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玩」童 林煥彰玩心情、玩創意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 大樹報導】 2014-11-11
  • 圖說:不老「玩」童林煥彰,一輩子玩文字、玩心情、玩寫詩、玩創意。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玩,可以釋放嚴肅壓力;如兒童般發揮好奇心,玩文字、玩心情,創意自然源源不絕。」近日醉心於詩畫跨界結合的詩人林煥彰,11月10日在佛陀紀念館完成「寫詩,折磨自己」講座後,對記者談起創作「撕貼畫」的緣起,眼神中有著老頑童的慧黠。

2003年林煥彰到日本參加兒童文學會議,順道到韓國友人金泰成家作客。當時金泰成正忙著打包搬新家,準備丟棄許多雜誌。林煥彰心生不捨,靈機一動,告訴金泰成「不要丟,我來作畫」。一夜之間,林煥彰利用精美的雜誌紙張,撕貼成10多張畫作,充滿童趣的作品備受歡迎,於是開始推廣撕貼畫,樂在其中。

「氮肥廠雖工作環境惡劣,卻生產出白淨晶亮如味素的氮肥。」林煥彰說,他年輕時任職的南港氮肥廠,設備現代化,重視員工福利,設有許多社團,他參加西畫社,也常有機會聆聽鄰近的中央研究院學者來廠演講。在充滿粉塵的工作環境中,林煥彰締造了習畫、習詩的因緣,就此玩畫、玩詩一輩子。

對林煥彰來說,玩,指的是純真、沒有目的性的遊戲心情,創作內容則必須「有用、有價值感、對別人有貢獻」。他強調,詩人不能只看見自己,必須為他人、為後人著想,「讓人類世界更好」是詩人的天賦使命。

林煥彰表示,這分「用詩關懷社會」的使命感,來自生命體驗。不寫詩時,他習慣用畫家的眼光、心情,靜觀一草一木,以及現實的社會人生,在無聲的交流中,隱然領悟詩人在萬物共生的世界所應扮演的角色。

「保持單純的童心很重要。」林煥彰近年詩越寫越短,畫也越畫越簡單,他認為「玩,是詩人的第二生命」,鼓勵創作者以遊戲的心情,大膽玩文字、玩心情、玩寫詩、玩創意,在平凡無奇的物事中,發現新貌、新趣味、新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