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東傳中國後的發展(四之三)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2-03
  • 圖說:「七寶瑞光–中國南方佛教藝術展」開箱記者會。 人間社記者莊美昭攝

  • 圖說:世界佛教美術圖說大辭典中文版編輯妙繹法師親自為眾人導覽「佛國墨影-河南鞏義石窟寺拓片首展」。 人間社記者林汝娟攝

三、人間佛教藝術的成就
說起佛教藝術,在印度,以阿姜達石窟群最為代表,成為世界的瑰寶,之後光大於中國。在中國藝術中,不論是建築、雕刻、繪畫、書法等,凡具有高度代表性的藝術作品,無不與佛教有關。例如,當今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敦煌、雲崗、龍門石窟等,稱得上是集建築、雕刻、繪畫等於一身的東方美術館。過去的寺院很少宣揚佛教藝術,但是講到生活觀、人生觀、宇宙觀時,都會不自覺地透露豐富的藝術內涵。例如:《華嚴經》談論到宇宙三千大千世界的諸佛菩薩,因而有千佛洞的壯觀佛群;《佛所行讚》以優美的詩偈寫下的佛陀行化事蹟,成為中國梵唄音樂的起源;《維摩詰經》中天女與維摩居士及舍利弗的巧妙對話,創造了「天女散花」的經典戲劇,並為舞蹈的開端。

《阿彌陀經》裡極樂世界的清淨殊勝,繪成莊嚴的經變圖;像現代自然的美景、都市的建設等,那不就是極樂世界嗎?融匯中印西域文化特色的敦煌石窟裡,創造出名揚世界的敦煌舞蹈……這些都是古代高僧大德化導世間的善巧,也是佛法人間化的重要價值。這些偉大的藝術創作,讓世界各國人士看到中華文化與佛教的關係。古德先賢用他們的一生奉獻給佛教,創造了中華文化的精華與對佛教的傳播,因此怎能不感恩及重視佛教藝術的發揚呢?一個國家的強弱,不一定看它的武力,而是看它的文化、藝術;等於人一樣,氣質與內涵最為重要。我們現在旅行在各地,到大英帝國博物館,到巴黎的羅浮宮,到美麗堅的芝加哥博物館,不但看到西方的藝術文化,更看到中國的藝術文化在那裡放光。有時候想想不免可惜,中國的寶藏怎麼會跑到外國去呢?不過,留在我國,在安全上也是堪慮,連年砲火,造成對文物的破壞,更為遺憾。有這許多國家為我們收藏,為我們展出,讓中華文化在世界上光芒四射,也是一件好事。

石刻與繪畫
先說佛教藝術在中國的發展。早期以來,佛教對藝術的貢獻甚大,影響中華文化源遠流長。我們說敦煌洞窟,其留下的佛像、繪畫,收藏的各種經典、佛書,甚至比秦始皇的兵馬俑還要驚動世界,在一些大學裡還把「敦煌學」列為顯學,做為專業研究的課程。一千多年來,歷朝的王公大臣、信徒民眾,一代一代的把敦煌建設得在世界上可以傲視全球,就連印度阿姜達石窟,在敦煌石窟的相比之下也稍顯遜色。想到先民們把佛像雕塑得那
樣栩栩如生,那許多壁畫具有超凡入聖之美,那許多刻經都被收藏保存;好在,敦煌地處偏遠的甘肅,歷代的砲火不容易波及,所以能存留至今。現在的敦煌博物院有數百人負責保護、修繕、管理,可以說,這應該不只是佛教獨有,它已經成為中華兒女、甚至是世界人士共有的文化藝術財富。

除了敦煌之外,從五世紀起,由北魏曇曜發起建設的大同雲崗石窟,其石刻之美,可以說天下無雙。我們經常在世界各處的報章雜誌上,見到那一尊「毘盧遮那佛」的莊嚴聖像,全世界的藝術家都推崇它為最高的藝術價值。走到雲崗,因為地處沙漠氣候,加上時代久遠,看到風沙侵蝕的痕跡,希望國家出面全力來把它保存下來,避免毀壞剝落。也期盼對復興中華文化有心的人士,把雲崗列為世界重點文物保護項目外,也能對它加以重視發揚。從大同雲崗石窟再到河南龍門石窟,那雕刻佛菩薩像的姿態,彷彿讓我們走回了唐朝時期。因為唐代的人士重視人體的健壯、豐美,好比唐朝第一美人楊貴妃、第一位女皇武則天等,都是姿態豐美的女士。那個時期,雕刻的藝工們把這許多佛像人間化,都表現出人間佛教的時代精神。其他如麥積山石窟的佛菩薩像,線條之秀美、姿態之優雅,也是讓人歎為觀止。四川大足石刻,那一尊三十一公尺的佛涅槃像,寧靜莊嚴;到了北山寶頂,一個個的洞窟,走進去,真是不忍離開,讓人想要投身進去,也充當他們的一員。

