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與藝術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5-07-05
  • 圖說:菲律賓光明大學藝術學院全體學員舞蹈表演。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 圖說:佛光山梵唄讚頌團演出佛門的一日。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 圖說:敦煌舞蹈天女散花。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 圖說:佛誕節舉行中國書法教學,藉此中西文化交流。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 圖說:佛光山梵唄讚頌團由近百位法師、港台兩地88位佛光青年所組成。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藝術是人類文化的起源之一,當人類開始邁向文明,便有了各種藝術的活動。藝術也是人類情感與智慧的結晶,自古以來,佛教因為具有深奧的經教義理,以及悠久的歷史文化,不僅豐富了傳統藝術的內涵,甚至可以說佛教本身就是一塊光彩奪目的藝術瑰寶,例如:在文學方面,佛教三藏十二部經典,如《維摩經》、《妙法蓮華經》、《楞嚴經》等,本身就是瑰麗的文學作品,為歷代文人所喜愛。《百喻經》被譯為多種文字,流傳到世界各地,是世界公認的文學佳作;敘述佛陀本生故事的《本生經》是著名的傳記文學;《大寶積經》有如單元劇;《普曜經》是長篇故事;《須賴經》是小說體裁的作品;《思益梵天所問經》是半小說半戲劇體裁的佳作;二世紀馬鳴菩薩著作的《佛所行讚》是長篇敘事詩;以舍利弗與目犍連為主題而編成的戲曲,及以佛陀之弟難陀的故事為題材所作的美麗詩篇〈孫陀利難陀詩〉等,是印度古文學的先驅。其他諸如佛教典籍中的偈頌、贊、散文、故事、俗講、變文*1、語錄、傳記、遊記、文集等,都是優美的佛教文學。

在戲劇方面,佛教善於運用譬喻、寓言、故事等文學形式來說明教義,而戲劇從佛教中取材,因此提高了戲劇的層次,也達到戲劇教育、歌舞、唯美、象徵的特色與優點。現今流傳的著名戲劇如「三藏取經」、「目連救母」等,其戲劇結構、故事來源、思想內涵等各方面,都受到佛法的影響。

佛教不僅豐富了戲劇的題材,提昇了戲劇的境界,甚至近代新興的「第八藝術」*2——電影的聲光特技效果,也是受到佛教三千大千世界、無量諸佛國土等天文思想與宇宙觀的影響,因而開闊了思想空間,創造出許多富於想像、變化的戲劇效果。

在繪畫方面,據《律藏》記載,須達長者布施祇園精舍後,曾請教佛陀如何裝飾寺院,佛陀教以青、黃、赤及彩色繪圖,這是後世壁畫的濫觴,也是繪畫的起源。佛教東傳後,明帝命人於洛陽城西雍門外起建佛寺,於其寺壁畫千乘萬騎繞塔三匝,又於南宮清涼台及開陽城門上作佛像,這是中國最初的佛畫。南北朝以後,擅長佛教繪畫的名家輩出,如東晉的顧愷之為瓦官寺畫維摩詰像,令觀賞者絡繹不絕;唐代的吳道子畫「地獄變相」,使屠夫、漁民懺悔改業;詩人王維也因親近佛法,將其悟境融入畫作。此外,畫僧中亦不乏才華橫溢者,如臨濟宗廓庵的十牛圖、溈仰宗慧寂的圓相圖,兩者皆別樹一幟,充滿無限禪機。明末清初的四大畫僧,尤以石濤的《苦瓜和尚畫語錄》最為著稱,以畫法闡明佛理,融禪法於渲染的繪畫技巧中,有各種譯本流通,為畫家所必讀。

佛教傳入中國後,由於佛經弘布流通的需要,於是與中國傳統書寫方式的書法結合,因而書法家受到佛法的薰陶,常以佛教為題材來豐富書法的內容,使得中國的書法藝術更增意趣與內涵。歷代著名的文人士子,多以抄寫佛經提昇自我的修養,如王羲之、柳公權、顏真卿、蘇東坡、趙子昂等人,都有關於佛教的書帖作品行世。佛教的僧侶中,也不乏精通書法者。如南北朝的智永禪師,創作真草「千字文」、「永字八法」,不僅統一各家草書,也被後代書法家奉為典範。

佛教在廣大群眾中的推廣和普及,除了佛經的翻譯外,也多採用各種弘化的方法。例如:經文的朗誦,梵唄的歌唱,經文敷演成通俗的故事。在這三種弘化的方法中,前二者就是現在大眾所知道的音樂。

