤其今日,國際佛光會很勇敢地成立在家信徒可以傳道的「檀講師、檀教師」制度,近三十年來,豈止千人以上,在全世界講經說法。舉其要者,如鄭石岩教授,豈止講過數百間學校;趙翠慧女士在五大洲講過多少個國家地區,數萬聽眾聆聽;甚至於演藝人員鄭佩佩、香港大學教授李焯芬,馬來西亞星洲日報總編輯蕭依釗女士、英國的倪世健女士等,他們也是到世界各處講說佛法。

現在不但白衣上座,還有很多基督教的牧師,天主教的神父,甚至沒有皈依的佛光之友一起助佛宣揚的,如高希均、嚴長壽、陳長文、李濤、李開復、盛治仁等,都是講佛法的人。

異教人士 弘法化世

其實白衣上座的友人,像過去天主教的主教羅光,甚至回教徒白先勇、猶太裔的耶魯大學教授外因斯坦、基督教徒的夏威夷大學教授恰波,甚至美籍諾貝爾獎審查委員桑德士博士,諾貝爾文學獎審查人瑞典籍漢學家馬悅然教授(Goran Malmqvist)等,都遠從外國到台灣公開講說佛法。

白衣上座,對佛教有什麼損傷嗎?信仰不合乎佛法,引導眾生走向邪路,那才是危險。我認為那許多有成見的人士,破壞了佛陀所說的眾生平等。當初佛陀不也說有五種人可以說經嗎?但是一些心量狹小的人,假藉佛陀之名,指稱居士不可以說法,不免讓人想到,野狐的「不落因果」,與百丈禪師的「不昧因果」,只有一字之差,卻要墮五百世的野狐身,真不知歷朝以來那許多胡說的言論,他們又是如何看待因果報應的。

今天我在這裡要高聲的呼籲,因為佛陀是倡導「佛性平等」的,豈只白衣說法,過去還有野干說法,都能讓人得度。所以,今日我們應該感念弘揚佛法、助佛宣揚的在家白衣居士,那許多正信、正派的大德、朋友們,你們沒有錯的,你們對社會的淨化,對人心的安頓,對佛法的宣揚,功德無量。當然,除了上述所舉之外,還有好多為教宣揚的大德居士,因為我一時無法記起名字,不能一一舉出,非常抱歉。

******************************

自依止,法依止


我們經常喊出一句口號「偉大的佛教」!

但佛教怎麼偉大呢?當然,佛教的歷史悠久,佛教的信徒眾多,佛教的文化豐富,佛教成為普世的信仰;佛教裡出家、在家,都各有依歸;佛教對國家不干政,對世道人心給予教化;佛教為社會增加道德,對人我秩序加以維護,所以說佛教偉大。

但真正佛教的偉大,在於它的教理、教義,最偉大的是經論言教。《阿含經》說:「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這幾句話如果只是輕描淡寫地念過,不知其義,還是不知佛教的偉大之處。

就是佛陀,他也是說佛教偉大,他不以自己偉大;他認為成佛,也要依法,有法才有佛,才有僧,才有僧團。所謂「諸供養中,法為第一」;就是佛,他也要依法才能修持。

在佛法裡,佛陀說的教法,闡揚宇宙人生真理的種類很多,如:緣起中道、真如自性、因果業報、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空有不二等等;但是在我的感覺,佛陀對宇宙的真理,或者對自我的定位,有兩句話,就是「自依止、法依止」,這兩句話在我聽來,真是石破天驚,讓人欽佩頂禮。

所謂「自依止」,佛陀並沒有叫每一個人要依照他、跟隨他、效法他,他還給我們眾生本來的、自由的真如自性。佛陀告訴我們要「自依止」,自己歸依自己,自己肯定自己,自己發展自己,要自我超越,才是佛陀心中的希望。

「自依止」之外,還要「法依止」。佛陀沒有說世間最偉大的是我(佛),他認為世間最偉大的是法,是真理,要皈依法,皈依真理;所以在佛教裡,到處都說要「依法不依人」。如果我們佛教徒懂得自依止、法依止,對自我的提升,對自我的超越,對於宇宙人生的真理,對於自己的未來究竟何去何從,必定有一個真正的體悟。

世間上的人,最可憐的,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偉大,不肯把自我提升。有的給金錢誘惑,有的給愛情支配,有的給世間上的六塵,所謂色聲香味觸法,或者五欲——財色名食睡,依止這許多世間的物質,只有束縛不能解脫;依止這世間的功名富貴,都是虛榮,如過眼雲煙,最後什麼都沒有。

不靠外力 自我解脫

甚至,也有的人依靠神權,讓神權來束縛自己,那就更不能解脫了。假如說,我們能夠依照佛陀的指示,皈依自己,自我要想解脫,你不能靠神明,也不能靠其他外力,一定要靠自己。你要慈悲,你要有般若智慧;你要悟道,你要與世間的真理相應;你要懂得「道無古今,悟在當下」,你當下承認我自己就是佛、就是法、就是僧,我自己就是真理的榜樣、真理的代表、真理的示範。你能這樣的把自我提升,不必靠神明、迷信,那是不能解脫的;甚至也不必靠佛祖,佛祖也不會賞賜你什麼利益,他給我們最大的利益,就是告訴我們的自我解脫之道。

「自依止、法依止」,我對佛法無限的真理,真是陶醉其中;尤其「自依止、法依止」,對於我們自我的精進、自我的超越,對我們未來的解脫,都有無比的重要。所以,「自依止、法依止」,在當今這個世界的人類,被戰爭、政治所壓制,被神權、迷信所迷惑,不能見到光明,沒有看到自我的未來;如果我們能把佛陀的這兩句 「自依止、法依止」的真理,了解其真義,並且如實的實踐,那麼比起佛教的這個因果業報、緣起中道、真如自性等等的真理,我覺得又有不同的意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