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系列 排隊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5-15
  • 圖說:排隊,是指一種倫理、一種次序、一種文化。 人間社記者如輝攝

  • 圖說:在現代社會,「排隊」是重要的課題。 人間社記者邱乾海攝

上一次,我寫了〈排班〉,覺得意猶未盡,其實在現代社會,「排隊」也是我們重要的課題。

中國人有所謂「溫、良、恭、儉、讓」五種美德,實在說,這對一個人的做人處事,已經指示得非常明白。可惜,這樣優秀的中華文化,現在能奉行的人,已經不多了。

例如二○一五年元旦前夕,上海灘發生踩踏事件,死亡了多少人,造成多少的傷痛,就是由於民眾們缺乏次序、禮讓所造成的傷害。世界上,也曾經看到一些運動會,都因為人多,發生了踐踏、擁擠的情況,這些也都是沒有排隊所致。可以說,目前在大陸,只要人多的地方,經常可以看到大家不排隊,顯得沒有次序,混亂也就在所難免。這都是缺乏禮讓的教育。

大抵一個文明的國家,對於排隊是非常重視的。像買火車票要排隊,等公共汽車要排隊,哪怕就是去看電影吧,你也是要排隊進場。如果有人要逾位,就好比汽車要超前,也有超前的規矩;走路要超前,也有走路超前的禮儀。如果沒有這許多禮儀,人人得而攻之。

現在,我們強調要復興中華文化,過去的人士都講究禮讓、謙恭、長幼有序、職務高低,也都有標準;但因為多年的戰亂,這許多美好的中華文化好像已經不復存在。所以現在經常看見擁擠、爭搶、逾位、喧嘩的現象。

繩子如法 不越雷池一步

記得數十年前,我曾經到夏威夷訪問,在天濛濛亮的早晨到達,當時旅館還沒有開門上班。接待我們的智定法師,就領導我們到一個廣大的公園裡去看夏威夷特有的「草裙舞」。這許多跳草裙舞的女士們,大概都有二百斤以上,因為噸位很大,她們的舞蹈也就讓人莞爾一笑。

那時候有好多萬人要進入公園,只有一個老人和一個小孩維持次序,管理這個場所。他的手一指,指揮幾個人、哪一個團體,到東方、到西方的座位。他人到了哪裡,只要一根繩子一拉,就是王子、公主都不能越雷池一步。為什麼?因為那一根繩子就是代表法令、代表道德、代表人格,如果不懂規矩、沒有法治觀念的人,豈是一根繩子,就是一面圍牆,他也會翻牆而過。所以說東西方
文化水準就是不一樣了。

排隊,也是指一種倫理、一種次序、一種文化。像大哥穿過的衣服,當然老二穿,老二穿過了老三穿,不會是老二、老三先穿,大哥在後。所以過去的朝代立儲,如果是以長子為尊,必然嫡傳給長子,如果長子不適合,一定要先把長子安排好,讓他心服口服,一切順利,然後才能立二太子,或是由下面的人替補。假如你前面沒有先安排好,後面就超前,那麼,這一個朝代,就可能會因這樣的事爭鬥而滅亡。

說到倫理次序,過去一個村,村長一言為定,一個祠堂的族長,講下來沒有人敢反對;就是做官,也有做官的前後,武將也有武將的先後倫理。人事上如果沒有倫理,沒有排隊,沒有先後次序,那麼管理上就會發生很大的問題,彼此之間的不平、爭吵、怨恨,就不一而足了。

企業傳承 交棒傳承人才

不過,談到排隊的管理,也延伸出一個問題,值得我們思考。像現在一些企業公司的總裁、總經理,他們辛苦創建公司,但如何讓企業更加久長,應該要考慮交棒、培養人才。

像現在佛教裡的長老,年紀大了,總要對年輕人交棒、傳承。可是中國社會的習慣,有許多人千難萬難對年輕人交棒,也不管任期,一直做到死為止。等到死了以後,讓後代的子孫,因為沒有明白的先例指示,而起爭執,當然事業也就隨之衰亡,寺院也會混亂。