傳統佛教音樂稱為「梵唄」*3,佛教徒為了表達宗教情感,以之讚美、歌頌諸佛菩薩,而得無量功德,如《法華經》云:「或以歡喜心,歌唄頌佛德,乃至一小音,皆已成佛道。」

音樂的功用很大,可以陶冶性情,修養身心,尤其在宣傳佛法上佔著極重要的價值。尤其佛教音樂莊而不剛,柔而不弱,清而不燥,凝而不滯,能令聞者生起清淨之心,故以音聲作佛事,無遠弗屆,不受時空、環境及國籍的限制,更能達成弘揚佛法的任務。因此,佛教在中國的唐、宋、元各代的寺院漸漸發展並流行一種應用梵唄歌調來宣講佛法的「說唱藝術」,名為「俗講」,吸引許多民眾前往聆聽,被視為一種動人的歌唱音樂。這些歷史陳跡,後來都在石窟藝術中被發現;「敦煌變文」和「經變圖」*4就是古代僧侶將佛教經義透過圖文說唱方式展現出來的歷史記載。從經變圖中,可以看見莊嚴舞伎、管弦樂隊羅列,供養曼妙的舞姿,演奏天國的音樂。如今敦煌變文與經變圖已經成為中國文學史上珍貴偉大的寶藏,這是佛教音樂發展的莫大貢獻。

佛教在舞蹈藝術上的成就與貢獻也是有目共睹的。舞蹈本是佛教徒藉以表達供養三寶的誠心以及聞法歡喜的感受。在佛教裡,以歌舞供佛的天人稱為飛天,飛天曼妙輕盈、飄逸優雅的身形,以及佛經中諸佛菩薩柔軟多變的手印暨安詳端莊的威儀,本身就是一種最美妙的舞姿,而身上披戴的串珠瓔珞燦爛繽紛,手中所持的莊嚴法器五花八門,更是引人遐思嚮往,凡此都為後世舞者所競相摹仿,除了增加視聽上的美感之外,更拓展了舞者與觀眾心靈的交流,無形中豐富了舞蹈藝術的內涵。

繪畫*5與雕塑*6、建築*7同為「視覺藝術」的三個主要類別。在中國的傳統藝術中,不論是建築、雕刻、繪畫,凡具有高度代表性的藝術作品,無不與佛教淵源深厚,例如享譽世界的敦煌、雲崗、龍門、麥積山等石窟,稱得上是集建築、雕塑、繪畫、書法於一身的綜合美術館。石窟內部不僅保存有豐富的佛像雕刻、裝飾、壁畫等,充分顯現出佛教藝術的綜合風貌,其間並收藏各種經典、佛畫、佛具及寺院文書等,實為震撼全世界的文化寶藏,在中國學術史、文化史、佛教藝術史上,都佔有極重要的地位。

二千多年來,由於佛教與藝術的緊密結合,不僅對傳統八大藝術產生極大影響,乃至工藝*8、書法等藝術,也因佛教而更臻於真善美的境界,並且閃耀出智慧的光芒。佛教在藝術上的成就,實乃中國文化之光,也是世界人類共同的寶藏。

【注釋】

*1 佛教東傳中土,繼經典的大量傳譯之後,部份佛教徒開始致力於佛法的普及,於開講佛經時,儘量改編為通俗的故事題材,甚至配以通俗音樂吟唱,後來漸漸發展為一種應用梵唄歌調來宣講佛法的「說唱藝術」,名之為「俗講」。此俗講後來又演變為純粹以「說唱」故事為主的「講經變文」;所謂「變」,乃變更、改寫的意思,亦即取材於佛經故事,並加以舖述改寫,使其通俗生動,而適合教化民眾,稱為變文。由於變文的通行,而使佛教更深入民間,變文更是我國白話文學的先河。

*2 電影發明於一八八五年,當時法國盧米爾兄弟完成了第一架尚不能發音的活動電影機,直到一九二七年有聲電影問世,至今不過只有百年的歷史,是藝術園地中資歷最淺的。由於它是文學、音樂、繪畫、雕刻、舞蹈、建築、戲劇等七種藝術以外,新加入的藝術,因此俗稱「第八藝術」。

*3 梵唄唱誦的目的並非為了抒發人的七情六欲,而是為了收攝、專注人的心意,主要在於達到清心寡慾和明心見性的境界。所以在《華嚴經》、《法華經》都有「以音聲作佛事」、「以歡喜心歌唄佛法」的說法,可見梵唄對於佛法的教化,是有其重要的意義和需求。二世紀中葉,印度著名的佛教音樂家馬鳴菩薩,以音樂度化眾生,他曾做過一首美妙動人的歌曲「賴吒和羅」,感動許多人信仰三寶。

*4 是將經典所記述的佛法,以圖畫描繪,又稱為「佛經變相」,以唐代寺院壁畫為主,種類甚多,其中較為著名者,如:維摩變、淨土經變、金剛經變、本行經變、華嚴變、法華變、藥師變等。

