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宏法社佛學講座
【人間社記者吳玉真 頭份報導】 2013-03-04
  • 圖說:由佛光山宏法社主辦,國際佛光會竹南分會承辦的佛學講座,3月2日晚上禮請《人間福報》副總編輯妙熙法師主講「走進阿蘭若」,講座會場氣氛熱絡,近110人聽經聞法,法師恬靜儒雅的話語加上些許幽默風趣的點撥,使聞法的信眾如沐春風,陶醉在禪的妙境裡。 吳玉真攝

由佛光山宏法社主辦、國際佛光會竹南分會承辦的佛學講座,3月2日晚上禮請《人間福報》副總編輯妙熙法師主講「走進阿蘭若」,近110人聽經聞法,講座會場氣氛熱絡,法師恬靜儒雅的話語加上些許幽默風趣的點撥,使聞法的信眾如沐春風,陶醉在禪的妙境裡。
  妙熙法師首先介紹自己岀生花蓮,3歲皈依,5歲時在一個午覺中被母親喚醒,帶到家後的寺院作晚課,從此念佛、誦經成了每日定課。18歲就讀佛光山叢林學院,1年後出家,4年畢業後繼續就讀南華大學佛研所,現服務於《人間福報》,任職副總編輯。
  《走進阿蘭若》一書,是收錄妙熙法師帶領《人間福報》的讀者赴大陸「禪宗之旅」後,所撰寫的心得感想,法師說:「這趟禪宗之旅,雖是行腳走出去,去到我從未去過的地方,卻熟悉得彷彿回到一個又一個夢中的前世,再次看見修行的初心,回到心中的寂靜處──阿蘭若。」
  妙熙法師接著說明把封面命名為「輪迴」及用落葉作封面的原因:「看到了落葉,就看到了冬天;而冬天的盡頭,又是另一個春天。看到落葉很瀟灑的落下,沒有牽掛;反觀自己,面對生死可否如此灑脫?」
  隨後,妙熙法師分享某些篇章的寫作因緣:
  「佛陀拈花,迦葉微笑」一文,點岀禪宗的源頭:「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中國南北朝時期,達摩祖師東來與著名的皇帝菩薩梁武帝相遇,卻因不對機,結束了達摩祖師在中土首次說法的短暫火花,梁武帝應該沒想到「了無功德」4個字,至今仍留給世人深刻省思。
  達摩祖師行至河南嵩山少林寺五乳峰上的石洞中閉關禪修,一坐9年,也就是禪宗之旅的首站──又稱「留影洞」的「達摩洞」,必須攀登600石階始能朝禮祖師。河南少林寺內有處立雪亭,紀念二祖慧可大師當年斷臂求法的義無反顧,慧可斷臂後,行至少林寺對面的缽盂峰上療傷,後人在此建庵,稱二祖庵。二祖慧可大師遭逢中國第二次法難,為了保留禪宗法脈,與弟子僧燦走避至今日安徽司空山上隱居,後人在此建寺即二祖寺,從下院到上院須登3600石階,比上達摩洞還要難上好幾倍。
  妙熙法師說,這段旅程中,最令人記憶深刻的是那3600石階,一路上石階、泥路交錯縱橫,90度直角鐵梯更是一絶,千辛萬苦爬了3個半小時後,猛然抬頭,一座壯闊的寺院矗立眼前,有山門、放生池、大雄寶殿,千年的二祖傳衣石及三祖修法洞也保持完整,就像阿拉神燈在山中變岀一座大寺院,讓人在荒山遍野中發出聲聲驚嘆。
  當一行人好不容易下山,紛紛坐在路邊按摩著疼痛的腿,此時發現當地民工遠遠地從同一條山路上下來,肩上還扛著一棵重達百斤的樹木,這時才恍然明白,原來他才是建寺的阿拉丁神燈。問他:「累嗎?重嗎?」民工輕鬆笑答:「不累!不累!」望著民工的身影,發覺重與輕、遠與近、累與不累都是比較而來的概念,爬這段路覺得很艱辛,對民工來說卻是家常之事。一如修道,用艱辛或平常心看待,結果肯定不同。
  三祖寺僧燦大師留下信心亭、立化塔,四祖寺道信禪師是第一位坐化往生、留下全身舍利的禪宗祖師,留有慈雲塔、傳法洞。而宋英宗親書「天下祖庭」的五祖寺以聖母殿最為特殊,供奉的是弘忍大師的生母周氏。以一首偈語「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獲五祖印可傳授衣缽的六祖慧能大師,坐化往生後,也留下全身舍利,經千年不壞。
  從六祖之後,陸續傳到南嶽懷讓、馬祖道一、百丈懷海、臨濟義玄,有「臨濟兒孫滿天下」一語,佛光山即屬臨濟宗,星雲大師是臨濟宗第48代傳人,星雲大師把禪宗的義理妙趣運用自如,推行人間佛教,使佛法登上另一個高峰。
  妙熙法師最後說,禪就像太陽的熱能一樣,只要有心,處處皆有禪機,禪是一種奉獻,禪是一種犧牲,是慈悲喜捨,是悲憫眾生,到處皆可修行,因為心時時刻刻與我們同在,「走進阿蘭若──走進你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