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談病苦與養生 無我不受病苦牽連
【人間社記者 宋滌姬 高雄報導】 2018-03-19
  • 圖說:佛光山南屏別院2018人間佛教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佛光大學助理教授林欣儀,以「佛教談病苦與養生」為題,為400多位聽眾進行專題講座。 人間社記者戴妤真攝

  • 圖說:佛光山南屏別院2018人間佛教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佛光大學助理教授林欣儀,以「佛教談病苦與養生」為題,為400多位聽眾進行專題講座。 人間社記者戴妤真攝

  • 圖說:佛光山南屏別院2018人間佛教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佛光大學助理教授林欣儀,以「佛教談病苦與養生」為題,為400多位聽眾進行專題講座。 人間社記者戴妤真攝

  • 圖說:佛光山南屏別院2018人間佛教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佛光大學助理教授林欣儀,以「佛教談病苦與養生」為題,為400多位聽眾進行專題講座。 人間社記者戴妤真攝

  • 圖說:佛光山南屏別院2018人間佛教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佛光大學助理教授林欣儀,以「佛教談病苦與養生」為題,為400多位聽眾進行專題講座。 人間社記者戴妤真攝

  • 圖說:佛光山南屏別院2018人間佛教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佛光大學助理教授林欣儀,以「佛教談病苦與養生」為題,為400多位聽眾進行專題講座。 人間社記者許雅琪攝

  • 圖說:佛光山南屏別院2018人間佛教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佛光大學助理教授林欣儀,以「佛教談病苦與養生」為題,為400多位聽眾進行專題講座。 人間社記者許雅琪攝

  • 圖說:佛光山南屏別院2018人間佛教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佛光大學助理教授林欣儀,以「佛教談病苦與養生」為題,為400多位聽眾進行專題講座。 人間社記者許雅琪攝

  • 圖說:佛光山南屏別院2018人間佛教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佛光大學助理教授林欣儀,以「佛教談病苦與養生」為題,為400多位聽眾進行專題講座。 人間社記者許雅琪攝

  • 圖說:佛光山南屏別院2018人間佛教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佛光大學助理教授林欣儀,以「佛教談病苦與養生」為題,為400多位聽眾進行專題講座。 人間社記者許雅琪攝

佛陀因為見到老、病、死而走上修行之路,佛門看待「病苦」,與世間人有什麼相同或相異之處呢?佛光山南屏別院2018人間佛教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佛光大學助理教授林欣儀,以「佛教談病苦與養生」為題,為400多位聽眾進行專題講座。

病苦是佛門重要功課。《大智度論》中探討為何問候佛陀是用「少病少惱」,而不是「無病無惱」?因為:「聖人實知『身為苦本,無不病時』。何以故?是四大合而為身,地、水、火、風,性不相宜,各各相害。譬如疽瘡,無不痛時,若以藥塗,可得少差而不可愈;人身亦如是,常病常治,治故得活,不治則死。以是故,不得問『無惱、無病』」。林欣儀引用這段經論中「身為苦本,無不病時」,說明活著本身(存在的本質)即是病。

既然病苦是必然的,如何尋醫治療呢?林欣儀引用《雜阿含經》:「有四法成就,名曰大醫王者,所應王之具、王之分。何等為四?一者善知病,二者善知病源,三者善知病對治,四者善知治病已,當來更不動發。」說明大醫王要能知道患的是何種病症、患病的原因、治療的方法以及根治病症,不再復發。

大醫王如何診斷與治療呢?必須從「四聖諦」著手:「苦諦」是病症的診斷;「集諦」是病因的追究;「滅諦」是理想的健康狀態;「道諦」是治療方法。

林欣儀又引用《佛說佛醫經》,說明生病原因為地、水、火、風四大不調而生出四百四病,而養生的方法就是配合四季變化作飲食上的調整。又引用其他學者的研究結果,表示有學者指出:「印度醫學有很大一部分是在托缽遊化的佛教僧團中發展起來的。」可見佛教教團對醫藥的重視,僧團中的「耆婆」就是位著名醫生。

佛門對病苦,除了給予適當藥物治療,也作為修行的入手處。《雜阿含經》中差摩比丘身受病苦,探病者鼓勵他從病中「觀五陰無我」,而差摩比丘也因為這番修行觀照而「不起諸漏,心得解脫,法喜利故,身病悉除。」

林欣儀分析,佛教不否認苦,有各種治病的醫藥用具,但是身病,心可以不苦,以無我的角度,觀察此身非我有,心就可以不受病苦的牽連。

林欣儀又引用大乘經典中對疾病的譬喻,如《維摩詰經・問疾品》中:「以一切眾生病,是故我病」,以及「菩薩疾者,以大悲起」又說:「當作醫王,療治眾病。」又如《法華經》中的〈藥草喻品〉、〈藥王菩薩本事品〉等,已將大悲心視為治病的藥方,而發大悲心者都是菩薩,因而彼此都是對方的藥,彼此的大醫王。

林欣儀引經據典的講說,將佛法與生活緊密結合,講座結束時,大家相互問候「少病少惱,忠義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