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博物館藏佛教藝術之美
【作者:潘亮文(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史學系副教授)】 2020-02-11
  • 圖說:展示櫃中,左為宋代的觀音菩薩銅坐像,中為元代的觀音菩薩銅鎏金立像,右為元代的觀音菩薩貼金石像,均為上海博物館藏。 圖/佛陀紀念館提供

  • 圖說:銅鎏金阿育王塔。宋(公元960-1279年),1995年上海市松江區李塔地宮發現,高54.4釐米、座寬20釐米。上海博物館藏 圖/佛陀紀念館提供

  • 圖說:展示櫃中,左為銅熏爐,中為銅香爐,右為銀鎏金熏爐,均為上海博物館藏。 人間社記者蔡清華攝

  • 圖說:供養人銀鎏金立像。明(公元1368-1644年),1997年上海市松江區秀道者塔天宮發現,高11.5釐米。上海博物館藏。 人間社記者蔡清華攝

  • 圖說:展示櫃中,左二件文物為花卉紋銀盒,中間文物為琥珀佛珠,右二件文物為景德鎮卵白釉爐,均為上海博物館藏。 人間社記者蔡清華攝

佛光山佛陀紀念館自2019年12月7日起舉辦之「海上佛影―上海博物館藏佛教藝術展」特展,由上海博物館與財團法人佛光山文教基金會共同主辦,希冀透過珍貴的佛教文物作品展示,讓各界人士瞭解佛教藝術在中國發展之價值與欣賞佛教藝術之美,同時認識上海地區佛教文化發展概況。

若依據南朝僧人慧皎(497-554)撰《高僧傳》卷十三〈慧達傳〉慧達「後東遊吳縣,禮拜石像。以像於西晉將末,建興元年(313)癸酉之歲,浮在吳松江滬瀆口。漁人疑為海神,延巫祝以迎之。於是風濤俱盛,駭懼而還。時有奉黃老者,謂是天師之神。復共往接,飄浪如初。後有奉佛居士吳縣民朱應,聞而歎曰:將非大覺之垂應乎。乃潔齋共東雲寺帛尼及信者數人,到滬瀆口。稽首盡虔,歌唄至德,即風潮調靜。遙見二人浮江而至。乃是石像,背有銘誌,一名惟衛,二名迦葉,即接還安置通玄寺。吳中士庶嗟其靈異,歸心者眾矣。」文中所見之「吳」一地,儘管歷代轄區有所變遷,然大抵地處今日的江蘇省、浙江省與上海市的交界處,由此可知至少於四世紀初,上海地區已有佛教活動的展開。隨著時間的更迭,佛教文化廣為士庶各階層所接受,佛教藝術亦成為古代藝術精華的一環,考古發掘出的大量佛教文物,正是最好的證明。

本次陳列的上海博物館藏佛教珍品,可概分為傳世文物與出土作品。前者展品涵蓋漢傳佛教與藏傳佛教兩大類;以時間為主軸,作品年代上至十六國晚期(如佛禪定鎏金銅坐像)、北魏(如太和五年481菩薩鎏金銅立像)、東魏(如天平四年537二佛並坐像)、北齊(如天保四年553太子石像)、隋(如觀音菩薩石像或開皇七年587菩薩鎏金銅立像)、唐(如刻有「徐家造」三字的佛鎏金銅坐像)、遼代(如佛鎏金銅立像),下至明(如羅漢鐵坐像或普賢菩薩銅坐像)、清時期(如大日如來鎏金銅坐像或十一面觀音鎏金銅立像),同時也含括有少數民族的作品(如大理國阿嵯耶觀音鎏金銅坐像),展示出佛教藝術概略的發展脈絡。藝術類型包括有雕刻(石刻、金銅、玉雕)、繪畫(唐卡)、書法等。

出土文物有上海市松江區於1962年唐經幢地基發現的羅漢石像、1974年興聖教寺塔地宮的佛涅槃銅鎏金像、銀匣、1993年圓應塔天宮的太子誕生銅像、1994年圓應塔地宮的銀塔、祖師銅鎏金坐像、地藏銀鎏金坐像、勾連雲紋玉璧、持荷玉童子佩、花卉紋銀盒、銅香爐、銅鉢、銅鎏金金剛鈴、1995年李塔地宮的銅鎏金阿育王塔、羅漢銀鎏金像、琉璃高足鉢等。

嘉定區有1996年法華塔天宮出土的佛銅鎏金坐像、德化窯觀音坐像、景德鎮卵白釉爐、1996年法華塔地宮的觀音貼金石像、水晶蟬、玉舞女等。青浦區則有1996年泖塔天宮發現觀音銅鎏金像、2016年隆平寺塔地宮發現的舍利、銅瓶、佛珠、佛像線刻銅鏡、金龜、木函、鐵函、銀棺、涅槃像等。大抵可以說是反映了上海地區佛教藝術與佛教文化發展的面貌。

此次展出的作品時代跨度大,藝術表現形式繁多,內容多元豐富,值得社會大眾前往欣賞、細心品味佛教藝術之美。

海上佛影-上海博物館藏佛教藝術展
展期:2019/12/7-2020/5/3
地點:佛陀紀念館本館二樓第一、第二展廳
網址:www.fgsbmc.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