像現在大陸政府對於人事調動非常靈活,到哪個年齡層,就要交棒給新的一批人才,也使得他們人事輪替年輕化,活躍、積極、向前,帶動了國勢,以及各項建設的蓬勃發展。

所以交棒,也是讓一個團隊有向前的動力,如果你不交棒,也會發生問題。等於一個人被判了死刑,感到沒有希望,假如你這個團隊有排隊,大家依序而來,他會說,看看有機會輪到我,他會守次序、依規矩,他也會守法。

不過,排隊也要有一點圓融、方便,像某一些機關、團體,只有一個人發言,其他的部下,通通在旁邊觀看,講到什麼問題,都不敢開口補充,不發一言,這樣子也太過僵硬了。

當然,排隊也不是這麼呆板,要讓人與人之間,都想要活躍,有默契,互相尊重包容,讓一個團體和諧安樂,才是真正得到排隊的利益。

就是叢林裡的職事四十八單,所謂堂頭、堂主、書記、悅眾、參頭、燒香、侍者等等,他在遞升的時候,必定有一個共同信賴的次序。例如:期頭到了,大悅眾調任維那,二悅眾調任糾察;假如說,要把二悅眾調到維那,把大悅眾調到糾察,事先都要與他們二人互相協調,雖然是同等的地位,他還是有先後的關係。

佛門倫理 無諍心悅誠服

所以在佛教裡面,僧侶的戒臘、年齡,出頭的先後,參加的多少,與本寺來往的關係,它都有一個綜合的平衡,都有記錄,都有等級,都有先後;因此一經人事調動,大家都心悅誠服,沒有人爭論,這就是排隊的好處。

比方,我到南傳佛教國家去訪問,他問:「你受戒幾年了?」
我說:「我受戒七十年。」
他說:「喔,我受戒七十五年了。」那你就去向他禮拜,因為他受戒在先。你聽到這個話,意思就是要對他尊重。
他問你:「受戒幾年了?」
你說:「受戒七十年。」
「哎呀,我只有六十五年,我向你頂禮。」所謂「以戒為師」,就是戒,有先後、有次第,次第、先後,在佛門裡就是平等法。

說到佛教裡的排隊,如同軍隊那樣的嚴格。所謂橫排、縱排,圓形、三角形隊伍等,大圈小圈,重重疊疊,有各種隊形的變化,那也是一種智慧,展現人的聰明、彼此的合作。

等於中國最老的武術「奇門遁甲」,你走進去都不知道怎麼出來,它就是從各種隊形變化過來;隊形雖千變萬化,但是都有原則,不是隨便亂來的,那是排隊最高的境界,可惜現在這種文化好像失傳了一樣。

說起排隊、排班,還有名次上的排班,有時間上的排班,有座位的排班,有官位的排班,有前後的排班,有倫理上的排班,所謂一切都講究先來後到,這就是因為排隊、排班才有次序,才有規矩,才是公平,才不會吵亂。

改進喧嘩 輕聲文明象徵

除了不排隊造成混亂以外,大聲喧嘩,也是我們的社會裡需要改進的地方。過去中華文化都講究溫文儒雅、輕聲慢語;但是現代習慣大聲吼叫,一群人在一起,他不會等你把話講完之後再講,你對他講,他講他的,一個十多人的場合,有三、五隊的人在對話。大家比聲音大小,誰聽誰的,誰在講、誰
在聽,都搞不清楚。

尤其,人家在講話,不等人講完,他就插班,把人家的話打斷,實在是最沒有禮貌,最沒有修養的行為。凡事都有先來後到,人家已經開始講了,你要講,要等他把話講完,這是一個做人的基本禮貌。甚至於,現在的人講話,也大多貶抑、批評、言不及義,過去我們對謙謙君子的讚美,實在說,到了現在,已經找不到這樣的群眾讓我們讚歎了。

當然,中國人也有優點,他不會做作,很直心,我要什麼、我不要什麼,都直接講清楚、說明白。可惜他不知道,「我」以外還有人。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和人的關係,要讓人家不要討厭我;我與地方的關係,要讓這個地方,因為有我,沒有感覺到失去了寧靜安詳。

近幾年來,政府一直提倡復興中華文化,我覺得中華文化裡的「溫良恭儉讓」,是最需要現代人人提倡的。可是,現今主持復興中華文化的領導們,大概只是想到把過去歷史上的文物搬出來給人欣賞、觀看,炫耀歷史,以為這就叫做復興文化。我認為,這只是一種形象上的作法,對於社會的安定、人心的淨化、道德次序的提升,發揮的功用很有限,最重要的,還是要有教育。

復興文化 先要改變觀念

但是講到教育,在現當代也流入到最困難的處境。因為,人人都覺得我可以教人,不願意給人教;無論什麼事,利益都以自己為主,甚至不守禮法,他也要爭一個他的道理,整個是非觀念都顛倒了。

所以,現在要想復興中華文化,先要改變觀念,要反過來先研究:什麼叫文化?我們要的是什麼文化?我們的文化怎樣提升?怎麼改進?

