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小生隋志鴻 飛天13響推廣傳統戲劇
【人間社記者 趙志霞 台中報導】 2017-06-21
  • 圖說:「流光迷離的跨界舞台」的展場,邀請京劇小生隋志鴻「飛天13響」粉墨登場,隋志鴻示範由母親巧手製作的許仙素樸戲服,表演水袖功。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隋志鴻表演「四功五法」中四功裡「做」功的表情。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隋志鴻表演「四功五法」中四功裡「做」功的表情。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就讀國立台灣戲曲學院的楊亞璇擔任琴師,用京胡伴奏。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策展人張忘致詞。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佛光山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致詞。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隋志鴻示範由母親巧手製作及刺繡的梁山伯的戲服,表演扇子功。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引領觀眾進入京劇藝術與體驗,觀眾看得入神。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水袖」是什麼?「生、旦、淨、丑」又是什麼?佛光緣美術館台中館展出「流光迷離的跨界舞台」,6月17、18日邀請京劇小生隋志鴻「飛天13響」粉墨登場,引領觀眾進入京劇藝術與體驗,開啟欣賞京劇的一扇窗。

佛光山中區總住持覺居法師表示,隋志鴻談京劇,就像是有個戲劇的老靈魂在體內,希望透過他的介紹,增加對京劇的認識,培養大眾更深度的藝術素養。擔任策展人的匯川聚場藝術總監張忘則指出,台灣戲曲日漸式微,但中華文化都在台灣,這個才20出頭的年輕京劇家,正在用生命學習有兩百多年歷史的京劇,以所學的經驗推廣他所知道的京劇,也許將來成功的起點就在此刻。

高又帥的隋志鴻,在額頭上點紅出場,不僅討吉利,也是在沒正式穿上戲服裝扮時,對自己梨園子弟身分的尊重。他表示,京劇是中國文化傳統的精髓,匯百家藝術於一堂,它的前身是徽劇,通稱皮黃戲,後來徽漢二腔合流,演變成京調更為動聽,表演型態高亢、激昂、誇張、大氣,讓觀賞者的目光隨著表演者移動,目不暇給令人陶醉。他想藉著推廣,讓更多人認識京劇,接觸並欣賞堪稱是美學極致的藝術經典。

隋志鴻學京劇也學崑曲,唱的是小生。京劇和崑曲有什麼不同?他指出,崑曲是中華戲曲之一,發源於現今江蘇蘇州崑山,屬曲唱藝術,主流崑曲都是文人雅士所作,唱腔華麗婉轉、念白儒雅,表演細膩,整體展現的就是一個「雅」字。他學京劇師承曹復永和孫麗虹等人,崑曲則師承周志剛、趙揚強等。

「過去名角兒演唱都有專屬的琴師」。隋志鴻從介紹「京胡」這把樂器開始,一把京胡一個小生,就可以演出一段戲。擔任琴師的楊亞璇,具鋼琴基礎,學京胡已8年,現就讀國立台灣戲曲學院音樂系。她表示,京胡是拉弦樂器,形狀像二胡卻稍小,琴筒一端覆以蛇皮,拉弦是馬毛做的,聲音剛勁嘹亮穿透力強,很難學,學的人必須音準要好,用「彈、打、揉、滑」的指法演奏,戲曲學習是老師口授心傳,要很認真學,平時會幫演員吊嗓或寫適合他角色的唱腔。

京劇在舞台上角色的專業術語稱為「行當」,指的是「類型化角色」,分為「生、旦、淨、丑」四大行當。隋志鴻演的是小生,他指出,「生」又細分「老生、小生和武生」,小生就是比較年輕的男性角色,不戴鬍子,扮相清秀、英俊,分文、武兩類。

隋志鴻說,京劇唱小生的嗓子是用假嗓,要具備龍虎音,也就是有龍吟虎嘯的感覺,音域要寬、厚、實,聲音要能充滿整個空間,唱腔和念白是陰陽音的混合,唱功很接近人體的極限。他以梁山伯十八相送後回到學館,經師娘告知祝英台的許婚,梁山伯恍然大悟,自比呆頭鵝中一段(南梆子)表演,演出唱作俱佳,博得滿堂掌聲。

京劇裡除了優美的唱腔外,還有一句行話就是「四功五法」,指的是演員的基本功。隋志鴻表示,四功是「唱念做打」,五法是「手眼身步法」,四功指的是唱腔要好聽、念白要抑揚頓挫、臉上要有表情會做戲、武打要打得乾淨俐落。而五功呢?就是手勢、眼神、身段、台步、和各個功法技術的協調運用,都能一舉手、一投足的到位,「飛天13響」就是連續動作發出13個響聲,通常是會武功的俠客,用短打顯示武林高手的功夫。

談到眼神,一般孩子做出鬥雞眼的模樣,都會被家長斥責難看。而隋志鴻表演三國時代諸葛亮三氣周瑜,和呂布的赤兔馬被偷了,兩人在戲中「不敢置信到極點,簡直快昏倒了..」時的眼神表情「鬥雞眼」,卻贏得觀眾大聲喝采拍案叫絕。他說,其實「四功五法」是每個京劇演員的基本訓練,要練得好就要下功夫,所謂「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就是這個道理。

隋志鴻一面解說一面也讓觀眾體驗;他從示範穿衣、紮靠、演出楊再興叛將「起霸」的整裝戲,教觀眾耍提鎗花學把子工;他穿由母親巧手製作及細膩刺繡的許仙和梁山伯戲服,教觀眾甩水袖和扇子功,台上台下都玩得很開心。他說,京劇裡的扇子是小生、花旦的道具,用來表現人物的身分、性格,「文搧胸、武搧肚、小二搧腿肚」,是展現文人優雅、武人的粗魯豪邁及下人寫實的方式。

「京劇的表演是程式化、誇張化、舞蹈化又很虛擬化。」隋志鴻表示,京劇要求美感,所以言談舉止都有一定的手勢、台步、動作、方位等,有時會讓人覺得不容易看懂。它也會用很淺白的話語誇大事物的表現,比如小生得意時常用的「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就有不同程度的情緒在裡面。它又像默劇,沒有真實的布景,最常見的道具是「一桌二椅」,其他的便靠手勢演出,像「開關門」,或一個馬鞭就可以做出上下馬等的動作,其實這些細膩的手勢和身段演出就是「場隨人移,景隨口出」,很有趣。

我們現在所說的「行頭」,是來自京劇服裝的術語,樣式多根據明代的服裝來設計,角色身分和大小,要穿著何種服裝,都有特別的規定。隋志鴻特別展示帝王將相高貴身分人物的禮服,稱為「蟒」,衣上的蟒紋與龍紋相似,但少一爪,四爪龍叫「蟒」,也是為了不與皇帝的龍袍相牴觸,衣服用色也依據人物類型而具特定意義。他說,早年劇服是不可以洗的,不論頭飾衣飾都價值不斐,因此要穿內衫,不能讓戲服沾到汗水,現在材質不同,有些戲服已經可以下水清洗了。

兩場的認識京劇,仍不能窺其堂奧於萬一。隋志鴻表示,文化是資產,藝術是瑰寶,京劇與崑曲各有其擅長與優雅的地方,很想嘗試將兩者的優點結合,讓整齣戲有高亢激昂,也有文雅素美的呈現。目前除了以推廣京劇為使命外,希望自己從更多的閱讀和舞台經驗中,增長知識和見聞,未來期許能奠基於傳統之上,推出俗雅融合的京崑劇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