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與文字為友 星雲大師創出版史傳奇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 大樹報導】 2017-12-18
  • 圖說:從宜蘭弘法時期就擔任星雲大師閩南語翻譯的佛光山開山寮特助慈惠法師說,大師從未因忙碌而停止寫作。 圖/人間社提供

  • 圖說:慈惠法師提及,大師來台後曾任佛教雜誌編輯,為了替原本枯燥的佛學刊物招徠更多讀者,便自力創作文藝氣息濃厚的連載作品《玉琳國師》,最後集結成書。 圖/人間社提供

  • 圖說:365冊、3千餘萬字的《星雲大師全集》。 圖/人間社提供

365冊、3千餘萬字的《星雲大師全集》,是出自一位沒有書桌、不用稿紙、為弘法全球奔波的高僧,你相信嗎?

從宜蘭弘法時期就擔任星雲大師閩南語翻譯的佛光山開山寮特助慈惠法師,分享大師70餘年寫作生涯的許多精彩小故事,從中隱約可見,藏在紙本背後的,是一位終生愛讀書、愛文字的文化人身影。

「星雲大師不僅是出家人,更是徹徹底底的文化人。」慈惠法師說,大師至今沒有自己的書桌,隨手拿到的零碎紙頭就是稿紙,因為忙著弘法利生的大師,沒有大塊時間坐下來書寫,所有構思、寫作都在零碎時間完成,汽車、火車、飛機、輪船,都是他寫作的「書房」。

星雲大師曾出版《海天遊蹤》旅行日記,記錄首度到東南亞參觀、弘法的所見所聞,原本在《覺世旬刊》連載。慈惠法師表示,在那個沒有傳真、電話費昂貴、航空郵件耗時的時代,大師從未脫稿;在密集的訪問、演講、應酬行程中,大師想抽空寫稿、及時郵寄,必得克服許多困難,才能讓文稿如期刊登,「但是大師做到了」。

「寫作,是大師的天生性格,他從未因忙碌而停止寫作。」慈惠法師透露,大師10餘歲就讀佛學院時,愛寫作卻苦無發表園地,就自行編輯「我的園地」刊物,作者、校對、排版、美編,一人全包。大師目前雖因健康因素無法親自執筆,仍然透過口述,著作不斷,而且樂在其中。

「廣為人知的《玉琳國師》、《無聲息的歌唱》,是為行銷雜誌而寫。」慈惠法師補充道,大師來台後曾任佛教雜誌編輯,為了替原本枯燥的佛學刊物招徠更多讀者,便自己下海創作文藝氣息濃厚的連載作品,最後集結成書。

談及大師的編輯能力,慈惠法師認為「佛光山當今徒眾無人能及」。他舉例,在鉛字排版的時代,大師對字數的估算總是非常精準,不多不少;而且版型有特色,如為了樹立鮮明風格,每期《今日佛教》的封面換色不換圖案,〈每月一經〉留天、地,供讀者做筆字,這些在當年都是很新穎的嘗試。

慈惠法師進一步指出,大師不怕「賠錢」,支持佛教出版事業不遺餘力,除了提升佛光山僧團文化素質,也感動了許多信徒,認知到學佛除了消災祈福之外,也可以助印經書、贊助佛教出版品,因為「讓更多人有機會讀書學佛法,也是功德」。

星雲大師從未受環境、健康因素影響,始終快樂、自在和文字為友,慈惠法師由衷讚歎:「大師是徹徹底底的文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