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四十才開始 幸福的瓶頸
【Monex University公司 董事長 内藤 忍 作 / 人間社記者 提供】 2013-02-01
  要怎樣才能幸福?過去經濟學一直以為擁有財富能提高人生的滿足度。
  但這幾年來全世界都對經濟上的富裕與幸福成正比這個說法感到懷疑。所以如大家所知道的,不丹在GNP之外提出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國民總幸福度)的概念,推動了重視精神幸福的政策。英國也在前幾年進行了國民幸福度調查。
  
  於是在英國經濟雜誌「The Economist」刊登了一篇,有關人的幸福度與年齡相關,很有意味的報導。美國一項自我幸福度評鑑調查中,也得到平均46歲的人感到自己最不幸的結果。
  
  20、30歲後,隨著年齡的增長,幸福度逐漸薄弱,到40歲後半達到谷底,而後慢慢回升。這狀況並非美國特有,而是全世界共通的傾向。
  
  事實上筆者目前剛好是46歲,雖沒有特別覺得自己很不幸,但將上述這件事寫在部落格上後,引發很大的回響。過去銀行的同事告訴我:「40歲後孩子的升學考試、房屋貸款、加上遇上經濟不景氣,日子真的很難過」。我周遭的親朋好友都以親身體驗印證了40歲後半是幸福度的瓶頸這個說法。
  
  那為何46歲是最不幸的年齡?我想應該是這個年齡不得不面對家庭或健康等實際問題的緣故吧。而且工作上也剛好是事業有成者升遷到子公司當社長或事業失敗者中年求職這種兩極化的時期。
  
  這種兩極化的情況,在終身雇用制度和年功序列工資制度崩潰後漸漸顯著。在經濟高度成長期時不論誰都有漲薪的機會,所以雖然一開始薪水不高,隨著年齡增長薪水自然會調漲,即使對工作有些不滿也都可以忍耐。
  
  然而日本GDP在1990年代後停止成長,升一個人的薪水就必須減少另外一個人的薪水,沒辦法維持所有人並列調升的狀態,一直以來為公司無私奉獻的上班族有被公司遺棄的感覺。
  
  問題是海外各國46歲後的幸福度會開始漸漸提升,但日本卻沒這種U字型回復曲線。這點在日本特有的經濟與自殺率的關係中可以看出來。國民GDP越高,自殺率便越低這是世界各國普遍的狀況,但日本國民每人的GDP雖高,自殺率也很高。
  
  就我看來,世界各國能保有U字型回復曲線,是因為40歲後半的人們在面對各種現實後,透過柔軟的思考接受了這些事實。雖然過去二、三十歲時無法實現夢想讓他們很失落,但到了一定的年齡他們調節了現實與理想的差距,轉變了自己的生活目標,而這個價值觀轉換點應該就是在40歲後半。
  
  相對之下,日本人在價值觀的轉換上不大拿手。日本40年代的人經歷過經濟泡沫年代,許多人仍然無法忘記過去的頭銜和生活習慣,雖然懷著「我就這樣過一生嗎?」的疑問,但又不知如何改變現況,只好把問題一直拖延下去。這也就是為何隨著年齡增長,幸福度會跟著下降的原因。
  
  那麼要怎樣跳出這個不幸的惡性循環呢?首先從「放下人生的包袱」和「人生規劃」開始吧。那些「35歲要在郊外買透天厝」、「老後要搬到鄉下學作麵條」等這種大眾媒體灌輸的固有思考方式要先丟掉。什麼都要和別人一樣的思考方式只會帶來更多的不幸。經濟泡沫年代的人們雖然基本上沒有人生規劃的觀念,但如果他們對將來會感到不安,應該也有能力思考如果解決現實生活的問題,設定讓自己幸福的目標。
  
  用錢的方式也相同,很多人覺得定期存款是最安全的作法,有了定期存款、保險、並定期繳納年金,日後生活一定有保障。但這其實潛伏著很大的危機。透過存款、保險和年金存下來的錢或多或少都被相關單位運用在國債上,結果就跟投資國債一樣。日本財政困難已經是世界性的問題,國債的價值也相對下跌,將錢全投資在同一個地方是很危險的。為了預防萬一,分散投資是有必要的。
  
  幸福到底是什麼狀態?我個人認為是「有做自己喜歡的事的選擇權」的狀態。
  
  前幾天和朋友聚會,談到一直待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人,和離過職的人誰比較幸福的問題。最後大家的結論是,離過職的人雖然過得是波濤洶湧的人生,但透過行動挑戰人生這一點來說,比安安穩穩待在同一家公司20年的人來說還要幸福。

資料來源:Monex University公司 董事長 内藤 忍 作 / 人間社記者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