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於鑑真圖書館接受各媒體聯合採訪
【人間社記者 江普順 揚州報導】 2010-03-21
  • 圖說: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於鑑真圖書館接受各媒體聯合採訪。 心成提供

  • 圖說: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於鑑真圖書館接受各媒體聯合採訪。 心成提供

  • 圖說: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於鑑真圖書館接受各媒體聯合採訪。 心成提供

  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3月20日於揚州講壇以「我怎樣走向世界」為題,為2000餘名信眾講演,講演結束後接受揚州電視台、揚州日報、揚州晚報等媒體聯訪,其採訪內容如下:
  
  1.我們知道2005年6月5日,「鑑真圖書館」安基動工了,大師親自來揚;2007年5月18日鑑真圖書館落成,大師來到揚州剪綵並參加了植樹活動。包括這次在揚州講壇講演,請問星雲大師您從揚州出走一共回了幾次故鄉,您雲遊五大洲,揚州對您來說,有著怎樣的一種情感?
  答:回來幾次記不得,不過心夢迴在揚州。
  
  2.今後鑑真圖書館還準備打算在揚州做哪些事情?做哪些聲名遠播活動?
  答:倒不是想到聲名要遠播,是希望在揚州在文化的層面,對大家能增加幸福、文化氣質。
  
  3《揚州講壇》名家如雲,很多主講人都說遵照您的邀請意願來作講座的。您和這些名家是怎麼結下這麼友好的緣分的?給我們講一講相識相知的故事。
  答:「緣份」是沒有辦法說得那麼清楚,那麼明白的。不過,我想廣結善緣,有緣人自然就會有緣。基本上,感謝兩岸四地,我到哪裡,大家都對我很好,感謝大家的盛情。
  
  4您是中興佛教第一人,40年前您倡導「人間佛教」,現在已經開花結果了嗎?什麼是「人間佛教」呢?
  答:說要「開花結果」,就還要再傳播,要有人家欣賞,要讓大家接受啊。人間佛教必定是每個人增加人間的歡樂、增加包容,增加美滿的。宗教給予我們的,是比金錢更重要的東西。
  
  5.揚州正在建設「幸福揚州」,只有一個個市民都幸福起來了,這座城市才是幸福的,一個人該如何尋找幸福,享受幸福?什麼才是最大的幸福?
  答:和諧社會。

  6您的《佛光菜根譚》芬芳回味無窮。您當初創作菜根譚的想法是什麼,這些富有哲理的話語,浩如煙海,您是怎麼創作出來的?
  答:這個也無從說起,那是幾十年的生活,偶而談話、講說,我也不知道別人怎麼樣把它記錄下來。到了現在就把它出版,或者說是生命心得結晶吧,好不好我也不知道。
  
  7追求成功是很多人的目標,什麼才是真正的成功?
  答:我們不講成功,我們講成佛。你看歷史,孔子就是成功,老子也是成功,給人讚美的人就是成功。
  
  8請問大師為什麼要在故鄉裡建一座鑑真圖書館呢?
  答:因為鑑真大師是我們的前輩,他對中華文化有很大的貢獻。所以我說「日本文化之父」是揚州的鑑真大師。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們後輩不但要孝敬他、發揚他的精神,建個鑑真圖書館來表揚鑑真大師的精神、貢獻,繼續發揚光大。
  
  9對於大師,外界有很多評價,如佛教作家、教育家、出版家、慈善家、傳媒事業家、書法家、佛教改革家……請問大師,您是如何看待這些評價,您又覺得自己是一個什麼「家」?
  答:我都沒有家,我是出家。我是出家人,沒有什麼「家」。
  
  10出家無家。多年來,大師為兩岸和平發展、為家鄉建設作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努力,您是怎麼理解家與國的?
  答:國家、國家,國與家是分不開的,有國才有家,家好才國好;像到我們這種程度,國與家沒有分別,為國也是為家,為家也是為國。無家,更要為國為家,因為它要更超越。

  11您是揚州人,對於家鄉有著很深的感情。請您對家鄉做一個寄語。
  答:「天下三分明月夜,無賴二分在揚州」,這是最好的了。這個是揚州最了不起的,你看,天下三分月亮,有二分在揚州,這還不足嗎?夠了,沒有再比這個超過了。
  
  我想過去好多文人的詩辭歌賦,像「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美不勝收。所以,我們照著過去人給我們的,我們就不再畫蛇添足了。他們給我們的文化遺產在揚州是很豐富的。
  
  12.據了解,大師是1989年4月第一次回到揚州,21年了,大師覺得揚州的變化是什麼?
  答:揚州的變化,第一市容變化得很乾淨、整齊、擴大、美觀。最重要的,揚州人的氣質提升了,揚州人的風儀增加了,揚州人的禮貌、揚州人的和諧都在進步。
  
  13.您經常到全國各地講演,您在家鄉講座和在別的地方講說,有什麼不同的感受?
  答:不同的是我有一位王市長在張羅,我很放心啊。揚州人有次序,沒有人走動。揚州人的水準,揚州在進步、成長,揚州不但值得表揚,更值得歌頌。
  
  慈容法師幫我辦過十萬人、八萬人、六萬人的講演,二、三萬人的講話,今年就講了四次了。
  
  不過,所謂「未道莫還鄉,還鄉道不昌;溪邊老婆娘,喚我舊時名。」過去有一位道一大師,是四川禪門的大德。他是江西的大和尚,另外有一位石頭禪師在湖南,過去叢林有所謂的「走江湖」,指得就是這二位大師。
  
  這一位道一大師,他說,未道不要回家鄉,「道不弘父母之邦」,回鄉道不長,回到家鄉,不見得就有辦法。為什麼?你看,像道一禪師,你看,我已做祖師了,在河邊洗衣服的老太婆:「小二子,你回來了。」我已經是禪門大師了,他還喊我小時候的乳名吔。
  
  基本上,我84歲回家鄉,我也不曉得我的道是長還是短,我也不管了。不過,等於幾年前建了江都聾啞學校,最早期也捐十萬美金給地方建仙女廟,現在我也不知道寺廟在那裡?不過,不要緊,總之是有希望。
  
  在揚州故鄉作一場講演真的很難講話。講偉大,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家鄉有許多父老兄弟,還是不成老大。你說太寒酸,大家也不要聽你講。承蒙你們的捧場,這麼多的人,假如是很麻煩,都是你們的過失。你們把也們引誘來了。
  
  寶貴的是秩序好,沒有人動,這是了不起的啊!有的人聽一半就走了。
  
  14.選擇在揚州開辦「揚州講壇」,當時是不是與這個城市悠久的文化有關?
  藝術和文化,它是無形的。比方王市長講的「不忘初心、不請之友、不念舊惡、不變隨緣」,能做到一點,揚州就不一樣了;「以退為進、以眾為我、以無為有、以空為樂」,你能做到一個,揚州人就不一樣;像「四和」,從家庭、人我到社會到世界,都能和。
  
  說對揚州講壇有什麼期望,就是希望揚州更好、揚州更高、揚州更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