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0年12月04日 星期五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人間系列 我與電視弘法 下篇

大師專區

人間系列 我與電視弘法 下篇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5-01
那麼《甘露》節目在播出一季三個月後,電視台說什麼都不肯再續約,我也只好另謀出路。

從此以後,為了讓佛教在電視台能再有個節目,從華視到台視,從台視到中視,我運用了種種關係說明,與電視台之間也有諸多妥協,可是都不能成功。

也有幾次,電視台的總經理看在我們的播出費並不低於其他節目的分上,而有意願播出,但是過了一、二天,卻又回覆說不可以。就這樣子,我們爭取了將近一年之久,還是不能讓佛教再上電視台,由此也就可見蔣夫人的一句命令威力之大!

觀眾熱烈 延續電視弘法

往後,有一個機會認識了電視製作人周志敏女士,那是在一九八九年的時候,我首度從美國率團到大陸探親,我們一行人參訪了敦煌莫高窟。在山腳下,周女士一個人看著行李,我問她:「你怎麼不上去參觀呢?」她說:「因為行李很多,需要有人看顧。」

那時候,她已經在電視界有著幾十年的歷史,是個名製作人,聲望很高。尤其她製播的《為善長樂》節目,也類似於天主教的《溫暖人間》,非常叫座。

我就跟她說:「你可以製作介紹大陸奇人妙事的節目啊!像少數民族生活、各地文化民情、風景名勝等等,台灣的民眾都沒有看過。」她聽了以後,果真就製作了《大陸尋奇》節目。當年這個節目引起觀眾熱烈的回響,播了又播,也獲得好幾次「金鐘奬」。每次頒獎典禮上,周女士都會說是得自我的構想提議。其實,我只是想回報她對我們的種種協助,尤其她在《大陸尋奇》裡,也有不少幫助佛教宣揚的內容,甚至後來還成為我們佛光會的重要幹部。

話說回來,後來周女士表示願意承擔佛教相關節目的製作,就在中視推出了《信心門》。只是說,天主教講信仰,基督教也講信仰,他們製作的節目可以長年累月地播出,而佛教的《信心門》這個節目,電視公司卻只肯播出一季,一季三個月,十三集之後,就說不可以再繼續播放了。

不得辦法,後來我只有又在華視、台視及中視之間,不斷換台、換節目、換內容,躲躲閃閃,慢慢地才又讓佛教上了電視。說起來,周志敏女士與白厚元先生都為我們盡了很大的努力,這也就是我最早把佛教帶上電視台的一個簡單過程。

據說《信心門》播出以後,每集都有將近兩百萬人收看。或許也是因為觀眾的反應相當熱烈,加上蔣中正先生逝世後,蔣宋美齡女士移居海外,也不大管事了。慢慢地,三台對佛教的接受度就漸漸開放了一些,電視節目的製作也開放了,大家都向電視台買時段來做節目,如光德寺的《光明世界》,同樣是白厚元先生擔任製作人,也播出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於是,佛教電視弘法的生命方才延續了下來。

星雲禪話 三台邀約製作

幾年後,台視同意播出由我主講的《星雲禪話》,雖然每天五分鐘的節目,一集播出費就要兩萬元,實在心有不甘。但是回頭又想,能在電視台播出佛教節目,即使只有五分鐘也很好,就不想那麼多了。

沒想到,這五分鐘的節目一播出,收視率頗高,社會普遍叫好,接著,第二個電視台、第三個電視台都相繼來邀約製作節目。也正好,我在這個電視台做過節目以後,就可以到那個電視台繼續做;那個電視台做過了,又再到另外一個電視台。《每日一偈》(台視)、《星雲法語》(華視)、《星雲說》(中視)、《星雲說喻》(台視)等等,就是當時在各家電視台製播的節目。

所以,過去我有所謂「遊走三台」的紀錄,這在台灣電視史上也是創歷史的。因為在那個時代,所有演藝人員都是簽約的,你在某一家電視台上過節目以後,別家電視台就不會再邀你去了。唯有我,即使已經在這個電視台講過五分鐘的節目,到了那個電視台,還是可以再製作五分鐘的節目;在那個電視台播過了後,又可以再到別台製作同樣類型的節目。