說到中華文化,我們以為古代的諸子百家就是中華文化。但是過去的諸子百家,像韓非子是法家集大成者,闡釋「法、術、勢」,現在有幾個人知道呢?墨子倡導「兼愛」,有人知道墨子嗎?孟子提倡「性善」,講說民為貴,社稷次之,政治官員都能奉行嗎?荀子主張「性惡」,有人改進嗎?有人教育嗎?甚至莊子那種幽默的智慧,有多少人崇敬莊子呢?現在,連佛陀都沒有人敢講,佛陀是集文化大成的聖者,你說,要倡導文化,能讓佛陀缺席嗎?

除了諸子百家的文化不受重視,過去有儒、釋、道的文化,但現在道家的文化是什麼?我們也看不出來。孔子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禮、義、廉、恥」好像也很少人再提到。佛教講「慈悲、因果、結緣、三好、四給」也好像並不流行。

所以基本上,套一句現在人常說的詞「軟體」,也就是包括我們人心、人性的文化,以及衣食住行、做人處事、人與人之間的文化等,但這許多我與人的關係、我與親人的關係、我與社會的關係、我與國家的關係,都慢慢的淡泊了。

我們對於這種沒有人文的社會,沒有人文思想的人民,非常擔憂,但是造成這樣的文化原因是什麼呢?

第一、我們宣揚做人的品德教育不夠。像過去兒童入學講究孝道,講究忠愛國家,講究誠信,我不知道現在各級中小學有沒有提倡這許多的教育。現在中國的經濟成長、生活改善,大家吃喝玩樂的生活都有了提升,可以說吃喝玩樂的文化,你不用給他教育,在社會倒是非常流行。

第二、沒有讓人民有自我的教育、自覺的教育。過去儒家都教人「吾日三省吾身」,佛教都教人要知道「因果報應」,甚至民間信仰,都說「舉頭三尺有神明」,讓人來時時自我警惕;其實,這些好的思想,都要重新注入人民的生活教育之中,養成大家有自覺教育的習慣。

第三、許多人不排隊,沒有次序。人民要從排隊、禮讓開始,這也是恢復中華文化優良傳統,甚至我們更要吸收新的文化,才能夠進步。不然,一個國家的國民,到處都是亂哄哄的一團,到處都是擁擠不堪,爭先恐後。這就可見這個國家國民素質、文化水準之低落了。

行衣住行 推新生活運動

像過去數十年來,我們在歐美旅行,在飛機裡、公車裡,或者馬路上,只要聽到大聲講話的人,就知道這是台灣來的、這是大陸來的、這是亞洲來的華人,可見我們的中華文化禮讓已經失落了,感覺到自己在國外旅行很沒有面子。

西方人士重視排隊,像在機場、飛機上,一片安靜,大家都看書讀報,做自己的作業,不易走動、不會大聲喧嘩,一點都不擾亂隔壁旁邊的人。在火車上,整齊的車廂,寧靜有序。如果是西方人士,你坐早班車,幾乎人手一報,或者人手一書,很少有人高談闊論,因此感覺到這樣的社會,讓人的生活很有次序,很有藝術,很有規矩,很是安詳。

曾經有過一段時期,西方的飯店不喜歡東方人進住,甚至連東方的日本飯店,也不喜歡東方、亞洲等落後國家的人進住。因為他比較有規矩,東方人不肯排隊,鬧哄哄的一團,甚至入住之後不肯關門,吵鬧不休,妨礙別的客人養息,因此,他們乾脆把房間留給西方人,東方人的許多行徑,都不合他們標準的胃口。

現在政府積極喊出「復興中華文化」,這不要只是在藝術上、文物上的維護復興,我想,在衣食住行、生活行為上的文化,都應該有一個「新生活運動」。從排隊做起,這是當務之急。(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