此外,在絲路、新疆那一帶,佛教的洞窟也是相當豐富,可以看出早期佛教在那裡發展的情況,投注多少人的心血、信心。到現在,許多佛教的山洞石刻壁畫,還在一一的被發現中。這些石刻繪畫的藝術,由於北方天氣乾燥,土石堅厚,較能完整保存。到了南方,因為江南煙雨綿綿,並不適合這種壁畫藝術的發展;雖然如此,南京棲霞山上的千佛嶺,莊嚴俊美,所謂「六朝聖地,千古名藍」,讓佛教的石窟藝術南北雙美,這是海內外中華兒女要引以為榮的藝術瑰寶。

書法與畫作
再有,佛教的內涵,對中華文化的書法影響深遠,其價值不只有王羲之的〈蘭亭集序〉,甚至懷素《金剛經》的草書,到現在都已經成為稀世之寶。歷代的高僧大德,有的不靠
田地收成或經懺為生,而是以繪畫、書法獲得世人的欣賞,作為他們既能修道,又能生存的資糧。

我在七十年前負笈焦山讀書的時候,焦山除了主殿定慧寺之外,在它的周圍有數十座中小型的寺院,每一間裡都有畫室、展覽場所。你到焦山,只要欣賞哪一幅畫作之美、書法之精,都可以便宜的購買回家,增添家裡的藝術氣氛。所以,在中國的書畫中,不只是
吳道子的觀音之作為人稱道,在佛教裡,八大山人、石濤、石谿、弘仁等那許多的書畫僧,他們的作品,都展現繪畫之清美、文字之雅典,大家在清修生活之餘,有時間以練字
習畫做為修行,可以說,讓佛教的書畫比宮庭畫師們的作品又更上一層樓。此外,我們看到的〈清明上河圖〉、〈富春山居圖〉等,裡面融入了寺廟、僧人,可見作者都與佛門有關。這許多呈現人間佛教樣貌的作品,有的雖然隨著時代慢慢消逝,也有許多精品流傳在各個博物館中被列為珍品。像近代張大千先生,他曾在敦煌臨摩有二、三年之久,甚至與傅心畬先生,他們的佛教相關作品,如今已價值連城。

佛光山曾獲張大千先生贈送一幅〈荷花〉,在為了辦大學舉辦的義賣會上,為遠東集團徐家收藏,所得就作為辦學之用了。另外張大千的一幅〈觀世音菩薩〉,有人甚至出資五千萬想要請購,我們捨不得割讓,現在還保存在佛光山可以展出的數十種文物之中,成為佛光山鎮山之寶。


梵音與說唱
佛教的藝術也不只是從硬體上表現,對於軟性的呈現也相當重視。像漁山的梵唄、唐代的說唱傳教,都是中華文化裡的一絕。漁山梵唄,相傳為三國曹子建在漁山這個地方,聽到海潮的音聲可以與天人的歌唱比美,愛好音樂的曹子建,便把這許多海潮音、天樂結合的音聲記錄下來,成為佛教現在的梵唄。梵唄有所謂四大祝延、八大香讚,六句的短唱,像〈爐香讚〉,八句的吟唱,像〈三寶讚〉等,那許多讚詠的各種腔調,讓人聽了感到盪氣迴腸,意境美不勝收。可惜,在太平天國後,又經歷中日戰爭、國共內戰、文化大革命等,讓這許多音樂,在逃難的生活中流離失所,幾乎成為絕響。幸而,幾位擅於唱誦的人士來到台灣,我把它們錄製成唱片、錄音帶,而保留下來。後來我們又把它帶回大陸;現在,這許多梵唄歌唱已經到處響徹雲霄。