就這樣,我這些一集五分鐘的節目,不僅在台視播出多年,在中視、華視也都播過,據說總計不下五千多集,甚至連海外的電視台都播出了。

因為那時候,台視無視於版權的問題,將節目就賣給了海外的電視台,直到佛光山台北道場建立好幾年後,他才正式地和我商量,要我重講,再繼續製作五分鐘的節目,並且每集要給我新台幣六百元的講說費。

其實,我倒不是貪圖這六百元,但是所謂「三十年風水輪流轉」,想到當初製播節目是那麼樣的困難,到了現在,電視台終於來邀請我講說佛法,讓佛教節目也能在電視裡播放,而且還要付給我六百元,這個歷史性的轉折,我實在不能不把它做一個紀錄。

不曾放棄 佛光衛視開台

此外,不曉得多少年後,台視還把我在節目上的講話印刷成書出售。只是說,我連跟他們要個幾本送人,他們都不肯。為什麼?理由是,既然是在電視台播出的內容,版權就應歸屬電視台。

奇怪?這是我的著作,怎麼我沒有著作權呢?我雖然讓你播出這個節目,可是並沒有說要把著作權賣給你啊!何況播出費我也按照規定繳納了。所以,有人形容說「電視吃人」,果真所有電視台幾乎都一樣。

不過,話再說回來,我心裡還是感到很欣慰,回想當初,我為了讓佛教上電視,要付給電視台多少費用,如今我上電視講話,竟是電視台要付給我錢。感謝周志敏女士的協助,為了讓我這許多節目能夠順利播出,無論是連續劇,或是五分鐘的講說,她在與電視台溝通的過程中,都忍受了不少的委屈。

雖然歷經這許多困難,但是一直以來「我要為佛教創辦電視台」的想法都沒有放棄過,終於,一九九七年歲末,「佛光衛星電視台」開台了。但是,由於我們是屬於有線電視,光是把節目傳輸上衛星,每天大概就要花費一百萬元。

不僅如此,按照講,觀眾要收看系統業者下鏈的電視台,每個月都要給系統業者五百元的收視費;那麼假如社會上有一百家電視台,一個系統業者能擁有個數十萬、數百萬位觀眾,一天下來,收取的費用也就很龐大了。照理說,系統業者收了觀眾的這五百塊錢以後,是要從中撥出一、二塊錢補貼衛星電視台的,這樣我們一天也可以收到好幾萬元,有了這筆補助經費,就可以製作更多精采的節目。

但是情況並非如此,他們不但連一毛錢都不肯給,因為我們是宗教節目,還要求我們給他上架的費用,他才肯給我們下鏈播出。據稱台灣有數百家的系統業者,假設每個月要給一個系統業者兩萬元,對於經營電視台的人來說,收入都還沒有,就要先支付系統業者數百萬元,其困難也就不難推想了,我就是開銀行也付不了這麼多錢啊。

尋求幫助 為有頻道播出

後來,我們積極找了「八大電視」的老闆楊登魁先生協助,他雖有意出面幫忙,不過剛好遇上劫難,人到了大陸去。他在電視系統業裡是老大,只能說是我們的命運不好,不能獲得協助。

一直到了多少年後,才有系統業者願意提供頻道讓我們的節目播出,但也只是「半頻」。什麼是「半頻」呢?就是某一個時段播出你的節目,某一個時段播出別人的節目。然而我的節目是每天二十四小時都要播出的,你只替我播出半頻(半段),那還有半段怎麼辦呢?就這樣,我們拜託了多少人幫忙,包括楊登魁、白冰冰等,甚至大哥級的人物,也有過多少次拜託;因為那時候的系統業者,大部分都是他們控制。但後來還是不得辦法,我們也就想說算了。

