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人生大戲 朱嘉雯話說紅樓
【人間社記者 宋滌姬 大樹報導】 2015-11-22
  • 圖說:佛光山佛陀紀念館雙閣樓名家講座,紅學專家朱嘉雯講說「一場人生大戲──話說紅樓」。 人間社記者宋滌姬攝

大家都知道《紅樓夢》是部奇書,但奇在那裡呢?今年適逢曹雪芹300週年誕辰,佛光山佛陀紀念館雙閣樓名家講座,11月21日邀請紅學專家朱嘉雯講說「一場人生大戲──話說紅樓」,為百多名聽眾抽絲剝繭,細說分明。

朱嘉雯點出《紅樓夢》一書的兩大特點,一是打破傳統小說的創作手法,令人驚嘆;二是作者與書中人物裡外呼應,引來許多考證與猜測。

她提及第一回寫法的奇特,傳統小說總是將故事有始有終完整說明,《紅樓夢》卻在開始時,故事就已結束。第一回講頑石下界遊歷,還未說明遊歷經過,卻在這段文字後,留了一行空白,又接續「後來,不知過了幾世幾劫,因有個空空道人訪道求仙,從這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經過,忽見一大塊石上字跡分明,編述歷歷。」書中省略其中曲折,此種寫法是其他小說沒有採用過的。

對於紅學上「續書」的問題,朱嘉雯認為80回就已經是完整本了。理由一是斷點十分明確,就在80回的整數上,而不是某一卷的中段突然失去下文,應是有意為之;再是第五回「賈寶玉神遊太虛境 警幻仙曲演紅樓夢」中,已點明人物的結局。小說在80回戛然而止,充滿想像的開放空間,在當時是很前衛的作法,一般人不太能接受,才有續書出現。

因「元妃省親」而造的「大觀園」在那裡?是「紅學」的重要議題。朱嘉雯認為,曹雪芹應該曾參考過圓明園的建築,圓明園的建造風格,是在大園子中另有各種不同風格的小園子,和大觀園很類似。朱嘉雯也提及「元妃省親」一事,看似皇恩浩蕩,實則勞民傷財,所以《紅樓夢》又名《風月寶鑑》,「風月寶鑑」是書中提到的一個雙面鏡子,但被囑咐只能看反面。讀《紅樓夢》也要正反面一起看,尤其多想想反面意義,就能看到一個時代的縮影,還能從中得到取之不盡的材料。

朱嘉雯十分讚嘆正在佛館展出的「畫說紅樓」,她指出這套畫冊是孫溫、孫允謨叔姪二人歷經36年時間繪製,畫風精緻細膩,已有西洋油畫中透視感的筆法。觀賞時除了注意人物情節,更要仔細觀察建築空間的表現、人物服飾的特色等地方,就能對《紅樓夢》一書有更深的體會與認識。