不過,這許多梵唱,還是因為沒有樂譜的紀錄,而完全用口耳相傳保留下來,而且也沒有樂器,只有單音像引磬「叮」、木魚「篤」,靠著勤奮練習,記住所謂的「三彎九轉,一板三眼」。假如現在有人研究這些傳統梵唄音樂,應該會讚美它「此音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這許多音樂,在晨鐘暮鼓中悠揚迴盪,幾年前,由佛光山主辦的「中華
佛教音樂展演」,結合兩岸佛教四大教派,共同在世界上巡迴演唱,獲得聽眾一致的讚美。當然,說唱的佈教,在敦煌石窟裡,被保存在八相成道、天女散花、目連救母等經變俗講的篇章中;不過,現代的佛教隨著時代發展,逐漸用歌聲代替了說唱。像佛光山在台北國父紀念館弘法佈教,連續三十年不斷;在紅磡香港體育館,也有二十多年的弘講,都留下這許多說唱的內容。說唱的人間佛教,把佛法普及到社會各界,有著很大的效應,應該要繼續發揚。

雕刻與建築
除了上述內容,佛教建築與雕刻之美,也是藝術的典型代表。可惜,現代大陸的文物局多把佛教的古剎叢林做為觀光景區,並且以收取門票,讓佛教與商業掛勾。假如讓這許多比美宮殿之美的莊嚴寶殿、精舍、高塔、亭台樓閣等,回歸佛教寺院教化的功能,會更顯得超然淨化。尤其佛教園林藝術,增添了國家的山川秀麗,不僅為錦繡河山,寺院的層層疊疊、雕梁畫棟,更呈現群體建築之美。最近在佛光山有所謂「三寶山」,代表「佛寶」的佛陀紀念館,除了一○八米的銅鑄佛像,還有八塔相伴,以及本館裡有十幾個藝術展場。配合各種樹木花草裝點,吸引前來觀賞者一年有千萬人之多。尤其代表「僧寶」的佛光山,早期雖然建築經費困難,大雄寶殿、叢林學院、寶塔、庭園逐漸完成,也顯得美不勝收。最近代表「法寶」的藏經樓即將完成,前來觀賞的人都嘆為稀有,這也算佛光山的僧
信二眾對人間佛教的一大貢獻了。

戲劇與舞蹈
再談到中國的戲劇,其中以「昆曲」最為有名。它發源於蘇州昆山,後來發展出各地的戲劇,如:京劇、豫劇、粵劇等,而有「百戲之母」的稱號。其實,昆曲來自達清法師寫的《歸元鏡》,都與佛教有著密切的關係。
這許多戲劇,多反應現實生活與理想,發揮了教忠教孝的精神。可以說,除了正規的學校教育之外,戲劇成為民間社會教化最好的體裁。所謂人間佛教,秉持著佛陀教化的理念,藉著不同的形式,發揮淨化人心社會的功能。像一部《釋迦傳》,就以歌劇、電影、小說、廣播、舞台劇等流傳全世界;還有許多忠孝節義的典故,也隨著佛教的戲劇、舞蹈、音樂不斷傳播,啟迪人心。

在佛光山,除了歌詠隊在世界上有幾十處分別傳唱之外,最近,在維也納,我們也有「佛光青年愛樂團」的編曲、演奏和演唱;特別是菲律賓光明大學藝術學院演出的《悉達多》音樂劇,震動了新、馬;馬來西亞有八千名青年聯合演唱〈佛教靠我〉等佛教音樂,這佛教青年的歌聲,多麼動人心弦。此外,光是在台灣,就有二十六支敦煌舞蹈團經常演出,可見敦煌舞在世界上的影響。最近,大陸殘疾人藝術團的聾啞人士演出〈千手觀音〉,可以說到處轟動。不僅是他們的榮耀,甚至讓中國人以他們為榮;其優美精采的表演,整齊劃一,動作典雅,無不令觀眾讚歎不已。

武功與行道
談到武功,自然會想到少林寺,相傳少林拳術為達摩祖師所創,開啟了武術在中國的地位,並且影響中國武術的發展。它也不只是表現力道,尤其精神、姿態,和所謂「一指禪功」、「般若神掌」等那許多動作,都呈現內在的修養、道行的表達,有其讓人尊敬的地方、尊重的領域。過去,少林寺的僧人行俠仗義,主持公道,保家衛國,為世人所稱道信賴;我們希望少林寺秉持過去先賢大德的武德,再做人民的護法長城。

總上所說,人間佛教對國家社會的貢獻、人性的開展、教育的提升,乃至體態豐姿的展現,在世界上可以說無不受人尊重。現在所述人間佛教藝術的成就,掛一漏萬,只能表達點滴的意見,希望在復興中華文化的現在,要知道佛教藝術之美,是中華文化裡取之不盡的寶藏,應該要好好的發揚光大,這是我們最大的希望。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