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大千敦煌餘暉 探討張大千繪畫藝術
【人間社記者 李生鳳 大樹報導】 2016-09-25
  • 圖說:東方設計學院助理教授劉文隆演講「三千大千‧敦煌餘暉」,從張大千的生平、臨摹和畫風一一剖析。 人間社記者李生鳳攝

  • 圖說:劉文隆演講後導覽張大千作品,說明技法的運用。 人間社記者李生鳳攝

以潑墨、彩墨卓然一家的書畫大師張大千,其藝術成就從何而來?有無脈絡可循?配合佛館「與大師面對面」教育推廣活動,9月24日「與大師面對面─張大千書畫展專題講座(一)」於佛館本館多功能教室舉行,由東方設計學院助理教授劉文隆演講「三千大千‧敦煌餘暉」,從張大千的生平、臨摹和畫風一一剖析,包括佛館副館長永融法師、佛光緣美術館總部主任如川法師等80人到場聆聽。

張大千1899年出生於四川,是集詩書畫三絕於一身的藝術家。曾在松江禪定寺出家100天,法名為「大千」,顯見與佛教的淵源。張大千從未向特出的老師拜師學畫,其成就來自臨摹。劉文隆指出,張大千可說是近現代臨摹第一高人,從石濤、八大山人到敦煌壁畫,從傳統中吸取養分,再跳脫傳統的框架。

張大千1940年赴敦煌臨摹歷代壁畫,在停留的2年7個月期間,共臨摹276件作品,並為莫高窟重新編號。劉文隆特別說明,張大千畫敦煌石窟,並非以寫生的方式繪畫,而是以研究繪畫的角度還原面貌,可說張大千以恢復原貌的概念打破臨摹的現狀。

此外,他還到印度大吉嶺研究壁畫,和敦煌壁畫做比較研究,並在世界各地辦畫展,足跡遍至法國、英國、巴西、香港等地,並和著名畫家畢卡索互換作品、交流意見,也因為和畢卡索交流激盪出火花,走出日後潑墨潑彩的獨特風格。

張大千的潑墨潑彩技法,可分為4個時期,從初期重傳統書畫工筆的「畫龍點睛式」到「粗潑細筆式」,再發展至「粗潑抽象式」,以及晚期臻於成熟的「細潑細筆式」,此時在水分的流動、渲染度上已能控制自如,張大千將此技法運用在山水和荷花畫作上,以潑墨潑彩奠定其歷史上的地位。

劉文隆在演講後至展廳導覽「夏山雲瀑」、「深山古柏」等多幅作品,說明畫中墨的流動、虛實變化和動靜對比,看似衝突的「虛實」和「動靜」,在張大千畫作中都能充分和諧,堪稱藝術的極致。

南投的陳潮金特地遠道而來聆聽,甚至夜宿佛光山,表示隔天還要細細欣賞,他認為能夠得見張大千真跡,還有專家學者解說,可謂千載難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