對於系統業者不肯下鏈的事,尤其台北、桃園好幾家的系統業者,多少年來都不願意提供頻道給我們播出,實在讓人很寒心。因為過去經常問起信徒:「有收看我們的節目嗎?」他們都說:「我們收看不到啊!」

當然也有不少熱心的觀眾寫信給系統業者,反應接收不到佛光衛視頻道,但他們卻依然一本排斥佛教辦電視台的心態,認為這些有助提升社會善良風氣、淨化世道人心的節目,不會有觀眾群,也就不肯為我們播出。

事事掣肘 改名公益定頻

後來,我們以一個月二十萬元的薪水,聘請張宗月小姐擔任總經理來發展電視台,只是很遺憾地,電視台仍然不得系統業者下鏈。即使後來稍有改善,但是系統業者認定我們是宗教台,就將我們的節目排到八、九十頻道之後。當然,這些後段頻道的電視台節目,影像畫面大多模糊不清,也就甚少有人收看了。幾番考慮之後,為了讓節目頻道往前調整,二○○二年,我們決定改名叫「人間衛視」,做成公益電視台,之後,下鏈才逐漸正常。

只是難題不一而足,在改稱「人間衛視」之後,當時新聞局不知何故,經常都派人來明查暗訪,每天不准我們播出超過兩個小時佛教節目,給我們諸多刁難、限制、罰款,也不准我們插播廣告。

艱辛經營 挺住為法弘揚

直到二○○四年南亞海嘯的災情,造成巨大傷亡,新聞局發起救災捐款,希望人間衛視也能參與其中,雖然當時我們的國際佛光會已積極投入募款賑災,但為了希望當局能手下留情,人間衛視還是捐了五百萬元響應號召表示善意。原以為事情會出現轉機,不料從此不但沒有下文,就連我們的捐款也不知何去何從了。

照講,我們這個擁有一百多個員工的電視台,每個月至少都要花費一億元,才能負擔節目播出的相關費用,但是在大家同甘共苦,攜手進行種種節約之下,開銷竟只要二、三千萬元。只是說二十四小時播出節目的電視台,既沒有廣告的收入,也還得要有那麼多的維持費,可以說,辦電視台的歷程,其辛酸真是教人不吐不快啊!

其實,為了弘揚佛法,我們也不只電視台辦在不是時候的時候;辦大學,也是辦得不在時候;甚至辦報紙,也辦得不是時候。其中,我在四月一日愚人節創辦《人間福報》,就是希望以愚人的精神來做事業。十六年來,我們出刊從未間斷過一天,可以說,所謂「愚人」,也就像愚公移山一樣,不是沒有希望的。為了佛法的宣揚,我們也只有堅持挺下去了!

經歷這許多挫折障礙後,我也才終於明白,經營電視台確實是相當不容易。往往品質優良的節目,都不會受人看重,反而是一些無法無天、是非八卦的漫談,受到觀眾喜愛,也受系統業者的歡迎。只是說,這樣的節目,對社會觀眾的身心又能有什麼好處呢?在台灣,每個人都說自己愛台灣,當然愛台灣的理由很多,但是其中,對於一些有心宣揚道德、文化、教育的好人好事,我們也要隨喜讚歎,給予支持鼓勵,因為他們都能成為台灣社會善良風氣的推手哦!

不過,這種有志之士,今後我們要去哪裡找尋呢?縱觀今日台灣的電視台,許多節目都沒有人要收看,落得只剩下談話性節目,不像韓國,光是戲劇節目的製作,其用心,一播出就能席捲大陸、台灣甚至其他各國。假如我們的電視節目不從歷史、文化、知識、社會教化、安定人心上改進,光是批評謾罵、搬弄是非,乃至空口說白話,又怎麼能成功呢?

走過了電視弘法這一段艱辛的路程,我並不灰心,也不失望。因為我知道,時代總會改變的,人心也會回頭的。所以,假如問我對電視弘法有什麼樣的怨言,除了說一點往事的事實外,其實,心中並無罣礙,也就算了。(本文完)
12345678910第1 / 32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