*5 佛教繪畫溯源於印度,早在佛陀時代,寺院就已經有了佛教繪畫的流行,當時繪畫有四個目的:莊嚴寺院道場、宣揚佛陀教法、顯揚佛陀聖德、增益修道因緣。後來,佛教在東漢明帝時傳入中國,佛像繪畫也隨著盛行於中國,成為整個中國藝術的主流,尤其在六朝時期,凡從事繪畫的藝術家幾乎都能創作佛畫,佛畫已然是繪畫的中心。除此,中國著名的敦煌、龍門、雲崗、麥積山、炳靈寺、鞏縣、天龍山、響堂山、駝山、雲門山等石窟繪畫,都是令中國人引以為傲的曠世之作,為中國繪畫史留下光輝燦爛的一頁。根據《歷代名畫記》記載,在西安、洛陽兩地就有數百片繪有極樂世界、地獄變相圖以及佛陀、菩薩、羅漢、力士等圖像的壁畫。可惜這類作品今日在中原地區幾乎已經蕩然無存,所幸在絲路途中的敦煌石窟還保存有豐富的佛教壁畫資料。由此可見,佛教繪畫不但豐富了中國的繪畫藝術,尤其石窟壁畫更發揮了保存中國文化的功能,可謂居功厥偉。

*6 雕塑是展現藝術作品的方式之一,凡是以可雕的木、石、金屬等,或可塑的土、石膏等材料,製作各種立體形象,都稱為雕塑。

中國雕塑最重要的部份是石窟藝術,許多巧奪天工的雕塑品大多在石窟中完成。如麥積山石窟,山高一四二公尺,山頂有塔,山下有寺,峰身遍佈龕窟和摩崖石刻,保存自北魏、隋、唐、五代至宋以來一千尊以上的大佛像。甘肅的炳靈寺石窟,自五世紀起開鑿,窟內以泥塑造像為主,也有不少的摩崖石刻。甘肅涇川縣的南石窟是魏初所建,窟內均為浮雕或塑像。龍門石窟中有石刻佛像十四萬餘尊,工程艱鉅浩大,其中唐代雕刻技巧曾影響日本飛鳥時代的佛像雕刻。盧舍那大佛刻畫大佛的莊嚴溫和及睿智的性格最為特出,是龍門石窟中最大,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位於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石窟,又稱為「莫高窟」,建於魏晉南北朝,從南到北全長一千六百一十八米,至今尚有四百九十二個石窟,窟內有二千軀以上千姿百態的塑像和許多瑰麗的壁畫。根據統計,如果將這些壁畫連接起來,至少有五、六十華里長,因此被譽為「牆壁上的博物館」,甚至是全世界最宏偉、最壯觀的美術館。雲崗石窟鑿自五、六世紀,是我國佛教藝術三大寶庫之一,以曇曜五窟規模最大,氣象最雄偉,其餘各窟,雕飾富麗。餘如鞏縣石窟、河北南響堂山、河南北響堂山、四川廣元千佛崖、杭州西湖石窟、山東濟南千佛崖、青州雲門山、駝山等石窟,均頗富盛名。此外,石柱、石經、經幢等,也都是雕塑巨作。佛教的石窟藝術擴大了雕塑的領域,而雕塑也展現佛教的內涵,兩者相得益彰,為人類宗教、歷史、文化、教育等,留下燦爛的一頁。

*7 建築是一門營造的藝術,在所有藝術種類中最具實用性,它不僅具有構築之美,許多偉大的壁畫、雕刻等,都曾是偉大建築的一部份,因此建築有「藝術之母」的美稱。自古以來,佛教的寺院、佛塔、石窟等,都是集建築、雕塑、繪畫、書法於一身,具有高度的藝術價值,例如唐代五台山的佛光寺大殿,這是現今僅存的唐朝木構建築,唐朝是中國藝術的黃金時期,唐朝主要的藝術表現全集於殿內,使該寺成為中國獨特的寶藏。

*8 工藝是人類智慧巧思的體現,除了實用之外,也有審美上的價值,因此工藝也是藝術的一種。隨著佛教的興盛,民間信仰佛教的風氣相對提高,人民熱衷於佛教文物的創作。因此,在各個時代所留下來的各類工藝品,如陶瓷、刺繡、金銀器物、漆器、各種玉雕、木雕、石雕等,經常可以見到佛、菩薩、塔、羅漢、蓮花、蓮瓣紋、飛天等造型。甚至唐朝武則天因為崇信佛教,晚年特命繡工繡製淨土經變圖四百幅,元朝皇族信奉藏傳佛教,刺繡上以佛像、經卷、幢幡、傘蓋、僧帽等圖案為數最多,元初並設梵像提舉司,掌管織繡佛像的製作。

由於工藝的發展,帶動佛教興隆;相對的,佛教也豐富了工藝的精神內涵與創作技巧。因此,佛教與工藝可以說相輔相成,關係密切。(摘錄自佛光教科書第八冊 佛教與世學,第十四課─佛教與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